多媒体触摸屏如何更好地服务于观众学习? ———以浙江省博物馆青瓷馆为例

———以浙江省博物馆青瓷馆为例

Science Education and Museums - - 目次 -

/ 林如诗 郑 霞

doi:10.16703/j.cnki.31-2111/n.2017.06.002林如诗,郑霞.多媒体触摸屏如何更好地服务于观众学习? ———以浙江省博物馆青瓷馆为例[J].科学教育与博物馆,2017,3 ( 6):407-413.

2.1

本次对浙江省博物馆多媒体触摸屏的调查方法主要是问卷到调查法。 本次问卷的设计主要以多媒体认知模型的理论为基础, 从多媒体认知学习模型的出发,考量观众在使用多媒体触摸屏的过程中,有哪些通道在起作用,如何形成工作记忆,以及是否有长时记忆予以整合。通过双重编码理论、工作记忆模型、生成学习理论、认知负荷理论视角,制定相应问题,探析观众的认知过程。

通过在浙江省博物馆孤山馆区青瓷馆开展线下问卷的发放,本次研究共发放问卷220 份,回收问卷210 份,其中有效问卷 144 份。2.2

信度指的是问卷的可靠性和稳定性。 本研究选择克朗巴哈系数法, 通过 SPSS 中的可靠性分析得出,本次问卷的信度检查结果α系数为 0.701。一般认为α系数在 0.7~0.9 左右可信度较高。这表明本次的问卷数据有一定的信度。(1)观众的认知编码过程首先, 本文可以梳理出观众在操作多媒体触摸屏时的认知编码过程。图4为观众通过操作触摸屏,学习到的内容的比重。结合二重编码的理论,可以对这样的结果进行如下的分析:双重编码理论认为,在人的长时记忆中, 言语信息和图像信息是分开存储的。因此,人类的认知过程涉及言语编码系统和视觉 图 2 多媒体学习的认知理论中画面的加工[7] 图 3 多媒体学习的认知理论中打印语词的加工[8]

的外在价值和外在属性占据绝大比重。 根据调研结果来看,以文字的方式增加更多内容较有必要。而在观众感到“遗憾”的部分,占比较高的是“展品背后的文化信息和故事”“、展品的文化内涵”, 即展品的内在价值。 在“收获”部分“,对展示的陶瓷外观有基本印象”“、看到了很多精美的瓷器”所占比重较大。 这表明,设备中所展示瓷器的外在样貌,在一定程度上得到了观众的认可。

根据该多媒体设备的呈现材料以及问卷结果来看, 观众在使用该触摸屏时, 其工作记忆形成过程中,视觉编码占主要部分,言语编码未得以强化。 设备中继续保留瓷器形态的展示, 对观众视觉编码过程有所帮助。 而该多媒体触摸屏也需要适当以文字的形式,增加更多展品的内在价值介绍,呈现展品的文化信息和故事,强化观众言语编码的过程,从而更好地满足观众的学习需求。

多媒体学习认知理论中十分强调的是, 若观众在操作时,视觉编码和言语编码都有较好的运作,且图像模型和言语模型互相之间可相互借鉴, 那么观众可以进行较为深度和有意义的多媒体学习。 从图2、图 3中我们可以看出,影响视觉编码与言语编码是否可以有效协同进行的因素, 来源于设备对观众呈现的多媒体材料。对于同类的多媒体设备来说,需要调整多媒体呈现材料在文字、图片方面的比例,重视观众的视觉编码与言语编码协同配合的过程,从而达到更好的多媒体学习的效果。3.2

观众在对多媒体设备进行学习时, 可视为是工作记忆模型的模式。巴德利的工作记忆模型中,存在一个情境缓冲区,这是容量有限的临时储存区,其在中央执行系统的控制下,以长时记忆为中介,能够对来源于不同渠道的信息进行整合。 而观众在进行工作记忆的过程中, 未能够较好地将长时记忆予以整合。 从调研的结果来看,观众的长时记忆与操作时的学习并无直接的关联。 这在一定程度上说明了,观众的长时记忆无法较好地融入多媒体学习的过程中。

在长时记忆整合的方面, 不同观众的长时记忆内容和层次均有差异。而观众在进行操作时,部分能调动已有的记忆,部分观众尚不可。 又因为,多媒体 设备在内容方面的呈现, 可通过一定的技术手段加以调整。 所以, 笔者认为需考虑不同观众的长时记忆,根据不同观众的需求,分层次地提供信息。 在本案例中,对陶瓷了解程度较深的观众,未能够有效地与先前的知识进行结合。对于他们来说,多媒体设备中呈现的材料还要更有针对性的专业内容。 而对陶瓷了解程度较浅的观众, 则更需要用文字形式呈现有关陶瓷的基本信息、背景知识。或者在参观人数较多的多媒体展项中, 可对不同年龄层次的观众设置不同的展示方式。 针对不同观众的长时记忆内容以及观众对内容的分层次需求, 还需要更加系统和全面的研究。

博物馆面向公众开放,而公众的文化水平、教育程度以及知识储备均有不同。 博物馆中大多数的多媒体设备都向全体参观观众开放, 也就是说多媒体设备面向的观众较为多样和复杂。那么,相对应地针对不同公众,提供不同层次的内容,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更好地服务于观众的学习。3.3

多媒体设备的操作十分影响观众的操作体验和学习过程, 多媒体触摸屏尤其强调观众的操作时的交互体验。在本次的问卷调研中,大多数观众表示其在操作时马上就可以明白如何操作, 且在操作引导方面并未有强烈的需求, 这说明了观众们对于触摸屏的操作并没有太大的疑惑。 且在此多媒体触摸屏中,已经有一个界面为观众提供了操作说明。过多的操作引导,反而有可能影响观众的操作。

在该案例中,当前“旋转”三维展品的功能可以较好地运行,但是“放大 / 缩小”三维展品的功能无法良好运行。对于此设备来说,将现有的操作进行维护和优化,是更加重要的。对于多媒体触摸屏的操作体验,要求博物馆优化操作流程,定期对多媒体设备进行维护,及时修复原有功能的缺失;并将现有的功能实时更新和升级, 减少操作的困难对观众体验以及学习的影响。

结语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