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企业信息披露制度

马 榕 宁波大学

Shangchang xiandaihua - - 经营管理 -

摘 要:自我国实行认缴制以来,整个商业环境涌现出积极的活力,刺激市场繁荣的同时,我们也不得不面对企业信用濒临危机这一严重的内患,因此企业信息披露制度化是大数据信息时代背景下资本市场制度的国际竞争和制度变迁的必然产物,文章深入分析和研究了当前我国企业信息披露制度的现状,并提出从法律法规、部门规章和自律监管规则三个角度进一步完善我国的企业信息披露制度。

关键词:企业信息披露制度;企业社会责任;信息披露监管机制

一、我国企业信息披露制度的背景

企业信息是外界衡量企业真实发展状况的可靠依据,也是资本市场良好运行的基础。一般企业披露的信息可分为财务信息和非财务信息,两者从不同方面帮助投资者正确、准确地评估企业的自身价值和发展前景。企业信息披露制度是对资本认缴制下松弛的企业注册门槛与当前市场普遍信用低下之间不匹配的一种平衡方式,使利益相关方与企业在不平等地位抗衡中的一种折中方案。企业信息披露并不限制于企业披露信息所具有的静态特征,它更多强调于这一动态过程,在于使用者是否可以借助这些外部信息了解企业的经营理念、行为并形成正确的决策,有效配置市场资源,所以企业信息披露水平取决于与利益相关方对信息的需求、获取、信赖、理解相匹配的程度。

对于企业内部来说,高水平的企业信息披露制度可以实现减少委托代理冲突、减少逆向选择、释放“优质”信号以及降低商业风险等。委托代理关系是指信息不对等的各方在为追求自身利益最大化时,往往会采取有利于自身而不利于委托人的行为,特别是在股权结构相对集中的市场中,拥有极大控制权和私有信息的大股东很容易掠夺小股东的企业利益,但如果企业信息透明度比较高就会一定程度抑制这种情况,可以有效地缓解大股东与中小股东之间的代理冲突,降低资本成本。而从企业外部来看,企业外部交易双方明显存在信息获取不对称的优劣势地位,投资者不能充分了解企业的发展前景和实际真实的经营状况,容易发生逆向选择行为,则会导致市场资源配置的低效率和企业资本成本的上升;反之,拥有信息获取优势的交易参与方通过向外界传递相关信号可以帮助处于信息劣势的参与方更准确地衡量企业价值,将那些经营绩效良好的企业与那些较劣质的企业区别开,并通过信息披露向市场传递其业绩优良的“信号”,吸引更多投资者,并刺激了资本市场的活跃度。

二、我国企业信息披露制度的困境

1.企业信息披露的主体自觉性动力不足企业信息披露一般分为自愿信息披露和强制信息披露,不同方式其实施主体不同,自愿信息披露主体毋庸置疑为企业自身,但对于强制信息披露的主体比较复杂,因企业涉及不同的业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