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tecture 建筑

1998年普利兹克建筑奖获得者、巴黎蓬皮杜艺术中心和伦敦碎片大厦的设计者伦佐·皮亚诺( Renzo Piano)在上海举办中国首次建筑个展,他的首个中国设计项目“江南布衣总部”也在进行中

Shangliu Tatler - - CONTENTS 目录 -

著名设计师伦佐·皮亚诺的中国作品

创意的来源是自我的独立性,如何捍卫自己是Renzo Piano一生的重要命题。在他的建筑设计生涯中,交出了一件件极具创意并且影响巨大的作品,如纽约时报大厦、巴黎蓬皮杜艺术中心、伦敦碎片大厦和栖包屋文化中心等。这次在中国的首展名为“渐渐件件:伦佐·皮亚诺设计生涯回顾与自述”,也体现了他谦逊、执着的设计态度。展览共分为5个板块,以建筑模型、原版设计手稿、展板、影像等形式直观展现Renzo Piano从业至今27件代表作,展现了这位建筑大师成长与蜕变的历程。

出生建筑世家

Renzo Piano于1937年9月14日出生在意大利热那亚(Genoa)一个建筑商世家,他的祖父、父亲、4位叔伯和1个兄弟都是建筑商人,当他还是个小男孩时,就爱在工地上攀来爬去,对建筑艺术与材料的喜爱与日俱增。1964年,他获得了米兰理工大学的建筑学学位,从此开始了迄今长达51年的建筑设计师生涯。他最早受雇于费城的路易斯 · 康工作室、伦敦的马考斯基工作室,其后在热那亚建立了自己的工作室。在那里,他开始了一系列试验性的设计:炼油厂、展览馆的陈列厅、多功能医院等等。尽管Renzo Piano深受多位建

筑大师作品的影响,但自出道之日起,他就坚持自我,并且始终偏爱开放式设计与自然光的效果。

如今已经78岁的Renzo Piano,一向对知识和信息持有辩证的态度。他认为,在成长过程中,人们“必须具有旺盛的求知欲”;但处于信息爆炸的时代,却更需要独立思考。他说:“每个人知道的越来越多,但同时理解的越来越少。我认为太多的信息就像毒品一样,慢慢你会因为毒品而形成依赖性,最后你会不由自主地停止思考。”(摘自《建筑师的20岁》中Piano的自述)他始终坚持每天要有自己的“安静时刻”,他说:“一天中要有一段时间一个人静静地度过。”这种戒备是不盲从,更是坚持自我的独立性——“捍卫自己”。这一努力的过程显然十分不易,因为他也表示:“我一直到60岁时才终于能捍卫自己,你们应该捍卫属于自己的东西,而不是用所有的精力去捕捉信息。”

并非傲慢与权势

无论是巴黎蓬皮杜艺术中心,还是伦敦碎片大厦,高度与炫丽只是外表, Renzo Piano对建筑本身有着独特的阐释。他认为,建筑师对建筑的后续性使用负有极大的责任;同时,标志性的建筑不是用来炫耀自己的设计天才,而是凭借建筑对世界进行改造或叛逆。

巴黎蓬皮杜艺术中心(全称为“乔治· 蓬皮杜国家文化艺术中心”, Centre National d'Art et de Culture Georges Pompidou)以其惊人的层叠结构与透明性的建筑表达成为Renzo Piano的代表作之一,也成为他回应可持续发展、叛逆传统的建筑例证。1977年, Renzo Piano与他的英国搭档理查德· 罗格斯(Richard Rogers)以蓬皮杜艺术中心震惊了整个建筑界,这座高科技戏仿品矗立于巴黎18世纪时的市中心。五彩缤纷的通道,加上晶莹透明、蜿蜒曲折的电梯,使得蓬皮杜中心成了巴黎公认的标志性建筑之一。法国前总统乔治·蓬皮杜当时之所以挑选30岁刚出头的Renzo Piano与Richard Rogers,是因为他想做出一番大胆的建筑表达,而这两位年轻人的设计满足了他的心愿,甚至远超预期。工程进行中的一件轶事也颇能体现设计师的大胆与叛逆,法国钢铁制造商以原设计的双重钢梁可能倒塌为由拒绝合作,而他们竟然采用了德国制造商的钢梁,并且是趁着夜幕偷偷将钢梁运进去的。

2000至2012年Renzo Piano的重要设计作品是伦敦碎片大厦(The Shard),它是一个72层高的多功能塔楼,位于伦敦塔桥(London Bridge Tower)附近,泰晤士河的南岸。该项目是落实

伦敦市长肯· 利文斯通(Ken Livingstone)的城市远景规划,也是对其鼓励在伦敦主要交通节点实施高密度发展政策的回应。这种可持续发展的城市扩张依赖于公共交通,而不鼓励私有小车的使用,从而有助于减少城市交通拥堵。在庆祝伦敦碎片大厦正式开放的典礼上, Renzo Piano表示: “伦敦碎片大厦只是一个经受风吹雨打的闪亮的尖塔,并不象征着傲慢和权势。”该大厦申请规划许可经历了漫长的过程,仅仅是公众问询就长达两年,涉及到几乎所有的方面。自设计稿出台之后, Renzo Piano遭遇了很多的质疑。但事实上,他并不是在刻意证明自己的设计多么出众,却是在表示建筑师对建筑本身负有很大的责任。他说: “你必须做得足够好。建筑师是一项非常危险的职业——犯了错误可是会延续很长时间的。”

延续的建筑诗篇

如果说蓬皮杜艺术中心和碎片大厦的建筑功能偏向公共性,让人觉得透明这一特点还不太让人难以接受,那么,纽约时报大厦(The New York Times Building)作为媒体工作的场所,透明似乎更多意味着在日常中被观看。即便是在近几年,还有评论者认为全透明建筑是一种裸露兼窥视的 病态表现。然而我们可以从世界各地的知名建筑中看到,透明性是来自不同国家的建筑师共同的设计倾向,它意味着当代的生活方式、迎接阳光的节能理念、充满诗意的建筑语言以及亲近自然的开放心态。Piano的作品中,巴黎蓬皮杜艺术中心(1971-1977年)、纽约时报大厦(2000-2007年、)伦敦碎片大厦(2000-2012年)和挪威奥斯陆的阿斯楚普费恩利现代艺术博物馆(Astrup Fearnley Museum of Modern Art,2006-2012年)也从时间上延续了这一歌颂透明性的建筑诗篇。

除了透明性这一特点,突出的未来色彩在其他作品中体现,这些建筑同时做到与周围环境奇妙融合,如关西国际机场(Kansai International Airport Terminal,1988-1994年)、让 ·马悉 · 栖包屋文化中心(Jean-Marie Tjibaou Cultural Center, 1991-1998年)和加州科学院(California Academy of Sciences,2000-2008年)等。其中,栖包屋文化中心的设计令人极为惊艳,它兼具民族传统特色和强烈的未来感,仿佛是神话中才能有的建筑物,又让人幻想它是先民时期外星人留下的遗迹。

“生态立面”设计不仅在视觉上显得绿意葱茏,更重要的是它可以调节温度、湿度和空气质量,形成建筑自有的微气候

然而,撇开这些美好的猜想,栖包屋文化中心其实位于南太平洋的法属新克里多尼亚首都那乌米雅(Noumea)东方的提那(Tina)半岛上,是以当地原住民卡纳克人(Kanak)高脚屋棚架为灵感来源的当代作品。Renzo Piano在设计日志中说:“我突然了悟卡纳克人建筑的要素,恰是其构筑过程与成品一样重要。”他将原住民与自然环境相融合的栖包屋化为现代的建筑神话,以高度的创意造就了又一个连接过去与未来的建筑诗篇。

自然的江南新构

除了这些建筑业内外人们耳熟能详的设计作品, Renzo Piano在中国的首个项目“江南布衣总部” (JNBY Headquarters Project in China,20122018年)则位于充满诗意的江南城市——杭州。江南是一个弹性的地域概念,也代表了中国式的古典人文意境。杭州的“山色空蒙雨亦奇”与西方的透明性建筑相遇,其结果让人十分期待。江南布衣总部项目位于杭州城西天目山路,地处西湖与西溪之间,由大象设计(GOA)携手伦佐· 皮 亚诺建筑工作室(Renzo Piano Building Workshop)合作设计。Renzo Piano与业主都不想这里成为纪念碑式的建筑,而更关心建筑与环境的和谐,并思考建筑、艺术和自然的关系。该项目预计在2018年完工,届时将成为集商业、秀场、艺术中心、私人美术馆、办公楼等功能于一体的新概念艺术园区。从功能布局上看,十分符合杭州融合力强的个性。而从设计理念和方案来看,也以人工建筑与自然的融洽为能事,继续着自古以来人工建筑的辉煌故事。

从技术层面来看,这一全新项目具有下沉广场、通透建筑、生态立面等别具特色的设计元素。Renzo Piano通过围合的方式在地块内创造了一个125 x 95米的中心广场(与西班牙的Plaza de Mayo广场尺度相似) ;同时广场被斜线切割与打散,创造出多样的城市连接和渗透空间,并限定出不同的植被、镜面水池及下沉广场等丰富的景观元素;建筑的底层通过内退和通透的玻璃以实现悬浮的效果,顶层靠近广场的一侧减去两层作退台处理,为阳光开启绿色通道。环绕广场的建筑立面被设计成特殊的生态绿化幕墙。通透空明的下沉庭院通过庭院与建筑底层绿地的坡差产生,一头连接户外的自然,另一头连接室内的人居生活。朝向中央公园的一个玻璃立面采用了种有绿色植物的“生态立面”设计,精心培育的藤蔓类植物在此处自由生长,不仅在视觉上显得绿意葱茏,更重要的是它可以调节温度、湿度和空气质量,形成建筑自有的微气候。

重视建筑可持续发展的理念、将工作室保持在100人左右的规模、时刻保持清醒的头脑,这位设计作品天马行空而行事谨慎的建筑大师不断地追求着“建筑之美”与人、自然的和谐共处。Renzo Piano在上海展览现场表示:“建筑是关于美观,关于实用,同时也展现一些社会层面的载体。你和美进行的对话会改变你的人生,不管是哪种形式的美都能改变人们的生活。建筑是用文化改造城市,使城市成为人们宜居的地方。”

新构旧作 从左到右: Renzo Piano的最新项目“江南布衣总部”与大象设计(GOA)合作; 72层高的伦敦碎片大厦晶莹剔透

首展盛况 从左到右: Renzo Piano在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的首次建筑个展现场;位于挪威奥斯陆的阿斯楚普费恩利现代艺术博物馆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