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落水流红

———古典诗词曲中的暮春消息

Shici - - NEWS - (河北)杜铁胜

“花落水流红,闲愁万种,无语怨东风”,这是王实甫杂剧《西厢记》第一本楔子中崔莺莺出场时的唱段,把一个怀春少女的深怨浅愁表达得淋漓尽致。

和风骀荡,青春无偶,光阴荏苒,思极怨来,难怪林黛玉听到这句唱词之后会“心驰神痛,眼中落泪”,它是那么强烈地触动了少女的伤春怀抱。

这几句又直开了《牡丹亭》中杜丽娘的先声:“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院……”但没有崔莺莺唱词的丽极、典极、怨极,只是对春光悄然逝去的一腔惋惜。

“水流花谢两无情”(崔涂《春夕旅怀》),韶光易逝,春意阑珊,早没了当初“唯有牡丹真国色,花开时节动京城”(刘禹锡《赏牡丹》)的繁华与轰动,又过了“荼縻香梦怯春寒”(郑会《题邸间壁》)、“开到荼縻花事了”(王琪《春暮游小园》),只剩下“帘外雨潺潺…… 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李煜《浪淘沙》)的冷落与凋残。

美好婉娈的春光是如此让人迷恋,却又无法把握使它停留或放慢脚步,所以不但女子,连须眉丈夫也要为之怅惘了“:春无踪迹谁知?除非问取黄鹂。百啭无人能解,因风飞过蔷薇”(黄庭坚《清平乐》),这是一个敏感脆弱男人的追问。面对着良辰美景难再,天下同慨。

“把酒祝东风,且共从容。垂杨紫陌洛城东,总是一年春好处,游遍芳丛。 聚散苦匆匆,此恨无穷。今年花胜去年红。可惜明年花更好,知与谁同?”这是北宋一代文宗欧阳修的一首《浪淘沙》,因他过着雍容优游的生活,故对春归的感受,就像对荣华富贵一样留恋。

流落不偶的李商隐,因白天借酒浇愁喝醉了,没能与花儿们好好交流,所以要“客散酒醒深夜后,更持红烛赏残花”。

韩愈则表现得大气粗豪:“草木知春不久归,百般红紫斗芳菲。杨花榆荚无才思,惟解漫天作雪飞。”在旷达中还隐含着讽刺的意味。

苏东坡和人咏柳絮《水龙吟》词,下半阕笔锋一转变得激昂,然后又滑为婉转:“不恨此花飞尽,恨西园、落红难缀。晓来雨过,遗踪何在?一池萍碎。春色三分,二分尘土,一分流水。细看来,不是杨花,点点是、离人泪。”

张炎则是完全是末代遗民的悲凉与无奈:“采芳人杳,顿觉游情少。客里看春多草草,总被诗愁分了。”同样是《清平乐》,同样是伤春,却与黄庭坚是别样的风调,穷愁潦倒,喁喁悲歌。

沉郁的杜工部满是凄苦萦怀:“一片花飞减却春, 风飘万点正愁人。且看欲尽花经眼,莫厌伤多酒入唇……”(《曲江二首》其一)曲江的风光虽然美好,奈何失意人逢失意事?

“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此语作者晏殊极为自赏,所以不但写入《浣溪沙》词,还另外收入一首《示张寺丞王校勘》七律中。

一切都不可留住,无法挽回,所以,晏殊在词作中一再叹息:“满目山河空念远,落花风雨更伤春,不如怜取眼前人”(《浣溪沙》)。

尽管我们明白那是自然规律,谁也不可改变,但仍是心中忿忿不平“:最是人间留不住,朱颜辞镜花辞树” (王国维《蝶恋花》),此语凄怆,让人呜咽。

海峡对岸的罗大佑则用歌声给我们演绎出了一个经典的春的纪念碑:“风儿你在轻轻地吹,吹得那满院的花儿醉。风儿你要轻轻地吹,莫要吹落了我的红蔷薇。春天的花是个小蓓蕾,夏季里嫣红地更娇美。秋天他花瓣儿处处飞,冬季里心碎是为了谁?风儿你要轻轻地吹,莫要吹落了我的红蔷薇……”(《风儿轻轻吹》)是人的青春还是节候的春天,让我们无从分别。

最触动心扉的莫过于宋末蒋捷的那首《一剪梅》,与《牡丹亭》“只为你如花美眷,似水流年……你在幽闺自怜……”有着相通之处。流丽之中饱含婉转惆怅的情思,春天逝去了,心仪的人也在春风中老去,而我们却还在路上风雨兼程:

“一片春愁待酒浇,江上舟摇,楼上帘招,秋娘渡与泰娘桥,风又飘飘,雨又潇潇。 何日归家洗客袍?银字笙调,心字香烧。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