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 字联的闲趣

Shici - - NEWS - 陈力钊

沈钧儒务实,力求清淡,视“闲”为浪费光阴,他的厅堂悬挂一联:“立志须存千载想;闲谈无过五分钟。”沈老多么珍惜时间!

清末诗人黄遵宪,著有《人境庐诗草》、《日本杂事诗》等,他有一联云:“壮志难磨,尚欲乘长风破万里浪;闲情自遣,不妨处南海弄明月珠。”

现代史学家、中央研究院院士,一生从事民俗学研究的顾颉刚,一生著作颇丰,他的书斋有这样一副对联:“好大喜功,终为怨府;贪多务得,那有闲时。”《戒庵老人漫笔》有联曰:“何愁白发能添老;须信黄金不买闲。”这几副楹联,充分表达了文人崇尚闲适,寄“闲”作为修身养性的基本功,以求达到更高的境界。

对于那些为功名, 为事业而忙碌的人,一旦得 闲,他们是不习惯的。林则徐被解除两广总督职务后,写下这样一副对联:“坐卧一楼间,因病得闲,如此散材天或恕;结交千载上,过时为学,庶几秉烛老犹明。”是罢官赋闲,还是“因病得闲”?这显然是有隐衷的。“老而好学,如秉烛之明。”说明林则徐孜孜不倦,积累知识,锐气未减,还是在忧国忧民,他哪里 闲得住!

真正会清闲的要数“扬州八怪”之一的郑板桥,他在六十岁时自撰《六十自寿联》:“常如作客,何问康宁,但使囊有余钱,瓮有余酿,釜有余粮,取数页赏心旧纸,放浪吟哦,兴要阔,皮要顽,五官灵动胜千官,过到六旬犹少;定欲成仙,空生烦恼,只令耳无俗 声,眼无俗物,胸无俗事,将几枝随意新花,纵横穿插,睡得迟,起得早,一日清闲似两日,算来百岁已多。”此联构思新奇,语言诙谐,幽默而从容豁达,写得轻松愉快,洒脱自在,极为有趣,耐人寻味。他视人生为“作客”,只要口袋里有钱可用,瓮里有酒可喝,锅中有饭可吃,摊开几页旧纸,无拘束地吟哦作画,兴趣广阔,天真烂漫,五官灵感胜过多种感官,这样,活到六十岁还如同少年一般;只要耳不闻喧扰之声,眼无庸俗物,心无名利之念,随意摘几枝鲜花戴在瓶上,早起晚睡,那么清闲一天抵得两天,算起来六十岁已起过百岁了。你看他“闲”得多么可爱,内涵已非 一个“闲”字了得!

更为有趣的是袁少枚,他将书斋取名为“半闲堂”,用七个“闲”字撰写一副嵌字联:“半市半乡,半 读半耕,半士半医,世上本无全才,故名曰半;闲吟闲咏,闲谈闲唱,闲斟闲酌,人间尽多忙客,而我独闲。”写得精湛,质朴简练,意兴幽远、快适,技巧上,当数袁联为极品。

清代大书法家邓石如晚年回到故里,买田四十亩,建了茅庐数间,并在门上亲书匾额“铁砚山房”,过起了闲云野鹤的生活。他以“山人”自居,每日清晨,研满一钵墨水,在书案上,任意挥洒,必待墨水用尽了才上床休息,还常常用自己书刻得来的钱救济相邻中的贫者。他的好友师荔扉送他

这样两句诗:“难得襟怀同净雪,也知

富贵等浮云。”他的另一位好友、桐城派散文大家姚鼐给他的茅庐题了一副 对联:“茅屋八九间,钓雨耕烟,须信富不如贫,贵不如贱;竹书千万字,灌花酿酒,益知安宜乐,闲自宜清。”对联揭示了邓石如淡泊功名的人生,过着闲情逸致、闲云野鹤的生活,闲哉,美哉。

“一静同怀古人悟”应对揭晓

万殊合契今世知(齐炳元 江苏)说明:上下联均集自东晋王羲之《兰亭集序》。上联求偶(2017 年 9 月 30 日截稿)露落遥汀,湿地同珍飞鹤鹭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