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乡书(组诗)

Shici - - NEWS -

□蒲素平 ◎娘

天地苍茫,娘已苍老我彻夜不眠,担心“儿子”,我这个金灿灿的名字日后,无人喊响成为一个废名

◎回乡书

把门打开,老母亲把目光安放在我的背上越来越矮的门,关不严了为风留下一个豁口若不是天空的云彩尚好我一定会忽略了倚着门的母亲她小如手指越来越热,我决定到外边走走仿佛城市漂浮于空中不断与树枝剐蹭着记得衣袖里装了一把西董村的尘土敞开衣袖,仅剩一片星光伸手一抓,两手空空喉咙因说活过多,已发烫冒烟,似要破裂我泯紧嘴唇绝不说出西董村的秘密

◎回西董村

一条路走在一条路的身上越走越窄,长满了青草日头高悬,口渴舌燥一大棵树下,蚂蚁列队走过时间赶着光阴几滴雨掉在土里,噗一声落入尘埃彼此相知的人,正老死他乡橡皮擦去的人,重新复活从地下升起的暮色布满了旷野仕途化为歧路一个人在路口大放悲声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