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代江西第一诗人綦毋潜

Shici - - NEWS - 王东梅

在唐宋诗人当中,有一个诗人的姓氏很稀怪———綦毋,这是复姓,据说此姓源自于春秋战国时代的晋国,有位大夫“綦毋张”,是该姓氏的可考始祖;另一说是匈奴鲜卑族中也有此姓,那大概是译音而来。迄今大陆上约有六万人姓綦毋,分布在江浙、江西。

史上有綦毋邃者,曾编撰《列女传》七卷、《孟子注》等书,惜均失传;另外北齐有位綦毋怀文,是一位冶炼专家;再有就是唐代这位诗人綦毋潜了。

綦毋潜(六九二—约七四九年),有说是湖北人,或为江西南康人,自幼聪明,饱读诗书,唐开元十四年与储光羲同榜进士及第。其实他在前届应试已经名落孙山一次,自吟落第诗云“:十五能文入西秦,三十无家作路人。时命不将明主合,布衣空惹洛阳尘。”言下颇有无奈之感。

当时他已与王维结交,往返唱和,所以王维也有一首《送綦毋潜落第返乡》诗云:“圣代无隐者,英灵尽来归。遂令东山客,不得顾采薇。既至金门远,孰云吾道非”、”置酒长安道,同心与我违。吾谋适不用,勿谓知音稀。”

王维在诗中也替綦毋潜抱屈,而且勖勉有嘉,第二次他果然不负好友所望,终于金榜题名。

但是他的仕途并不顺畅,中了进士之后,由宜寿县尉升为集贤待制,迁右拾遗,最终只做到五品著作郎。

安史之乱时,他比储光羲有见识,毅然二度归隐,跑到江淮一带游历,不知所终,因此史上没有他正确的死亡年分。

綦毋潜生当唐诗极盛的年代,所以和当代诗人李颀、张九龄、储光羲、孟浩然、王维、高适、韦应物、卢象等过从甚密,吟和频繁,因此诗风也接近王、孟的田园派别,特别 着笔于山水风光、自然景色、清丽典雅、恬淡适然,令人读了有漫步田野、小憩池畔的感受。

他令后人津津乐道的代表作是一首《春泛若耶溪》“,若耶溪”是浙江绍兴境内的一条溪流,今名“平水江”,两岸群峦叠翠,风光明媚,溪畔相传是春秋战国时代越女西施的浣纱之处,诗人泛游之后,吟道“:幽意无断绝,此去随所偶。晚风吹行舟,花路入溪口”,最后感慨吟道“:生事且弥漫,愿为持竿叟。”言下之意,充满了退隐渔樵的念头。

在《全唐诗》中收录綦毋潜的诗有二十六首,以五言为主,只有两首是七言,除了上引他的自吟落第诗之外,还有一首七言《过融上人兰若》“:山头禅室挂僧衣,窗外无人溪鸟飞。黄昏半在下山路,却听钟声连翠微。”这四句看似平淡无奇,然静思诗中境界,是多么恬适安逸、清静旷达!

綦毋潜的佳句,大多吟咏大自然,欣赏自然美,如《题鹤林寺》:“松覆山殿冷,花藏溪路遥”;《送储十二还庄城》: “天寒噪野雀,日晚度城鸦。”这两句如果不是亲历其境、亲睹其景,是凭空挖心绞脑也写不出来的;《宿太平观》:“滴沥花上露,清冷松下溪”;《若耶溪逢孔九》:“潭影竹间动,岩阴檐外斜。”《题灵隐寺山头禅院》“:塔影挂清汉,钟声和白云”;《宿龙兴寺》“:灯明方丈室,珠系比丘衣。”像这类恬淡典雅、高洁清丽的佳句,的确让爱好大自然景物的读者心向神驰。

綦毋潜的诗名,在唐时被推为“唐代江西第一诗人”。辛文房《唐才子传》中说他“荆南分野,数百年来,独秀斯人”;又《河岳英灵集》中云:“举体清秀,萧萧跨俗”,可见不能小觑他的才名。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