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联不厌百回读

———品湖光岩楞严寺的两副楹联

Shici - - 日 第 -

好诗不厌百回读,是因为诗词系思想内容最集中的文字形式。而好诗往往又是多义性和有启发性的,能给读者留下想象的馀地和艺术再创造的空间。楹联系从诗的对偶句衍化出来的,其内容的浓缩性较诗更高。一副好的楹联,不同的年龄时段,不同的际遇,不同的知识积累,有不同的理解和感悟。对于湖光岩楞严寺门的两副楹联的理解,本人就有此体会。

湖光岩系中国唯一的玛尔湖,由火山喷发而成,地处岭表之南。地气暖,加上火山灰质土地肥沃,树木四季如春,野花不绝。楞严古寺在湖周环山主峰之下。宋相李纲南贬途中留宿寺内时,品题“湖光岩 "三字,胜景由此扬名。寺门现留的楹联系晚清进士陈兰彬(粤西吴川人)所题。联用“湖光岩”冠头“:湖水沧茫,客到路从花外问;岩山寂历,僧归门向月中敲。”初见识此联时是一九六九年冬,当时学校组织野营行军,途中借宿湖光岩北部队营房,偷空去看楞严寺。因文革“破四旧”,寺内空荡荡的,只有寺门的楹联完好无损。当时虽是在读高一,但也觉得是副好联,饶有趣味,留下的印象很深。当时的理解和后来的领悟是从风景和文学的角度切入,觉得可与“风雪夜归人”,“僧敲月下门”等唐人佳句媲美。认为最能体现湖光岩风光特色的,一是“湖水沧茫”(日景),二是“岩山寂历”(夜景)。作者融湖山佳景及寺庙特色入情,境界自能高远,耐人寻味。其时所欣赏的是其闲静、悠雅文学审美价值。改革开放后重修楞严寺,换成中国佛教协会会长赵朴初新撰写楹联,联虽不错,但总觉得不如陈兰彬的旧联。陈系进士出身,名题金榜,其学养造诣与文笔风采,由此可见一斑。

至重换回陈兰彬联时,湖光岩已是湛江著名的景点,本人已是人到而立之年。因业务的需要,经常陪客人游湖光岩,而每次重游都有新的感受:封涵蓄水,湖面壮阔;新辟东大门;新修环湖公路;新增人文景点等, 使人赏心悦目。感到最惬意的是:每回品读寺门的楹联,都有新的理解与感悟。觉得楹联不仅特出佳景特色和寺庙特色,给人予美学价值方面的享受,还蕴含深邃的禅理和哲理。“湖水沧茫”,是自然景色,寓世路迷茫之意。花是景物,寓红红绿绿的俗世之意;花外是指世外(方外)。香客到梵山礼佛问道(路),求指点迷津,期得悟觉,这路只能从花(方)外问了。佛教尚空无寂静, “岩山寂历"充分体现了山门特色。佛教有偈语云:“千江有水千江月,万里无云万里天。"讲明佛无处不在,更在人的心中。只要心无私欲杂念(无云)就能有望见到万里晴空,有望达到最高的境界。佛教崇尚光明,月象征经义禅理。“僧归门向月中敲"可理解为僧人外出化缘夜归,月下敲门;更可理解为静念经卷,推敲禅理。这是和尚的归缩和本职工作。因僧是职业佛教徒,和一般的善信有别。只有通晓禅理,才能功德圆满。由此可见,该楹联通过状景状行,形象地体了禅理哲理和文学上的审美价值。

退休后,有较多的空闲时间阅读有关儒佛道方面的名作及重新品读旧时已熟识的诗词与楹联佳作。温故而知新,对这副楹联又有新的体会,觉得其并非只言禅理,而是包含儒、释、道三家的思想。儒士讲究修齐治平,虽希望达而兼济天下,主张入世而有为,属于入世思想。而修身时秉淡泊以明志,宁静以致远。黄老的宗旨是“清静无为,道法自然”。岩山寂历,月中推敲,路从花外问。皆体现 了儒佛道三家所追求的思想境界。陈兰彬当日拟联时是否有意为之,我们今天不得而知,但有所感悟,亦不为过。

寺院南门的楹联为“:户外留仙眠石榻,门前送客步云梯。”联的撰写人是谁,本人未作考究,但觉得此联也很有特色:一是对仗工整;二是虚实结合;三是与大门楹联对应。寺外今存石榻一方;出门有一云梯石径通山外(当时未修环公路,此石径可能是通寺院的主路)。这些都是实景,而“仙”及云外之天属虚,而“客”属实。仙家以天为庐“,户外留仙眠石榻"并非失礼。而其中之“仙”与大门联之“僧”互相照应。步云梯之客亦与路从方外问之“客”照应。

“客 "从问路有所悟觉,能步上云梯,得见云外之天,也属正常的推理。由此可见,虽是七字楹联,而蕴含之意甚为深广。

《诗》无达诂,《易》无达占。诗词或楹联能够称得佳作,应如一川活水,充满生机,能留给读者充分发挥想象力的空间。作为不厌百回读的读者,也不能死记硬

背;对其含义的理解,也不能像对待数理化试题一样,只守一种标准答案。而是要在基本读懂的基础上,不断地品味,不断地感悟,读出馀味和新味。 “其文有裂石之声,内充直力主心骨”应对揭晓我武守同天之约,外举和韬统帅才(胡焕芳 江西)上联求偶(2018 年 10 月 30日截稿)展文字雄奇,蜀水巴山怀老杜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