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力贤

Sichuan Literature - - News -

1

一不小心,老婆又有了,问我怎么办?我说等我想想。这可开不得任何玩笑。

是得好好想想,这是个非常严肃的问题,我己经有个七岁的女儿,这个要是生,就是超生,国法不容。想我一辈子良民,躲在城市某个嘈杂的一角,从不敢招惹是非,小心翼翼过着日子,不想土埋半截的时候,和老婆一个不小心,却可能导致犯法?据说还要罚十几万的款。这个数字是我这个小民年收入的好几倍,足够把人吓出一身毛病。生活本来不易,暴雨天还要冒着风险晒一晒棉被,肯定不是明智之举。就算最后揣着钱包四处请客,少罚一点银子,让他成为伟大共和国中的一员,今后他成长过程中那些七七八八的这个费,那个费,也会让我水生火热。

家中没有老人帮忙,为了带女儿,老婆七年没法 上班。好歹是某个杂牌大学毕业的她,以每个月三千计算,三七己经二十一万了。要是再加上奶粉、衣服、医院及幼儿园等等,说白了女儿简直就是拿钱糊出来的。这些水一样流出去的银子,要是一张一张地叠起来可能比我都高。还别提女儿在她成长过程中,一会儿水有问题,一会儿吃的有问题,这几年还弄个雾霾什么的出来,连呼吸的空气他妈的都有了问题。想过去,想过来,不生的理由好像一千零一夜都说不完。可是看着女儿一个人独自成长,的确又太孤独,每每看到她亲切地望着别人家的小孩,眼睛发直,妹妹弟弟喊得欢的时候,我都相当的难过。在这个生存艰难的世上,父母终会逝去,婚姻也可能变故。但要是有个血浓于水的弟弟或者妹妹相伴,至少危难的时候能够彼此帮扶。何况老婆怀的要是个男孩?一女一儿,中庸之道,人生也算齐全。这样想来,好像生也有生的理由。如此,这个老天半夜偷偷摸摸送来的礼物,我是收还是不收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