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乡人的黄昏(组诗)

张作梗

Sichuan Literature - - News -

处子

所有的远方都是一座没落之城。

“靠近些,尘土,我要用你涂抹伤口。——这伤口曾跑出呐喊的火把,曾匿藏一颗遭通缉的灵魂。

“这伤口来自血之外,种族之外,曾拒绝仇恨包扎。一对对人马怀揣疼痛跑过它。它是它自个的油和油灯。而今,

“当这伤口不安于掩藏在安慰的纱布中,靠近些,尘土,我要用你涂抹它,使之光洁如初,愈合有若再度撕裂。——

“因为另外的伤口来自另外的击打,也会来复制它,感染它。它是一切不甘沉沦者的源头,甚至可以装下一个国家的苦难史。”

所有没落之城都是可以复活的远方。

异乡人的黄昏

凭什么鉴定我这异乡人的身份, ——你们这些所谓的本土人。

凭口音、

饮食习惯以及吃相,还是衣着、肤色、走路姿势和为人处事?——

不。单凭这些绝不足以判断我来自何处。我躲闪地隐藏我异乡人身份,并非为了刻意融入环境,而被你们引为同道;是一颗征服之心怂恿我:打入你们内部,做一名资深卧底。

如此我将察知,你们之中的绝大多数,也并非地道的本土人。稍稍追溯到三代以上,便和我一样,有一个卑微而为人睥睨的远方。那儿,同样灼热的故土埋着我们不同的祖先。

我也将逐渐模糊你们对我的防范和虚假客套,并不因我有一个漏洞百出的身份而感到心虚。因为多年之后,我就将是现在的你们;一切在你们身上发生的变故,都会同样在我的身上发生。——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