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出远门(组诗)

路 也

Sichuan Literature - - News -

凌晨四点,纽约地铁

凌晨四点,一个女诗人独自乘地铁横穿纽约一件标着汉字的易燃易爆物品如此快速地在黑暗中潜行

头顶上方,钢铁的乘法和混凝土的函数模拟强力意志一个闪烁不定的巨大电路板一部分正睡去,一部分正醒来哈德逊河梦游至布鲁克林大桥下自由女神在打盹或假寐

华尔街将天空挤成一条窄缝星光像汇率一样漏进来百老汇曲终人散,仍无法从戏返回人生当黑人醉汉在细雨中踉跄,对非洲泛起乡愁大都会博物馆的木乃伊忽然打了个哈欠

双子塔两个大土坑,无语问苍天敏感地觉察到一架飞机,像找寻亲人一样找寻着肯尼迪机场三一教堂用尖顶探测着耶稣的行迹认为自己才代表人类盘旋上升的绝对高度 带着找不到地平线的苦闷,钻入大苹果腹腔陶瓷马赛克编绘出来的站牌在忍受之中爱上了纸屑、易拉罐和果皮那些涂鸦隐约着天使或撒旦的影像百年管道裸露,平台空旷,进入异域空间一只格林威治村的猫咪窜过轨道走的是太空步

将悲伤携带出境,越过大洋、时区、体制和种族一直带到这个全世界的十字路口如果徘徊,就在曼哈顿徘徊如果迷路,最好迷失在42 街走投无路时,请登顶帝国大厦

凌晨四点,女诗人独自乘地铁穿过纽约双肩包里有一份自我放逐令和一本难念的经在迷惘和垮掉之间,在速度造成的恍惚里她重新爱上了生活

在梭罗墓前

这个新英格兰小镇有着春天的加长版整个世界静悄悄沉睡谷公墓里的人们在沉睡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