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桑的诗(六首)

扶桑

Sichuan Literature - - News -

七号诊室

她背过身去解开胸罩她解胸罩的姿势比别的女人笨比别的女人慢

她解下来的胸罩有一只罩杯像一只空碗盛满海绵戴这样的胸罩夏天会不会长痱子,我没有问我已记不清有多少女人在我面前这样背过身——

她们身上失去的部分在心里踩下深深的蹄印。那蹄印是雄性的。

白色的刺

我困惑于这些镜中的刺这些变白的头发亮得扎眼,每一根都那么粗、那么硬仿佛锻打自哪一家乡间的铁匠铺再多的黑发也盖不住它 多美的染料也哄不了它每一根白发原本都是漆黑的,像孩子的眼珠。当它变白,作为一个不幸被泄露的词,是一声剧痛的惊呼呻吟然而高傲地阉割了声带每一根白发都在围困中,孤零零地

独自变白仿佛白色就是一种冰冷的、沉默寡言的自我焚烧自我照耀(那些烧剩的灰不散,依然结晶为白色)就像山林里游荡的老虎或僻居小地方的诗人每一根白发独来独往每一根白发都有自己的某个夜晚某个神秘的时辰——它的脚不再踌躇,决意踏上反向的路径。每一根白发都被它不愿言说的某一道暗电击中过这毁伤终生不愈,从此再也黑不回来

我的头发遗传了母亲早白的天性幸甚我不会生育一个女儿再传给她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