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会刚

Sichuan Literature - - 2017 年第 5 期 总第 651 期 -

短篇小说

爷爷望着如烟似雾的雨幕,倚着门框喃喃自语,清明要明,谷雨要雨,这鬼天气……秀秀清楚地记得,去年的清明也是风一阵雨一阵,没完没了。爷爷吸完最后一口烟,咂巴一下嘴,嘱咐秀秀加件夹衣,撑把花伞,到村口大枫树下,迎接回来的武汉二伯与黄石细叔。每年清明这一天,秀秀家与武汉二伯和黄石细叔三家联合祭祖,多年来已形成了惯例。

秀秀正读小学六年级,语文成绩不错,尤其是作文写得好,她写的回忆我的父亲的作文,在全校作文比赛中荣获一等奖。可数学成绩拖了后腿,考试常常亮红灯。自从秀秀的父亲三年前死于一场车祸,母亲便守着她和弟弟,与六十多岁的爷爷相依为命。好在爷爷身子骨还算硬朗,挑起了一家人的生活重担。爷爷希望秀秀学习加把油,把成绩搞上去,将来考个大学,到城里去生活。至于弟弟,爷爷认为一个男孩儿,只要手脚勤快,将来不管做什么都有饭吃。当然,爷爷的心思不代表秀秀的想法。秀秀与别的女孩儿不一样,她不喜欢城市,不喜欢城市大街上熙熙攘攘的人群,不喜欢街上林立的高楼像锥子一样插在地上,大风一吹随时要倒掉,更不喜欢城里人像有钱的主子一样颐指气使的神态,在电视上看到这一切,她赶紧把眼睛闭上一会,好让这些垃圾一样的恶心东西快过去, 是谓眼不见心不烦。每年暑假,生活在武汉的二伯和生活在黄石的细叔,秀秀一直称呼他们武汉二伯和黄石细叔,总要带信叫她和弟弟胜儿去城里玩几天,吃冰激凌,玩过山车,游海洋公园……她借故不去,弟弟胜儿每年屁颠屁颠地去了,武汉黄石轮流玩,每次回来变戏法般拿出花花绿绿的玩具,在秀秀面前炫耀个不停。秀秀有时气不打一处出,将弟弟的玩具甩得远远的,或丢在地上,用脚狠狠地踩,嘴里不停地念叨,我叫你炫,我叫你炫,我叫你炫……弟弟一看形势不对,哭闹着去找爷爷告状,等忙七忙八的爷爷腾出手赶来,秀秀早已跑得不见人影。

起风了,东一阵,西一阵,将密密匝匝的雨线吹乱了套。秀秀将小花伞移向左边,右边身子很快湿了。将小花伞移向右边,左手臂很快冰凉一片。秀秀不得不与风雨捉迷藏,躲来闪去,可总也抓不住风雨的要领。这让她联想到自己学数学,很用功了,时间也没少花,可就是理不顺公式与定理之间的瓜葛牵扯,弄不懂点与线、线与面之间的暖昧关系,更搞不懂数学老师费尽口舌唾沫飞溅地讲解一个西瓜切一刀,切两刀,切三刀,切N刀,分别能切出多少块西瓜儿?秀秀不明白,学这些不着边际的东西有什么用呢?爷爷断然不会去买一个西瓜让她如此儿戏般地切。秀秀知道自己又想多了,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