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波

Sichuan Literature - - 2017 年第 5 期 总第 651 期 -

1

酒城的夜晚如同光的世界,五颜六色的霓虹灯在沉默的高楼间静谧流淌,流动的车灯像是飞动的流萤,装点着夜幕下的城市。琳琳又是一个人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卡通人偶欢天喜地地笑,琳琳却撅着嘴巴生气。爸爸不讲信用,说了早点回来,从下午四点到现在,每次打电话都说马上就到,可现在都八点多了,还不见人影,哼,不理爸爸了。琳琳怒气冲冲地盯着电视,过了一会,又瞄了瞄茶几上的手机,妈妈曾经说过,爸爸一年之中三分之二的时间都要在荔城贫困村工作,三分之二是多少天?琳琳板着手指头数,妈妈说是一百六十七天。一百六十七天是多久呢?琳琳泄气地绞着手指头,泪光在眼眶里打转,笨死了,这都数不过来。可是……真的好想爸爸。

此时此刻,琳琳的爸爸,荔城县教育局下派青瓦村第一书记张东海正被胡来堵在村委会的大门口,胡来高声质问:“为什么王国兵能评上贫困户?我就评不上?”

张东海焦急地看了看表,抬起头来心平气和地说: “你也知道,王国兵家里早就断了炊,老婆也早就走了……”

胡来打断张东海的话道:“那是他自己不争气。 不然我妹妹能离家出走吗?”

张东海的手机又响了,电话那头,琳琳撒着娇:“爸爸,你怎么还不回来啊?我肚子都饿了。”

胡来在一边依旧不依不饶地嚷嚷:“我给你说,如果不给我评贫困户,村民评议的时候,我第一个站出来反对。”由于现在的政策是贫困户必须经过群众评议,所以就必须得过胡来这个坎。

张东海对着手机短促地说了声,“琳琳乖,爸爸已经在路上了,这就到家了。”就快速挂了电话。“这不是反对不反对的问题,这是按照国家政策标准 ...... ”

话还没说完,电话再次响起,妻子刘露劈头盖脸给他一顿骂:“张东海,那可是你的女儿,这个家你还要不要了?”

站一旁的村支书李明贵看着不对劲,赶紧一把拉住胡来严肃地说:“胡来,你的情况大家都知道,现在还没定下来不是?先让张书记回家,张书记的女儿才七岁,一个人在家还没吃饭呢。”

张东海趁胡来被拉住往前靠的缝隙,赶紧快步挤出村委会门口,狼狈地对李明贵说:“李支书,麻烦你了,娃儿一个人在家,我实在不放心,今儿我先回去,明天早点来。”

胡来甩了几下都没甩开被李明贵握着的胳膊,看着渐渐走远的张东海只好大吼道:“张书记,你跑得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