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耘

Sichuan Literature - - 2017 年第 5 期 总第 651 期 -

作者简介:那耘,满族,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作家出版社编辑部原主任。1982年开始发表作品,2014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著有长篇小说《赝人》。其编辑的图书曾获第十一届全国少数民族文学创作“骏马奖”、第五届中华优秀出版物奖获奖图书提名奖、2003年度全国优秀畅销书文艺类、第五届全国优秀外国文学图书奖二等奖等。

排行榜

前些年的一个段子。说是单位弄了一批甲鱼搞福利,一位员工一个王八,但甲鱼有大有小,很难分得公平——有聪明人想出了高招:把众王八按个头大小一溜儿摆开,一把手名字写在最大的王八身上,二把手写在第二大王八身上,以此类推,合同工临时工等底层员工,也都分别写在渐小的王八身上——虽然未必谈得上绝对公平,但甲鱼和人员尊卑的有序排行,还是基本兑现了福利的初衷。

试想更公平的办法,也只有抓阄一途。但总不便让偌大的领导,和临时工一样,把手伸进黑箱,抖抖索索,摸出一个个小纸团——倘若领导的王八小,临时工的王八大,那结果多少还是有些难堪。

既不会抓阄又不会写字的动物们咋办呢?看多了动物世界,就觉得其他的动物,比人类也糊涂不到哪里去。从象狮虎豹这样的大动物,到啮齿类的众鼠们,它们的进食,无不按照内部排行榜,秩序井然。即便异类动物之间,也有一个看不见的排行榜制约着大家的行为。我就看过这样的视频,小河马崽儿在五六米长的鳄鱼头上踩来踩去,如履平地,这凶恶的暴君却忍气吞声,强作欢颜。原来,动物界也是拼爹的—— 小河马他爹可是惹不起的角色。

看来,无论不会写字的动物界,还是会写字的人类,都是在这隐形的排行榜支配之下过活。而这排行榜的背后,赫然矗立着两个大字:权力!这权力,就是支配力,一曰支配自己,二曰支配别人。动物们用尖齿利爪,奔跑速度和上下颌的咬力,来攫取这权力;人类在此之上,又多出了运用智谋。竞赛中最愚人的话便是:胜固欣然,败亦可喜。我看榜单底部提供肉食的弱小动物,被咬住喉咙之时,似乎并不十分欣喜,那乞乞哀哀的眼神,那凄绝的惨叫,真是万分悲催。

有了文学和哲学,同样不幸被挤到榜底的人类,似乎好受了许多。像庄子那样齐生死,简直就油盐不进了,曷痛苦之有!李白的天生我材必有用,属于痛并快乐着一族,因为并未失去攀升的希望。总之,你幸也好,不幸也好,榜单就在那里。不知起于何时,聪明人发现,这榜单也是有利可图的。上世纪九十年代末,卢森堡小伙胡润来到中国,搞了个中国百富榜,居然风生水起,热闹非凡。记得访谈节目上,有嘉宾调侃他,一个外国人,不远万里来到中国,这是什么精神?胡润笑了,大家都笑。中国人是不露财的,那些带血的不义之财更是不能外露。胡润想必是揣着明白装糊涂,愣是把这不靠谱的排行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