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壬

Sichuan Literature - - 2017 年第 5 期 总第 651 期 -

作者简介:

塞壬,1974年出生于湖北黄石,现居东莞长安。2004年开始散文创作,已出版散文集《下落不明的生活》《匿名者》两部,作品多次入选各类年度选及排行榜。散文作品《转身》《托养所手记》先后两次荣获“茅台杯”《人民文学》奖;2009年散文集《下落不明的生活》荣获第七届华语传媒文学大奖“最具潜力新人”奖;2014年散文集《匿名者》荣获第六届鲁迅文学奖散文提名; 2015年《悲迓》荣获第十六届百花文学奖。先后获过两次《散文选刊》年度最佳华文奖以及冰心散文奖、孙犁散文奖、广东散文奖等。

文宣部打来电话,问我要不要参加今年的学生夏令营。我说今年就不去了吧。电话那头忽然说到,塞壬,前几天梅君打来电话专门问候你,说是很想念,你还是去一下吧。梅君啊,一年了,她现在怎么样了?如果我再去,能够为她做什么呢?再做一次表演,然后离开?闭上眼睛,尽量不去想梅君的脸。不去了。我在电话里回复道。忽然间,一阵心虚,环顾四壁,一种很不好的感觉萦于胸口,久久不散,仿佛一个旧的伤疤又被揭开,等着你仓皇掩盖。太多的事,不愿面对,囫囵扔在内心的角落里,积着,不提。

去年7月下旬,我应邀参加了市中学的学生夏令营,跟 40名中学生一起去乳源瑶家贫困山区体验生活。同学们事先被安排入住进不同的贫困家庭。三天。一起劳动,一起吃睡。我被安排去往一名叫梅君的贫困女孩的家里,跟两名女同学一起,外加一名电视台的记者。两名女同学刚刚上高中,对此次的贫困体验表现得异常兴奋,两个十五岁的少女,满脸的胶原蛋白,莹晃 晃的青春。一路上,两只小燕子叽喳个不停,她们对山区贫困的程度很是好奇,不停地问我,塞老师,他们还在点煤油灯吗?他们住茅屋吗?出行靠牛车?问着这些问题,两眼亮晶晶的,仿佛无知是一件很可爱的事情。吵死人了,这些孩子,他们全都来自生活优越的城市家庭,是妈妈的宝贝疙瘩,零食是从头吃到尾,一会唱歌,一会轰然大笑,俨然是一次青春的结伴出游。我只好戴着耳机,闭目。由于活动不是第一届了,两名少女应该在心理上有所准备。她们跟我一样被安排入住梅君的家,要住两个晚上。

我记得第一次见到梅君的样子,她早早地候在路口等候我们。十四岁,她长着一张处女的圆脸,很黑的眸子,唇上有细密的绒毛,眼里透着一丝警惕,尽管皮肤微黑,还有那略带倔强的唇角,但她依然是一个漂亮的孩子,她穿了一件暗旧的,洗不白的T 恤,牛仔裤卷起到小腿肚,脚下是一双沾着泥印的鲜红的塑料拖鞋,五个脚指头怒伸在外,油腻的脏头发用打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