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松禅

Sichuan Literature - - 2017 年第 5 期 总第 651 期 -

作者简介:贾松禅,陕西兴平市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兰州军区政治部电视艺术中心签约编剧,北京师范大学、陕西服装学院客座教授。出版散文集《古道斜阳》、长篇军事小说《指控没有终结》《铁甲雄师》《大汉将军李广》《草原枪神》等,作品20余次在全国全军获奖。

秋天的祁连山,阳光清澈如水,长风软柔似绵。钢蓝色的峰峦顶着皑皑积雪显得巍娥而雄壮。一望无际的哈拉莫敦牧野,天低云暗,芳草萋萋。微黄的牧草在长风的抚摸下飒飒作响,一浪接着一浪涌向天际,涌向那一抹淡蓝色地平线,羊群像撒落在天空的星星,镶嵌在风吹草低的原野。

一位年轻的裕固族女人在自己的帐房前,一边捻着羊毛线,一边轻声吟唱古老的尧熬尔长调。丈夫骑着马在原野深处放牧。在阳光的沐浴下,女人手中的捻线砣飞也似地旋转着,古老缠长的歌声随风传得很远,很远。大海般蔚蓝色的天空,有几朵浮云从悠远的天际飘来,有的淡如游丝,有的浓若重墨,有的动若飞禽跃马,有的静若远帆孤影。 清纯而多情的山风,携着矢车菊、龙胆花和马莲叶的馨香轻轻地吹。老阿妈坐在帐房里剪羊毛,望着阳光下儿媳瘦削、美丽的背影,核桃一样饱经风霜的脸,绽放着幸福和满足。

几朵透亮的蒲分英絮,梦一样在阳光下飘起又飘落。

青蛙一样的帐房后边,屹立着一株碗口粗的胡杨,树枝上落着一只胸部和下体雪白、尾巴赤褐色的鸟。

天似穹庐,笼罩四野。马儿驮着挥动着套马杆的汉子轻快地奔跑,喷着响亮的鼻息,四蹄发出嚓嚓的有节奏的声音,最后大颠着狂奔起来。随着那匹枣红马的奔驰、起伏、跳跃和喘息,牧马汉子的心情开朗、舒展起来,他在空旷的牧野打着唿哨乱喊,在颠簸的马背感受到自由与飞翔的豪爽。

仿佛所有祁连山牧场的马,都被赶到这儿来了。马群像奔泻的山洪,在牧野上汇聚,成了一片喧叫、纷乱、快速奔驰的集团冲锋!白马黑马枣红马雪青马,所有的马都争先恐后、你挤我拥地向前奔驰。雄浑的马蹄声,犹如强劲鼓点,在旷野的寂静中回响。悲怆苍劲的萧萧嘶鸣在弥漫着花香和草味的空间碰撞、飞溅,牧马的汉子在不可收拾的马的潮水中,挥动着套马杆大声吆喝。

也许是为巨大快乐所激荡,牧马汉子在原野纵马狂奔,那顶黑毡帽早已不知滚落在那一丛野草中,他露出土葫芦似的秃头,黄脸、青嘴唇、鹰勾鼻、眍眼窝,这位纯正的匈奴人后裔,此刻正处在一种亢奋之中。那匹枣红马早已通体淌汗,阳光下,飘扬的长鬃里,不时爆发出“咴咴”的咆哮。壮实的牧马汉子斜背着一杆猎枪,枪带已勒进他一疙瘩一疙瘩隆起的古铜色胸肌里。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