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匠书

唐 力

Sichuan Literature - - 2017 年第 5 期 总第 651 期 -

1.

我俯身于木纹,我相信那是一条河流。是一条比时光还要古老的河流,如果树木足够的老。我用手掌细细抚摸着它。我感到它在我的手掌下有细微的颤动,就像波纹,就像涟漪。我能感觉到它,我甚至能感到细细的波纹之间(那仅仅容纳一个闪电的脸庞的间隙),有花朵开放的声音,花朵呼吸的声音,花朵啜泣的声音,花朵坠落的声音。它们都记录着一棵树的成长,所包含的快乐和忧伤。木纹是一条河流,是一条记录它自身的河流。

2.

我俯身于这些木纹,我看见它们闪着幽暗的光。这是一条和我的灵魂一样深沉的河流。我的脸映入了木纹之中,你是看不见的。但我能看清我自己的脸孔,我要在木纹之中看清我自己。我清楚,我的脸其实就是木纹,像揉皱了一样的木纹,像打乱了的木纹。我知道,我的面孔映在木纹之中,也像一个波浪的涟漪。相对于木头,我是木匠。 我劈、砍、削、推,让一块木头变形。让它的身体在我的手中改变,但我却不能改变木纹,我唯一能作的,仅仅是可以分开它们,就像分开河流,但河流依然是河流,木纹依然是木纹。

3.

我知道相对于时间,我是木头,时间是木匠。时间依然能够击打砍削,我的身体佝偻,头发苍然。它依然能够改变我的形体,对此我无能为力。但时间不能改变我的技艺,我心灵的技艺。我整理木头,让它变得巧夺天工的物品的技艺,会因时间的历久更加成熟。即使我使不动斧头,即使斧头已经锈蚀,斧柄已经腐烂,我也会在黑暗中,在内心操练一千次,一万次。我在内心打造出来的作品无与伦比,我挥舞的技艺无可挑剔。这是唯一能与时间抗衡的。

4.

我俯身于木纹,我知道,这是一条河流,一条与灵魂一样深沉的河流。这一条河流中,敲锣的人,送葬的人,种菜的人,打稻的人,读书的人,他们的身影,在木纹中时隐时现。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