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伏,或者流淌

李永才

Sichuan Literature - - 2017 年第 5 期 总第 651 期 -

1

远古的声音,起伏于深山由远及近的马蹄像上帝的脚印,踩着另一个时代的传统怅然归来。自然冲和的言辞在苍狼出没的地方,如冷焰般生长所有的时间,都停止于一片古瓷幽深而舒缓的流韵

2

宁静之后,那些流淌的光芒像一只温和的天猫,裸露在宋朝的市井流水一样的瓷土,在手上滑落请别计较它的粗疏和野性山重水复的栈道越是久远,越是简单明了

3

影子立于壁上,背后的阴谋如一只冻僵的水鸟惊醒了一垛残垣。被落叶划伤的天空透出某种不可言说的细腻一场雨,就是一种宗教

为尘封的瓷片,展开一场浩荡的洗礼

4

每一次抚摸,都有过人之处你可以把阳光,当成私有之物但我的心里,惟有一枚意乱情迷的酒壶。像一叶扁舟沉没于江湖,我是一只比北方还冷的鸽子,绕过一片盛大的荒芜并不在意眼前,风吹草动的情绪

5

那些冰裂的花纹,灿烂如同一场小雪,落进酱红的疆土在时间的伤口上,抵制小小的宇宙无数小小的叛乱一无所有的器物,仿佛月光的囚徒被寒风之手,拍打成一种混沌惟余一层,心灰意冷的寒霜

6

无边寥廓成深渊,十万朵流云在神圣的秩序中起伏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