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伦贝尔大雪原(组诗)

丁永才

Sichuan Literature - - 2017 年第 5 期 总第 651 期 -

海拉尔河岸边 呼伦贝尔雪原之上我和诗人们探听到退隐的春即将复出的消息

迎风飞舞抑或在寒冬驻足透骨的风刃比往年都锐利直接楔入世俗的时光里它在正视着什么又在藐视着什么海拉尔河湿地之上无边的苇荡摇曳浓浓的诗意

远处西博山上的雪隆起身躯这天然出世的玉昭示出众人惊羡的谜底

以寒冷保持最初的火焰呼伦贝尔大雪原的深部有雪霰碰击海拉尔河冰层的痕迹没有鸟翅的天空飞雪改变了它们最初的期许

这聚集到一起的固态的光明雪 覆盖了海拉尔河 彰显了西博山的神奇煽动枯草与冻土深处烈火的燃起呃 这些越过天堂的浪子们

重新在呼伦贝尔种植耐寒的骨气

呼伦贝尔大雪原坦荡

坦坦荡荡 任雪兔在芦荡边穿梭苍鹰 在远天巡逻

几个以诗歌为伴的人在海拉尔河岸边诗意地踏雪以呼伦贝尔雪原同题诗作面对雪原呆呆地沉默面对芦荡苦苦地思索而雪原不吭声 芦荡也寂静诗人又能撼动什么

唯有雪兔的奔跑与鹰翅拍击着得得如马蹄叩击心扉声声似老白干猎猎作响的自我

呃海拉尔河 呃雪原 你们醒醒吧难道诗人的啼血之墨在你们纯洁的胸膛上只能开放六瓣的花朵

寒冷一朵朵莅临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