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祭(组诗)

梦浅如烟

Sichuan Literature - - 2017 年第 5 期 总第 651 期 -

大雪

这轻的,虚无的,摇摇晃晃的白变成刀子,冷箭

沧凉如铁

大地的腰身,肋骨一寸寸被划破,撕裂

一寸寸被覆盖,被消蚀,被凸露被所有的事物指认雪花,在十年前就掩盖了棺木

而行仗的仪队才刚刚路过人间

他说,父亲

他说写写父亲吧写黑夜,写黑夜一步步倒退退至黄昏退至落日被懵懂的少年挑起,颠覆

退至,棺木里空无一物

父亲犁田,锄地

回家,进院门喂鸭子,清扫鸡舍文火煎药,熬汤,喊宝儿

灯影下,父亲一遍遍给衣服打结补窟窿,还补埋葬在他喉结里的那个女人

窗外,月自西沉

(注:应朋友张华林之邀写写他的父亲)

哥哥

这里绿水,青山,苍柏环绕在一起偶尔有鸟鸣,风声偶尔

什么也没有

石碑有些粗劣哥哥像熟睡的孩子,在妈妈怀里那么安静,祥和,温暖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