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又多了一条地铁(三首)

刘芋麟

Sichuan Literature - - 2017 年第 5 期 总第 651 期 -

城市又多了一条地铁就在学校旁边不长也不短刚好是城市和故乡的距离我不知道是谁在隐隐作痛城市早已遍体鳞伤多一条伤痕也无妨民工们掏走泥土运来一列列空虚和等待黑暗又多了空间地铁向前延伸城市像正在抽空的线团

北方的乡愁

北方的乡愁本已被厚雪所覆盖是谁,无意中将它惊醒是一路向南的列车吗它一次次抛下站台一次次掠动南归的思绪是奔跑的节奏吗忙碌总有停下的时候当我一睁眼村庄就会站在面前是梦中的鞭炮声吗 它炸开记忆的尘土让想家的思念被月光割伤这就是北方的乡愁它们一旦袭来就会像雪花一样开满天空

小 麦

立冬是小麦的生日母亲记得很清楚

为了这一天她很早就除尽了杂草咱家的地很贫瘠母亲总要把土疙瘩敲得比别人家细她心中想着从磨眼里流出的面粉母亲一弯腰那些在风里扬花的麦穗就挤满了阳光母亲的背越来越驼了小麦长得越来越壮

小满到了母亲的勤劳驼成了弯曲的笑容小麦终于成熟了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