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葳茵

Sichuan Literature - - 【小说世界】 -

1

俞桑桑穿了一件六年前的紧身拉毛衫,九年前的直筒裙,莲步姗姗走进公司大厅。玻璃门上映出一个婀娜的身影,让她沾沾自喜:不愧是搭配高手啊,旧衣服居然也穿出了新意与风情,再加上脖子上那条时尚的丝巾,整个人都灵动飘逸了。但美好的感觉并没维持多久。俞桑桑上二楼培训室的时候,看到两名女同事正站在楼梯口,眉飞色舞谈论着她们身上刚刚网购的新衣。俞桑桑一注目,YY确实漂亮、精良、有范,相形之下,她那身衣服便可怜兮兮地透出一股子寒碜、且年长色衰的味道来。

俞桑桑不禁伤怀。云想衣裳花想容,作为一名三十出头、且有些姿色的年轻少妇,谁不爱个美呢?谁不想偶尔添置一件新衣服来装扮一下自己,以便对得起短暂易逝的青春?可现在的她敢乱花一分钱吗?自从买了房,俞桑桑一家的经济就变得格外拮据。她和丈夫杨文广收入都不高。作为本市三中的一 名物理老师,杨文广每月到账的工资就三千来元;俞桑桑是保险公司的招聘讲师,月工资只有两千多元。好在杨文广又不抽烟又不喝酒,亦无打牌的爱好,工资卡交给“当家人”俞桑桑管着,只要三五百元的零花钱。这样,俞桑桑手里每月可供开支的钱大概有五千元,两千元还房贷,还剩三千元,一个小家庭穿衣吃饭、人情往来等林林总总的开支就全在里面了。

杨文广常这样宽慰俞桑桑,也是宽慰自己——钱少有钱少的过法,钱少一样过日子……可在当家人俞桑桑看来,钱少的日子是非常不好过的。

就算穿衣吃饭可以节约着点,打紧安排;但人情往来就无法控制了。

头痛的是,这年头又请客成风,结婚、生子、祝寿、升学、乔迁新居等等,哪一样不大宴宾朋,用一张请帖来把你兜里的钱给掏出来呢?新闻说,有的地方竟连母猪生了崽崽都要请客收礼。

——这是当前令俞桑桑最为头痛的一项开支,它们时时出其不意地摧毁着俞桑桑家那脆弱不堪的经济,俨然种田的农民又遭遇了一场冰雹似的。

就这个星期天,为送礼的事,小两口拌上了嘴。事情的缘由是,杨文广的三姨五十大寿。赴宴前,杨文广就对俞桑桑说过,小时候三姨特别疼他,逢年过节都要给他买穿的,所以,红包不能太少,至少也得封个四百元。俞桑桑口头答应着,结果阳奉阴违,只封了两百。俞桑桑自以为此事天衣无缝,哪知杨文广的母亲在帮三姨清理红包时看到了,一会就对杨文广说了……

晚饭后回到家里,一向好脾气的杨文广不满地嚷开了:俞桑桑啊,两百元你也拿得出手?你有没有算过中午晚上两餐饭加酒水,人平摊多少钱?至少一百元。你、我、儿子坐人家三个位子,就是三百元。你送两百,岂不是让三姨做亏本生意?况且我还给你说过的至少送四百……三姨其他的侄儿侄女、外甥,送的礼都比我们多一倍以上 !你包那点钱,害得我妈都很没面子。

俞桑桑没想到这事会露馅,一阵难堪。但俞桑桑还是不忘辩解,诉说人情扎堆的严峻现实,自己克勤克俭操持这个家的不容易,什么过了时、压箱底的衣服都翻出来穿啦,滑了丝的丝袜勉强用指甲油粘住,还在继续穿啦……但睡觉的时候,杨文广依然用背对着俞桑桑。俞桑桑也气鼓鼓的,心想,哼,你不是经常跟我说,钱少也要过日子,钱少有钱少的过法么?现在怎又为礼金跟我赌气啊?

后来杨文广一伸腿不小心蹬着了俞桑桑,俞桑桑便趁势擂了杨文广几拳,撒娇兼带撒泼地说是杨文广故意的,还虚张声势地哭。她希望杨文广按惯例缴械投降,反过来哄她。哪知杨文广还是无动于衷。

俞桑桑决定以牙还牙,哼,玩冷暴力,看到底谁厉害。哪知道,两天后的一个事件,却改变了这一切。

那几乎算得上是一个惊世骇俗的消息:杨文广他们学校,一名姓夏的女老师,办理了离岗待退手续,去邻市一所私立学校工作了。是奔着杨文广他们前校长去的。在过去长达二十多年的漫漫岁月里,这对男女一直保持着一种暧昧的关系。这暧昧又是那么无奈,因为前校长有家室。而女老师为了他,竟甘愿抱残守缺、终身未嫁。

去年,前校长退居二线后,被邻市的私立学校聘去搞管理。没想到,女老师也追随他去了。

这事在学校和俞桑桑他们住的教师公寓广为传播。俞桑桑起初的兴趣也跟大家一样停留在事件本身……但很快,俞桑桑想到了一个别人没想到的事——女老师以前承包了学校的小卖部,而今随着她的离去,小卖部自然也就关门大吉。这不正是一个好机会吗?

俞桑桑匆匆回到家里。杨文广正慢悠悠地淘着米。这是他的特点——不管做什么事都慢悠悠的,绝无半点急躁。当初刚有了孩子那会,每天都是杨文广给孩子洗澡,说俞桑桑做事就图快,指甲划伤孩子事小,要是将孩子和洗澡水一起泼了出去,那就惨了。

俞桑桑走到杨文广身后,噢,夏老师的事你知道了吗?

杨文广见俞桑桑主动跟他说话,怔了片刻,随即愣头愣脑地感慨道,唉,虽然他们的关系不是那么正大光明,可也不简单。二十多年的光阴,好多明媒正娶的还离了呢,没名没分的感情,却可以延续这么久。不说惊天地,也算泣鬼神了。

俞桑桑说,我可不是跟你讨论这个的,我想说的是小卖部。

杨文广一脸茫然,小卖部怎么了?俞桑桑一股脑说出她的想法:小卖部能赚钱,在学校里也算是一只会下蛋的母鸡了,以前被夏老师承包,还不是因为她跟前校长的特殊关系?如今小卖部交还给了学校,就面临重新承包的问题。杨文广跟现任校长是儿时的邻居,比一般人多一层情谊,所以,他们应该好好利用这层关系,把小卖部承包下来。

杨文广瞪着双眼反问:你想承包我们学校的小卖部?你不上班啦,你有三头六臂啊?

真笨!俞桑桑道,以前夏老师是怎么经营的?是不是自己守在店里呀?杨文广恍然大悟,俞桑桑是想雇人看守。俞桑桑一副运筹帷幄的样子,我连请谁守店都想好了呢。你表姐刚从企业内退闲在家不是吗?那天她对我说,一月一千五百元的退休金,维持生活都困难,想找点事做又没遇上合适的。我们若是雇她照看小卖部,她一定非常乐意的。你看,这岂不是两全其美么?

小心谨慎的杨文广还是有些疑虑,嗫嚅道,就是不晓得小卖部能赚好多钱?可千万不要累了猴子没戏看哦。

赚不到钱,夏老师会做那么久?学校的场地,又不用租门面,一年就付给学校两万元承包费,一千多名学生,天天在里面消费,哪有不赚钱的呀?你真是笨,就会教书,一根筋。

俞桑桑一席话说得杨文广再无反对之词。既然老婆都在为了这个家的富裕殚精竭虑,他作为一顶梁柱,岂能继续弹唱那些“钱少一样过日子”之类的老调调?那不也是没办法的时候说来宽慰自己的话么?于是,杨文广答应俞桑桑,周末晚上就一起去陆校长家。

2

俞桑桑在憧憬与兴奋中,彻夜难眠。促使她对承包小卖部产生强烈愿望的,除了当下家里捉襟见肘的财务状况,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宋妃娉对她源源不断的刺激。

宋妃娉是俞桑桑高中时的同学,一个容貌身材都堪称出众的美女。人生也说得上幸运,没考上大学,到部队当了三年义务兵,退伍回来凭借亲戚的关系,安置到一家单位当了财务人员。而俞桑桑虽然读了大专,毕业后却找不到一份像样的工作,最后到保险公司当了一名营销员,风里来雨里去。直到后来,俞桑桑善于讲课的潜质被公司领导发现,才结束了跑街的日子…

俞桑桑羡慕宋妃娉端着国家的铁饭碗,待遇似乎也比自己好得多,这一点从宋妃娉的穿着打扮,以及平时花钱的豪爽劲上便可知一二。前些时候,宋妃娉又买了一辆宝马,俞桑桑问宋妃娉哪来的钱,宋妃娉说她老公挣的钱。宋妃娉一惊,她老公也不过是个上班族,居然可以挣钱买宝马?

宋妃娉看出了俞桑桑的疑虑,淡然一笑道,他一直在外面跟人家做生意挣外快。

哦,原来如此。俞桑桑感叹,果真是人无横财不富,马无夜草不肥啊。

宋妃娉点燃一支纤细的摩尔烟,很优雅地吸了一口道,当然,我不是早就跟你讲过吗,这个社会是啥 样的,哪些人能轻轻松松挣大钱,哪些人只能挣点小工资一天三顿喝稀饭,你应该搞懂了吧?俞桑桑当然记得宋妃娉说的那些话。宋妃娉说,稍微有点头脑的人都不会满足于挣点工资的,如果再有点权力,更要拿去变成生意,变成钞票。比如说吧,本市的出租车经营权好多是被政府官员购买了的,有的一个人就多达十几辆;那些开翻牌机的,大多有警方背景,说明白点,警察就是幕后老板或合伙人;重型货车超载碾坏路面,总是屡禁不止,为啥?据说车主有的就是在政法系统里面当官呢;就连不少企业的废铜烂铁,都不是你我这些普通人可以去买卖的,人家都是被官场中那些带“长”的,或者有黑道背景的人垄断了的呢……

俞桑桑经宋妃娉一番启蒙,茅塞顿开,难怪平日里看到不少人,虽然跟她一样上班,却比她阔绰很多;一些只有点小权力的人,貌似没多大的“腐败机会”,居然也到处买房……原来,大家暗地里,各有各的财路啊。

宋妃娉又补上一句,我这样跟你说吧,这个世界上凡是能赚钱、有好处的门路,都是被人抢占了的。永远不会在那里空着闲着。就连大街上的垃圾桶,也是暗地里写了名字的。张三的归张三,李四的归李四,王五休想去里面刨一个易拉罐。

……周末晚上,俞桑桑和杨文广买了礼物,一起去了陆校长家。陆校长一个人在家,说是老婆打牌去了。他热情地招呼俞桑桑两口子坐,泡茶、拿水果,不亦乐乎,丝毫没有领导的架子,还一口一个文广兄弟。于是,在友好亲切的气氛中,杨文广吞吞吐吐、碍口识羞地说明了来意,俞桑桑恰到好处地补充……

陆校长听后很直爽地说,文广老弟,我跟你小时候就是邻居,大家不是外人,就直说了吧,这事啊,虽不是个大事,却有点麻烦哦。

这话让俞桑桑有点紧张,她可是抱着很大的希望来的。

只听陆校长说,就这个小卖部,局长、副局长都给我打过电话了,学校的顾老师、刘老师你晓得的,他们一个是局长的亲戚,一个是副局长的亲戚,都想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