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华

富永杰

Sichuan Literature - - Contents -

行走笔记,喧嚣的事物安静下来( 组诗 )

我知道,阳光下哪只蚂蚁饱了,哪只蚂蚁没饱

北风吹过一棵荒草的心,就彻底荒了

我不必再打听一朵花的来历

许多的事悄无声息地来了,走了我更不必多嘴一棵歪脖子树的乡愁

世间之物暂且,暂且就那么摆着 青青的草在死去的地方绿了鲜艳的花在凋零的地方开了每次来这里,我都会驻足陪伴我知道,再过许多年它们也不会长多高也不会走多远我也知道,余下的日子在我们死去的一生里

这里将是 我们经常出入的门口它们将是我们不离不弃的邻居 整个夏天我的亲人都在玉米地劳作他们的头高过玉米。轻微的沙沙声像蚕咀嚼着阳光偶尔,零落的话语绕过一些绿到达另一个人或另一些人吵醒骨缝间沉睡的铁

和眼睛里晒制的盐植种。这是技术员说出的名词他们不理解。也不知道培育出的种子将被运往哪里,会在哪里生根,发芽及时折断玉米的头,促进母本吐丝传上父本的粉

这是他们需要做的工作带着淡淡的伤痛和植出好种子的喜悦他们知道,只要保持头高过玉米就不会错 倾尽一生,它们都无怨无悔你看它们,目送飞向远方的翅膀守护落地的苍茫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