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永杰

芦苇岸

Sichuan Literature - - Contents -

每一株花草都是我们的邻居(组诗)

一条伸进郊外的小路在雾霾中扭动。它已经看不清我存在的反面是反叛

其实,我早前依次看见这里经过一群冲锋的人,一群哭泣的人一群板着面孔的红眼人现在,都被告别打回原形

回到你们的光鲜日子里去吧回到你们彩印的头版头条里去吧回到你们的预谋和白日梦里去吧

一条伸进郊外的小路带回扭动的雾霾,瞬间吞噬了我我来不及像小路一样尖叫

我用沉默对抗世界,像个老练的独裁

在一首诗里,放声大笑我想告别自己,却无出走的勇气 院子里最后一棵老树终于发了芽春天即将过去 暖风渐热,持续地吹拂……我越来越喜欢独自坐在星空下那张露天的木椅上(有几根木条已朽坏)我潦草地坐着,想一些

不着边际的事情夜深的时候,会看见闪烁的星星在朦胧的天幕朝我挤眉弄眼这样的美意,近乎奢侈就像我好久不曾在意那棵发芽的老树它自在地绿着,以一种大雅的姿态打发我这无聊的每一日 午间的阳光小跑着在林中小道,驱赶腐烂的叶子它们离开了树身就肆无忌惮,借光斑掩盖没落的旧迹高处的天空,被高调的枝条分割。只有风声勤恳地擦拭着广阔的蔚蓝

我活在自己的视野不和疯狂的新枝争抢高低阴凉顺着毛孔掏空我内心的燥热那些唧唧的雀鸟在枝丫间忘情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