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晓晨

陶春

Sichuan Literature - - Contents -

一滴水是一种自然(组诗)

致阳光下一棵年轻又年老的苹果树的舞蹈

曾经亿万年的贝类或雕饰海洋浩瀚身躯的珊瑚虫蓝光

转生成现在泥土中笨重呼吸的我并将我前世又一次诡谲失踪的秘密悄然命名从地底玩具般隆起,飞翔隼目之翅斩断人类逻辑或木质语法根系构像的金黄燃烧仿佛 Y形字母书写的桠枝从笔划两肋有力弹出持续忍截住时间液态的花纹镂空头颅和逐渐风化的四肢表面在早已假装死去辽阔石头心脏沉默造访的青汁内部

仍能听见你及你的同类为杀伐陨落为僵硬一物的客体球状空间必须砰炸每年自我孕育累累果实有数怀揣的雷电之籽

急速旋转,旋转翕张宇宙万物精神能核心不息奔流生存意志根源的叶片于蛮荒、尖利,漆黑漩涡鞭打冷漠冰渍的风中节节拔高即是不断捍卫与弃绝它稳固流动向天空摄人心魂喷射出滚烫灼世的血啸与骨骼

——兼谢答祥子

日光越盛,体内密集攒动太阳绛青色头颅的舞蹈越是狂野欢呼直至目送最后一批运载父性灵骨的光线,如琢如磨,如切如磋缓缓抵达,将热力四溅耀眼群山的黄金满腔注入,仿佛喜极而泣——那相互紧密嵌入欲望源头的拥抱,大地幽深清凉之汁的馈赠从来只多赐与身体力行者极限登顶进生存苦难骨髓的绝对庇护看!那驱动血脉深处流光溢彩傲雪燃烧箜篌或云锣回响的柔力宛如划过盲童眼中的闪电,敲碎思想外壳或标签孕育众神十方立体世界凝视的复眼,于榴核清晰托举的火焰中心托举起你、我、他兼及万物原本质地饱满间构的水晶颗粒之躯每一粒自我让度呼吸空间的嘴唇,皆是并列指认自由证词发音的词序主体

囚禁在橱窗内,那些坐着或站立专注凝望向天空虚无某处的模特儿眼神令人经久难忘

并无反光,折射外部丝毫运动迹象的冰层

甚至,根本不在乎,任人摆布的一生被当街换上,赤裸人类遮羞羽毛的冬装或泳衣。就这样,囚禁在橱窗内

安静坐着,或站立。永无替换肘部下方深渊座椅的姿势,唯有选择专注凝望向天空虚无某处的坚定眼神

仿佛,倾撒向无眠街道,蓄积海洋之灯的泪水就要倾盆。仿佛,摇晃向远古扶手云朵的霞光,越过楼顶、高压电线,人行天桥

……众神的马车就要破空而出

从这乞丐般破碎、聋哑光线的世界,载走她们因倾心这无望的热望这最后,无条件的深信,而一尘不染机心的灵魂

丙申年八月二十四日,

与泽球、新川(二十年后)重游般若寺①

——兼致银恩、梁珩

灰蒙蒙的雨,穿过天空。细如亮灯的牛毛一根根,轻盈飘落。在赭红色页岩或天青石幕之上,重塑过金身的菩萨,更加耀眼

零星的香客,慕名而来。许下一个愿望 走出庙宇,怅望向四周:持续荒芜的农田与宅基摇曳在锋利的野草间,无名死者的墓碑与叶片边缘,模糊闪现城市轮廓的幢幢楼影交替、重叠

山坡两侧,芭茅花依旧吐露颤抖空气的束束银辉令曾经激烈,兄弟般,通宵达旦雄辩啤酒与观念烟草的青丝,窜出一段悚目芒鞋的拷问,丈雪② 粒粟良知的奇异灰白

黯然砸入池塘,泼墨树丛、圮墙或道路倒影的天光,移动在头顶上空,低声召唤

虔敬岁月的燃烧者!——仿佛,那株矗立旷野,合十双手的丹桂,年复一年从她提前勘破冰雪加交尘世的肚腹顽固,供奉出慰藉人心的缕缕清气与馨香

注:

① 般若寺,距内江城东10公里的高桥镇松柏寨上。以印度文译音而得名,俗称波耳寺。始建于唐代。寺寨上下奇石林立。现存摩崖造像4处,唐宋明清造像2000 余尊,高近10 米的2尊。各类石刻题记、碑刻20处。被誉为“中州胜景”。

② 丈雪。法名通醉。原籍四川内江。明清之际临济禅宗大师,昭觉寺的开山祖师。为避战乱, 1662年,丈雪返回内江,入住般若寺。践行“一粒一粟,取之耕耘”的禅风,并在附近的佛尔岩开设道场。此处,“丈雪”意为双关。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