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弦

姚彬

Sichuan Literature - - Contents -

仁庄纪事(组诗)

我总是习惯低头很低很低甚至和土地平行有时很容易就穿过了障碍

有时候我仰着头仰望天空地上的烦恼事瞬间纯洁透明

有时我把头取下来放在黑暗的房间让黑暗紧紧包围让黑暗慢慢隐去

有时我把头安放在狮子身上安放在坏人身上安放在和尚身上安放在领袖身上

有时我把头安放在死人身上安放在狗身上安放在猫身上安放在老鼠身上有时我把头安放在草木身上安放在水里

安放在空山 安放在土中

有时我觉得头本来就是个多余的东西 在伤口撒盐的事我们都不经意地干过而此刻,雨遮挡了光线我退到书房,把台灯拧到最亮开始在小范围想,那些盐从哪里来书本上那些白色的颗粒?家乡那些桃李花粉的纷争?那些自认的屈辱和放大的黑暗?那些伤口从哪里来伤口从来都被我们否认

而事实上我们一直都在找别人的伤口说成是找自己的伤口我还把盐味的生活说成是恩赐你们,他们,自然都渺小起来这也是我不经意干的 我的身体里装着无数个天才有的画画,有的写诗,有的唱歌有的算术,有的物理,有的化学有的调情,有的卖弄,有的黯淡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