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胜应

Sichuan Literature - - 【小说世界】 -

为新书记接风的午餐准备在村两委会的技能培训室。一锅尖椒辣子鸡,一锅毛血旺,一锅水煮肉片,一盘尖椒肥锅肉,一盘虎皮青椒,一盘青椒肉丝,外加一锅麻辣水煮鱼。马跃华特别交代,除了往死里辣,还得去镇上酒厂备点最烈的包谷烧。张大伟来高冈村足两月,已经摸熟了马跃华的脾气。对方在搞鸿门宴。暗地里为来赴宴的人祈祷。

马跃华是高冈村的村主任,村支部书记王静上个月出车祸过世了。书记的位置空缺了出来。他想,等了五年,总该自己上了。一个月来,马跃华处处听到村民们的恭喜声,甚至还有熟悉的人,公然叫他马书记。虽然表面上他变脸呵斥,制止大家,说马书记不是他们叫出来的,而是上头组织封的。他制止,村民们更加闹腾得欢。大家都认为,这次马跃华是木板上钉钉子,已是定局。谁料,三天前,镇政府传来信息。县上将派人来村任职。马跃华心情很不好。逢人也没有以前那样显得亲热了。谁要是有事找他,他会毫不犹豫地拒绝,说,急什么急,又不是死人的事,等新书记来了再说。谁要是不开眼,还在这时候说,不是你当书记么?绝对会被他当场骂开。一天下来,几乎全村人都知道,马跃华又失望了。当然,有些人欢喜,也有些人会忧

伤。反正,地球照样转,日子照常过。马跃华的反应,在村民眼中,犹如湖中落入一粒小小的石头,溅起一点点微澜,很快就陷入了平静。

其实,按照规定,是不可以搞这样的接待。但规定是死的,人是活的。俗话说,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不仅马跃华这样搞,其他村也照常这样。只是把阵地从县城或者镇上,转移到了家里,或者村委会。高冈村近年来做得比较好,不但招引了一家市级龙头公司,还有好几个小公司落户。加上国道212线穿村而过,距离县城和市区都较近,地理区位优势很明显。在新农村建设大潮中,高冈村首当其冲,成了全市首批示范点之一。虽然建设新农村矛盾大,任务重,但甜头也不少。以前村上的大小事务,一直都是王静一个人把持,马跃华和会计王小蒙看在眼里,嫉妒在心里。也许是王静吃独食吃得太多了,太狠了,连老天爷都看不惯了,这才收了他的命。作为同事,革命战友,也作为同村,一起长大的伙伴,马跃华对王静的离开,还是有些悲伤。但在利益面前,他的悲伤显得很苍白。他更为王静的离开而高兴,因为他看到了希望。谁料半路杀出一个程咬金,让他的希望成空。他心里能够好受吗?但新来的书记是组织部从县公安局选派,听说还是办公室主任。马跃华心里不满,也不敢和对方直接对着干。干部下派,即代表着下来镀金,干不了多长时间就会回去。回去后,

他一个大局的办公室主任,再屁,也会去其他单位当个副职领导。如果自己做得过火了,难保以后不被对方秋后算账。但不给对方找点麻烦,这也不是马跃华的性格。他甚至想,你就算是县上下来的,又怎样。我不配合你,给你使绊子,到时候你还不是不得不求我。一旦求我,村上的大小事务就有可能是自己说了算。所以,王小蒙私底下,劝阻马跃华,不要那样搞,这样不好。他直接把王小蒙臭骂了一顿,王小蒙也只得表示沉默。

电话吩咐好张大伟后,马跃华便点了一根烟出了门。这段时间村上分房虽然得到了解决,但也有个别村民借机闹事。他已经不止一次被镇上叫去县上,或者市里接人了。他已经被点名批评多次。再出现越级上访的问题,他这个村主任也就别想干了。以前有王静在前面顶着,他觉得上访不上访无所谓,甚至有时候还希望,支持村民们去上访。但王静走后,他就着急了。所以,这个月来,他没少在安慰村民们上下功夫。虽然大家都当面点头,说不再去上访,但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就像王静,才四十五岁,大好年华,说没就没了。何况,这些素质低下,见钱眼开,唯利是图的村民,早已被金钱迷惑了思想,说出的话,不可全信。就像马跃华自己,什么时候说话算数过?马跃华当村主任之前,他肯定不那么了解大家,但在村主任这个位置,干了整整五年。他要是摸不透村民们的性格,就等于白干了。作为村干部,不仅仅要知道村民们想什么,图什么,也要知道大家怕什么,受制于什么。

马跃华来到村委会的时候,王小蒙正好也赶到。马主任,今天不是你值班啊?自从启动新农村建设以来,为了化解矛盾,助推新农村建设。镇政府要求村上四职干部要轮流值班。今天刚好王小蒙当值。见马跃华到这儿来,便忍不住问了问。咋的?我不值班就不能够来了?见马跃华说话有些不好听,王小蒙理解他的心情。笑了笑道,瞧你说的。不仅是我希望你天天在这,全村老百姓都希望你长期坐阵。马跃华冷哼一声道,老子又不是牛,更不是活菩萨。说完转身钻进了办公室。王小蒙随即快步跟了过去。马跃华斜靠在办公桌前的皮椅子上,摸出一根烟点了起来。王小蒙放下手中的小黑皮包,跑去饮水机倒水。给马跃华和自己各倒了一杯后,王小蒙一屁股坐在了马跃华对面的椅子上。端 起杯子,水烫,王小蒙用嘴唇浅浅地点了下,选择放下。他这才说,我已经打探清楚了。马跃华身子突然直起来,有些急切道,真的搞清楚了?是的。我也没有想到,竟然是管窥来我们村当书记。管窥?你认识?岂止认识,我和他还有一点点小矛盾。矛盾?是这样的,管窥是占田乡人。比我大一岁。和我是高中同学。那时候经常欺负我。我气不过和他打了一架。就你这小胳膊小腿的还和人打架?是被对方收拾吧!还是你火眼金睛。虽然那是年轻时候的事,过去了就过去了,但有机会整一下他,我当然不会错过。我听和他熟悉的同学说,管窥平时吃得清淡,偶尔喝点啤酒。我们可以抓住他怕酒的弱点,好好灌他。你这个主意不错,我喜欢。马跃华高兴地深吸了一口烟,慢慢地吐起烟圈来。

不过,我们还是得小心点。那家伙会记仇,我们这样整他,万一被他看出来了,会对我们不利。我刚才路上遇到张大伟出去买菜,听他说,你整了一桌超级辣菜。这个我也赞成。作为四川人,哪个不会吃辣?但是我建议,还是增加一些我们村上有特色的蔬菜,让他看不出我们在故意整他。他就算吃了暗亏,也只能够怪他自己。马跃华眉头皱了皱道,你的考虑很周全。你叫张大伟添两三个蔬菜,再弄一个青菜汤,这样就更完美了。王小蒙这才放下悬起的心。他和管窥是同学不假,但却并没有什么矛盾。见马跃华存心想让管窥难堪,王小蒙也不知道该如何阻止,便想了这样一个计策。这也是他知道是管窥来之后才临时改变主意的。如果来的人不是管窥,他才懒得去做这些事,又不是他王小蒙得罪,秋后算账也找不到他头上。

屁股还没有坐热,马跃华就接到了副镇长李建军的电话,叫他十点钟以前去趟镇政府。新书记来村上报到前,党委政府会组织召开一次短会。马跃华问,是他一个人去,还是其他几个村干部同路。李建军说,你一个人来就行了。反正就是个形式,走走过场。你把人带回去之后,再给他们介绍。这种短会马跃华参加过不少。大多是党委书记,或者镇长,要么是分管组织的副书记,又或者是驻村领导,把任命书给村上,

简单讲几句话而已。任命书,其实就是一份当地党委政府印发的文件。向上报送县委组织部和下派干部原单位,向下则下达到所任职村及任职本人手中。李建军是高岗村的驻村领导,三年前就开始指导高冈村的建设。同时,镇党委政府还给高冈村下派了一名驻村干部,民政所所长青峰。李建军和青峰喜欢喝酒,打牌。大家相处十分融洽,关系维护得不错。

马跃华像往常一样,末了问一句,领导还有什么要吩咐的?李建军笑着道,你那点小心思我懂,不要做过火。迟早你会坐上那个位置。不在乎一朝一夕,要讲党性,顾全大局。马跃华说,我向领导保证,绝对不玩什么花样。说完嘿嘿笑道,我安排了午餐,到时候还请领导光临。李建军呵斥道,什么时候了,还敢乱吃乱喝。你想让我卷铺盖回家种地?马跃华轻声道,怎么可能违反规定呢?这不是今天村上要搞技能培训,恰好是培训炒菜吗?我想请领导去作现场指导。这还差不多,到时候再考虑。说完,叮嘱马跃华道,记得给青峰那小子打个电话。马跃华拿起电话马上给青峰打了过去。青峰正在思考,中午是去食堂,还是回家吃饭。听说有饭局,便满口答应。挂了电话,马跃华嘀咕,狗日的,拿腔拿调,我还以为你真的不来呢。哪有狗改得了吃屎的道理?

说的是十点钟,马跃华九点就赶到了镇政府。今天是星期五,不逢场,来办事的村民较少。有的办公室门打开,却不见人工作。马跃华知道,这些家伙又串门聊天去了。他揣在口袋里的烟又可节约几支。马跃华见平时和自己关系较好的几个人不在,便直接去了李建军的办公室。李建军正和别人聊天。聊天对象是一个年轻女子,前年考到隔壁邻村的大学生村官王美丽,现抽来镇党政办做事。马跃华有时候需要复印一些东西,或者打印一个报告等,经常麻烦对方。女子虽然年轻,但不自傲,做事很认真,很得领导们的欢心。马跃华对她的印象也很好,知道自己很多时候还得依靠到对方,便主动道,美丽,几日不见,变得更漂亮了。王美丽扭头笑道,马主任,就会拿人家开玩笑。不开玩笑,这怎么是开玩笑?我说的真话。李建军笑骂道,得了,油嘴滑舌的。王美丽笑了笑没有搭话,转身对李建军道,李镇长,我回党政办了。看着王美丽的背影, 马跃华赞叹,这女人不但勤快,而且姿色不错,比村里那些留守女人强了不知多少倍。别看了,人都走了。李建军佯怒道。你天天看,我就看一会儿,你也气恼?胡说八道。坐。管书记马上就要到了。

马跃华坐在王美丽刚才坐的位置,翘起二郎腿,给李建军扔了一支烟道,还不知道是来添麻烦的,还是来解决老百姓问题的。其实,我也想开了。如果真的上面要来人,还不如来个其他部门的人。你看妙泉村,来的是水务局的。刚来三天,就给村上带来了水库整治项目。水库整治了,又整治渠道。项目一个接一个的。老百姓们得到的实惠不少。又如高山寨村,虽然山高路远,但来的是交运局的。老百姓盼了几十年的道路,三个月就完工了。又如——别又如了。你是真不懂还是揣着明白装糊涂?你们村现在是市级新农村示范点,全县有多少项目向你们村倾斜。你刚才说的这些职能部门,哪个部门没有到你们村来推进工作。你们村的观光大道,产业大道,渠系整治,田土治理等等,如果不是他们,你觉得会是现在这个样子吗?李建军见马跃华抱怨,便出言打断。那也不该来个公安局的人啊。公安局的人能够做什么?侦查?破案?马跃华仰起头向天花板用力吐了个烟圈,有些自嘲的味道。你懂个屁。新农村建设最重要的是什么,不是修建多少房子,也不是有多少产业,更不是修多少道路,而是和谐,和谐的关键是治安。新派来的书记,将会主抓你们村的治安工作。李建军有些恨铁不成钢的味道。真有你说得那么玄乎?我怎么觉得,只要大家钱袋子鼓起来了,生活自然就和谐了。哪里来那么多弯道?你没有听说一句古话,有钱能使鬼推磨。越是有钱,内心越作祟。说不定为了钱,闹出多少幺蛾子来。房子分了,你们村的乡村旅游就要启动,到时候来来往往的旅客络绎不绝。会手艺,有经营头脑的,肯定会抓住机会率先富裕起来。而一些无本事,又好吃懒做的,他们心里能够平衡?难保不搞出一些违法事情。这些东西,不是靠处罚就能够根治的,需要不断地灌输法制意识,让他们自我约束。只要人人懂法,知法,守法,和谐自然就不远了。如果自己约束自己,我看得等下一代。你驻我们村三年了。没少组织大家学法。可有多少学进去的?偷鸡摸狗,打架斗殴的事情不照常发生?就

像那张老头,政府关过吧。出来后还不是老样子?你提到这事,我就来气。如果不是你们天天叫大家学法,做什么懂法,知法,守法公民,也不会让李家娃儿,有事没事就越级上访。马跃华的唠叨,让李建军一时半会儿搭不上话来。这两个人太典型了。比如张老头,整日在村里小偷小摸,又达不到量刑标准。去拘留所关几天,很快就放出来了。出来了,反而变本加厉地偷,闹得全村不得安宁。而李家小子更是折磨人。自从知道法律的重要性,整天盯住镇上和村上的干部不放松,管他有无违法违纪,只要他觉得不符合规定,他就会上访。自从李建军入驻高冈村以来,至少去县市各部门,接对方回来不下十次。有次如果不是发现得及时,那家伙差点就跑北京去了。让人头痛不已。见李建军的神色,马跃华调侃道,这下无话可说了吧。要说我们村矛盾那么大,就是你们宠出来的。

就在李建军和马跃华辩论激励的时候,一个四十多岁的年轻人来到门边敲了敲门。李镇长在吗?李建军抬头看去,忙起身道,我就是。年轻人笑道,我是管窥。李建军笑着走过去,伸出双手抓住管窥的右手,十分热情地道,管主任,清水镇热烈欢迎你的到来。说完对还坐在椅子上的马跃华道,马主任,管书记到了,你还坐起?马跃华这才起身过来道,管书记,我是高冈村村主任马跃华。非常欢迎你来我们村下派。以后我们就是搭档,是战友。有什么事情,你尽管吩咐,我一定全力协助好。管窥笑道,以后还请马主任多多关照。李建军笑道,你们先熟悉下。我给书记打个电话汇报下。他特意交代,如果你来了,他亲自主持开会。管窥忙道,就不打扰秦书记了,我直接去村上就行。李建军摆摆手道,这哪成?该走的程序还是得走。再忙,开个短会的时间还是有的。李建军打电话的档口,马跃华摸出一支香烟递给管窥。管窥忙道,谢谢马主任,我不抽烟。马跃华白了白眼道,不抽烟?基层工作很复杂,一要会喝酒,二要会抽烟。还有第三要会诓人,马跃华没有说出来。管窥道,不抽烟喝酒,工作也能够做得很好。马跃华笑道,你不会是嫌我的烟差吧。这可是二十二元一包的玉溪烟了。管窥道,怎么能够这样想呢?再好的烟,也只会冒烟,难道还会抽出其他东西来?你的说法是对的,但当你面对老百 姓的时候,你拒绝,他们就会这样想。管窥没有想到和马跃华第一次见面,就被对方不温不火地将了一军。看来一些朋友说得不错,这马跃华确实是个难缠的角色。换个角度想,自己这次突然下来,占了对方的位置,他心里要是没有怨言才反常。管窥笑道,我相信高冈村的老百姓会理解我的。马跃华道,好吧,我再劝你,就好像我不理解你似的。

李建军打电话给党委书记秦明汇报管窥来报到的事。结果秦明说他回城办事了,叫他联系组织副书记赵大海。赵大海在县城开会,压根儿赶不回来。李建军心里有些抱怨。早上秦明信誓旦旦说得好好的。本来赵大海参加的会议应该由秦明去。秦明说他要亲自主持管窥的报到会,谁知道半途溜了。临时找其他人,怎么找?没有具体工作任务,能够走的都走了。李建军非常尴尬,但这样的事情经历得多了。他挂了电话回到办公室,向管窥解释道,管书记,秦书记临时被县上叫去开会了。你的任命会,开不成了。你看,我们是?管窥本身就没有开这个会的意思。他忙道,就不耽搁大家的时间了,我直接去村上。李建军点了点头道,行。

路上李建军主动给管窥介绍高冈村的基本情况。马跃华则一边走一边犯嘀咕。他刚才给管窥散烟,没有散出去。说明管窥是一个很坚持自己想法的人。马跃华不得不为中午的灌酒担忧。如果管窥滴酒不沾,他还真无法强迫。看来只能够把希望寄托在王小蒙的身上了。希望他能够以老同学的身份,把这酒给灌下去。当然,除了王小蒙,他也把希望寄托在了李建军的身上。只是李建军是领导,他要是不配合,马跃华也不能够把对方怎么样。无论是王小蒙,还是李建军,只要管窥敢开口子,马跃华就有办法让对方喝下去。

高冈村离镇政府不怎么远,十分钟左右就到了。管窥没有直接去村委会,而是提出去村上转转。马跃华二人只得陪着管窥转,并走一处给对方介绍一处。虽然高冈村人户不多,但真的转完,却不是一时半会儿能够完成的。在管窥看了村民集中居住的新房后,马跃华开口了,管书记,你看现在也不早了,到饭点了。

我们先吃饭,再来看。你看如何?李建军也转得烦恼了。这新房,从无到有,他不知道现场转了多少遍,早已经没有转的心情。马主任说得对,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再说了,身体才是革命的本钱,工作可以慢慢开展。我们先把饭吃了,再开个小会,听听村上同志的意见和建议。这样你会发现,进入正轨快得多。

管窥道,吃饭就不必了。现在严格规定,不可以乱吃乱喝。何况,我这次不是下来检查工作,而是来这里长期扎根。哪能工作没有开展,就破了规定?李建军笑道,管书记,你想得太严重了,我们就吃个工作餐,就在村委会吃。马跃华忙道,管书记,我们可不是搞公款吃喝,这个午餐具体是这样一回事。马跃华便把技能培训的情况简单说了下。管窥一听,眼睛一亮,道,还有这样一回事?如果真是这样,我还真得去尝尝。如果厨师不行,我们可以考虑换人。毕竟要让老百姓真正地学到本事,就得有真本事的人来教。马跃华见管窥感了兴趣,悬起的心总算放了下来。至于管窥说的换厨师的事,他压根儿就没有听进去。厨师是秦书记的表弟。你管窥无论是县公安局的办公室主任,还是高冈村的支部书记,都没资格去换。

村委会的培训室,是一个六十多平米的大厅。有简易灶台,中间摆了一张圆桌。青峰,王小蒙和村监委会主任赵钱三人早已经到了。张大伟接到马跃华的电话,就开始动手炒青菜。王小蒙和赵钱则帮忙把锅里炒好的菜端到餐桌上。管窥进入大厅,没有看见村民,心里有些不高兴,不过没有表露。他问马跃华,马主任,你不是说村民们在学炒菜吗?马跃华笑道,今天听说你要来,大家就散得早了些。管窥转身问正在炒菜的张大伟,师傅,村民们对学炒菜的热情高不高?张大伟一边炒菜一边解释道,还可以。只要坚持两个月,他们应该可以开个小餐馆。管窥笑了笑,你这句话让人踏实。管窥停住了和张大伟的对话,目光落在餐桌上。一看,餐桌上已经摆放了好几道菜,每一道菜上面,都是火辣辣的辣椒。他眉头不由自主皱了起来。他近几年,因为喝酒伤了胃,医生建议他忌讳辛辣,他就很少吃辣椒了。平时遇到酒宴,他要么喝得少,要么就是喝啤酒。看桌子上摆放着满满一塑料壶白酒,管窥知道, 这顿午饭,不是享受,该是受罪了。第一次到村上,他多少还是该给一些面子。要不然,以后的工作,不好开展。

看见管窥盯着餐桌走神,马跃华暗自高兴,他主动介绍道,这是尖椒辣子鸡,那是毛血旺,这是水煮肉片,那是尖椒肥锅肉、麻辣水煮鱼,还有一盘虎皮青椒,一盘青椒肉丝,外加几个蔬菜,厨师正在做,我们边吃边等。管窥见马跃华把自己往主座上请,忙道,那个位置我可不该坐。李镇长坐才对。李建军笑道,说那些。你不坐谁坐?今天你是主角,我们都是配角。马跃华配合道,李镇长说得对。管书记,你就别客套了。管窥摇头道,那真不行。我就挨着李镇长坐左边,马主任你坐李镇长右边。李建军也不再纠缠谁坐主座的问题,他笑道,那我就坐了,真饿了。马跃华则忙着打开酒壶给大家倒酒。管窥见状,忙阻止道,下午还要和两委的同志见面,酒就不喝了吧。马跃华一边倒酒一边说,管书记。吃饭哪有不喝酒的道理?再说,今天是你来村上报到的日子,是件喜庆的大好事。没有酒,没有气氛。再说了,李镇长是我们的驻村领导,青所长是我们村的驻村干部。你不和他们喝几杯,也说不过去。酒肯定要喝,只是看喝多喝少的问题。马跃华话说完,桌子上的酒杯已经全部倒满。李建军看着管窥道,喝点吧。基层和机关不同。酒是一种工具。我当初也不喝酒,来清水镇工作后,可以说,不喝酒反而觉得不舒坦了。见李建军说得很认真,管窥再拒绝有点不礼貌。他虽然是县公安局的办公室主任,却是一般的办事人员。李建军是有行政级别的人,是地道的领导。他也不好过分推辞。来之前,局里一个曾经下派过的副局长给管窥说过,在乡下,喝酒抽烟也是工作。其实不仅仅在乡下,就算在县城,更高等级的省市,喝酒抽烟何尝不是工作?现在想想,在这最基层的地方,喝酒抽烟要纯粹得多。倘若在县城以上,不但要喝酒抽烟,甚至还要洗脚,保健,甚至还有其他服务活动。抽烟喝酒和其他的想比,实在是再普通不过的事情。

不等菜上齐,马跃华暗地里用脚踢了踢身边的李建军。二人在办公室聊天的时候,马跃华就给李建军谈好了,叫李建军先给管窥单喝一杯。把喝酒的起点

抬高一点,他们下面好跟着来。李建军本不想这样干,但看在马跃华许诺的一条中华烟的分上,心动了。他端起酒杯对管窥道,兄弟,我代表清水镇党委政府欢迎你来高冈村担任支部书记。以后我们就是一个战壕里的战友了。望通力合作,把高冈村建设得更美好。俗话说,酒满心诚,老哥我就先干为敬。李建军说完就仰头干了啤酒杯里面的白酒。管窥本想阻止,没有想到李建军动作太快。他看了看杯子里的酒,只得咬牙喝。只感觉一股火辣辣的味儿,顺着喉咙往胃里钻。他知道,这酒不下于六十度。但他也不害怕,这样的高度酒他在公安局办公室搞接待,喝过不少。他反而不喜欢瓶装酒,无论五粮液,还是茅台,因为那些酒容易喝到假的,他其实最喜欢喝的就是这种用粮食酿造的老白干,很纯,绝对真实。

喝了杯子里的酒,管窥拿起筷子准备夹菜吃。马跃华灵机一动,忙给管窥夹了一块辣子鸡,道,这鸡不错,你尝尝。管窥心想,喝白酒,吃辣椒,你这成心整人吧。但对方夹到碗里来了,桌子上那么多人看着,他不吃,有些叫人尴尬。只得吃了。吃进去才知道,这不是一般的辣,辣得他一阵反胃。连忙夹了几片蔬菜叶,方才压住胃部的躁动。管窥脸辣得通红,笑骂道,这是什么狗屁辣椒,太辣了。马跃华等人齐声笑道,这可不是狗屁辣椒,是我们村自种的朝天椒。管窥道,事先也不见你们提个醒,想看我的笑话啊?马跃华赔笑道,我们这不是没有看成吗?李建军也笑了起来道,管兄弟不错,要是我,估计得跑厕所去了。李建军的话,又惹得大家开怀一笑。马跃华借此机会,开始敬酒。管窥也不拒绝。他其实已经看出来了,这些家伙有些存心灌酒的味道。他自然不能够一直被动,他得主动出击。喝了马跃华的酒,王小蒙刚起身准备敬酒。管窥即刻阻止道,王小蒙,我们是老同学,我们的酒可以暂时缓一缓,让我先和领导喝。说完给李建军来了两杯,喝了个兄弟酒。李建军顿时受不住了,他虽然喜欢喝酒,但酒量有限,更不擅长喝急酒。只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他自己挑的头,要是不继续下去,以后不就叫人看白了?李建军喝了两杯就开始天旋地转了。管窥又找马跃华喝。马跃华顿时吓住了,他的酒量充其量半斤,刚才已经和管窥喝了一杯,如 果再喝两杯,他肯定马上就醉。马跃华拒绝道,管书记,领导喝两杯,我们只能够喝一杯,我们不能够和领导喝一样多。李建军不干了,为了一条中华烟,他亏大了,忙说,桌子上都是兄弟,没有领导。喝。管窥也说,你的敬酒我喝了,你不喝我的,岂不是瞧不上兄弟我?见李建军和管窥如此说,马跃华想说不喝吧,肯定行不通,他只得喝了。刚喝完一杯,不想管窥放下酒杯,用筷子给马跃华夹了一块鸡腿,道,来,吃一块填填肚子。马跃华忙推辞道,等会儿吃。管窥不干,他缠道,马主任,刚才你给我夹的鸡肉,兄弟我可是二话不说就吃了。兄弟给你夹一块鸡肉,你却推三阻四的,这可不是当哥的作风哟。马跃华心里开始骂娘了,嘴里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马跃华一直睡了三天。第三天出门还有点头昏目眩。那天中午试图灌管窥的酒。结果他和李建军都喝醉了。而管窥却一点事都没有。据王小蒙说,管窥的酒量大得惊人。到底有多大,他们摸不透。估计最少得两斤多。马跃华有些不信,他觉得可能是王小蒙夸大其词。因为那天他暗示王小蒙喝,王小蒙竟然拒绝了,还说,万一把管窥灌醉,喝出了事故。谁来承担责任?结果昨天头脑清醒些,马跃华询问王小蒙那天的情况。王小蒙又说,他后来和青峰,赵钱三人也和管窥喝。结果三人也没有喝赢管窥。总之,他们三人喝到最后都不能再喝了。一方面是喝不过管窥,另一方面,还得留人照顾他和李镇长。马跃华想,真的那么能喝?他有些疑惑,便去了村委会。张大伟正在摘菜,今天是厨师培训第三课,待会儿有几个人要来参加培训。身边有张家嫂子和吴家媳妇在帮忙,马跃华不能够当着村民的面提那天中午的事。

大伟,你出来下。马跃华站在门外,冲张大伟招手。马跃华的声音,让屋内三人都听见了。张家嫂子和马跃华年纪差不多,她笑着说,村主任,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还要出去说?马跃华呵斥道,去,摘你的菜。

马哥,什么事?张大伟在围裙上擦了擦手走了出来。

马跃华把张大伟带到附近一个角落,低声问,那天喝酒的事,你可还记得?

你说的是管书记来的那天?就是。我听王小蒙说,管书记走的时候还是清醒的,我们几个人却全部醉了?

表面上看是这样的,实际上,管书记也喝多了。张大伟说。他没敢把管书记没有喝醉的事说出来。那天离场的时候,管窥特别交代。如果有人问他喝多没有,就说喝多了。

你没有骗我吧?马跃华故意问。听张大伟说管窥也喝醉了,他内心稍微平衡一些。若张大伟说没有喝醉,他会觉得自己好失败,那么多人没有喝过一个人。

我骗你做什么。你们走后,管书记就去了厕所。我担心他出事,就跟了过去。他在厕所吐得昏天暗地的。后来他打了一个朋友的电话,朋友来接他回去的。是这样的啊。他这两天来过村里吗?来过了。还说要在村上搞一个警务室,地点就在村卫生站旁边那个空房间。估计这两天就会搬办公用品过来。

什么,我怎么一点信息都没有得到?马跃华脱口而出。说完,觉得不妥,管窥不和他通气,外人要是得知了,岂不会有碎言碎语。马跃华连忙解释道,都怪我这些天卧床不起,喝酒误事,喝酒误事啊。管书记才来,我这个村主任竟然没有及时配合。我太失职了!还不知道管书记怪不怪我呢,我得去看看。你去忙吧。

马跃华和张大伟分开,心里有些不高兴。把双手背在身后,脑袋里想着警务室的事。他分析,管窥搞这个警务室是什么意思?难道真的和李建军说的那样,管窥下来的目的就是抓好村上的治安建设?作为村上的支部书记,主抓治安建设,似乎有点说不过去。目前村上的新农村建设虽然渐近尾声,需要做的却还有很多,比如房前屋后菜地,绿化,特别是停车场和一些景点的打造,这些才是最迫切的。管窥怎么能够搞那警务室?真的出事了,一个电话打去,派出所不出几分钟就到了,何必呢?这不是浪费资源?对,别的村上可能没有资金,但高冈村因为建设的缘故,有几万元办公经费。这管窥不会是打那几万块钱的主意吧?警务室建设,肯定得购买设备。桌子,电脑,椅子, 一整套买下来,几万块不就没有了?不行,我得赶紧去看看。

马主任。马跃华刚转到村卫生站门口,就被一个从幼儿园钻出来的人给叫住了。马跃华一看,这不是李树成吗?说起李树成马跃华就头痛。这家伙虽然已经四十岁了,还不务正业,成天游手好闲,经常像个尾巴一样盯着村上的干部不放。只要觉得村干部掺和村上的任何事,他就觉得村干部不干净。不是去镇上上访,就是去县上信访局,或者县上的其他部门。上访的次数多了,县乡都烦了。他干脆跑去市上。市上烦了,他就跑去省上。没把人折腾够不罢休似的。最近这小子比较安分。他安分是因为他不知哪根筋想转了,突然想进村监委会。最好是叫赵钱滚蛋,他去当那个监委会主任。为了这个目的,李树成不再上访了,对马跃华也言听计从,非常讨好。

今天看见李树成,马跃华突然觉得有些亲切。为何会有这样的感觉?因为马跃华突然有了个主意,利用李树成搞点事情出来,让管窥的警务室做不成功。树成老弟啊,几日不见,精神百倍啊。是不是遇到什么好事了?

见马跃华和自己如此说话,这还是第一次,李树成心里大为受用。以前马跃华见到他,总说,李树成,这次你又想玩什么花样。我可没空陪你玩,该干嘛就干嘛去。哪像现在,如此客气。李树成有点受宠若惊。马主任,我这不是看见你,就来了精神么?我是你的兴奋剂不成?少胡说八道。不过,我听着高兴。马跃华笑着说。说完看着李树成很认真地问,你真的想进监委会?

当然想啊,非常想。马哥叫我往东,我绝对不奔西。李树成一听马跃华的话,顿时觉得机会来了。他以为自己长时间讨好马跃华总算有了成效。他相信,人心都是肉长的。你成天围着对方转,他不会感动,就会厌烦。从马跃华的情况来看,他不是厌烦自己,而是被自己的行为感动了,自己的好日子就要来到了。于是李树成马上把主任改为哥,显得两人关系更密切。你听说村上要建警务室了么?听说了。新来的管书记说,建警务室,不但可以调解村上的纠纷,还可以维护村上的安定。很多村民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