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戏

Sichuan Literature - - 【小说世界】 -

他和妻子结婚之前,是别人给介绍认识的。当时,他是镇上的小学语文老师,工资低,还要供养母亲和妹妹,一家三口的日子捉襟见肘。此时,他又到了该娶的年龄,可哪家的姑娘又甘愿嫁给一个穷人呢!此前,他也恋爱过,和一个叫喜兰的姑娘互相爱慕,俩人相处好好的,到了论嫁时,喜兰姑娘的父母提出了许多条件,他都因无钱而不能摆平。喜兰姑娘倒不在意这些,在他面前表示:非你不嫁!然而,喜兰姑娘的母亲更绝决:你要嫁妈就自杀!最后,在亲情与爱情面前,喜兰姑娘选择了亲情。分手时,他悲痛欲绝,喜兰姑娘也泪水涟涟,告诉他,我虽没嫁你,但我心会随你一辈子的。从此,他心灰意冷,婚姻大事也就搁浅了。

到了 30岁时,学校的更夫老季,把自己外甥女介绍给他。老季告诉他,外甥女家住在农村,现在给镇上一家饭店打工,在后廚切墩,长相一般,但人朴素,个高有力气,过日子肯定是好手。他听后虽没什么感觉,但也没驾住老季的撺掇,俩人见了面,喝了酒。老季外甥女酒量高,三劝两劝就把他喝多了。然后,老季外甥女就把他扶到自己租住的房子,大醉的他糊里糊涂上了老季外甥女的床。

第二天,酒醒后的他,看到自己赤身裸体躺在老季外甥女的床上,一切全明白了。 老季的外甥女,坐在床边抽噎着。他见状,说,你哭什么?我娶你这事不就解决了吗。随便选了个日子,他就娶了老季的外甥女。他虽然和老季的外甥女结婚了,但心里总是不舒服,觉得在这桩婚姻中,老季的外甥女有下套的嫌疑,从此他心里就打上了一个结。结了婚他就开始天天闹离婚。他还嫌她太粗心,就连夫妻间床上那点事她都不需要过程。有时他需要过程,她就像上了年纪的人那般唠唠叨叨没完。

他就泄了气,从她身上下来,趴在床上开始一支接一支地吸烟。

还有更重要的一点,他觉得和她一起时,没有和喜兰姑娘的那份很浓很浓的情感。

他离婚的念头很坚决,她呢,对峙的态度更坚决,宁可守死也不离。用她的话说:除非天翻过来,才能离婚。这样,他和她白日里如同水火难容,夜里同床异梦。一日,他突然和她宣布不离了,永远也不离了!她听后挺疑惑,问:为何?他说:我想明白了,怎么生活都是一辈子。况且,我听人说,离婚就像女人习惯性流产,有第一次离,就有第二次离,我害怕再找个再离,腻烦死了!说完,他脸上显现一种无奈的表情。他开始想尽力做一个好丈夫,洗衣做饭,家里家外事情,都他一个人忙。外面有饭局时,他也带上她,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