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节气(选八)

许玲琴

Sichuan Literature - - 【诗歌典籍】 -

雨水搭起透明的梯子

一层层垒,越垒越高

春就立在最高处走了一晚,她终于下到了人间

洗净的大地

用松软的床榻迎接她到处铺满绿色的床单:地米菜、油菜、五朵云五颜六色的孩子,那些春花

正在孕育中

风一喊,就呼之欲出 我曾经多次写到它

它在我的诗句中变幻如妖精但我从来没有把它当作节气

当作一种仪式它一直是及物动词,或者是天空圈养的小白猪万物都是路径一头头小白猪密密麻麻地奔向人间把繁花似锦的春天一点点地拖近桃始华,遇到雨水

万物皆萌生爱情雨水的白牙正一片片地啃掉我们体内去岁的枯叶 万物苏醒的时候他却睡了,我们顶着春雨参加他的葬礼大地醒了,天空醒了

他却没有醒躺在棺木里的他很轻,轻得只有骨头所有的血肉都是欲念他只留下了最根本的东西而这些,也会被烟火拆卸,成为一个人的废墟我们一群二十多年的同学

参加完葬礼

像往常一样聚在一起

喝酒、吃肉没有人再提起他,一声惊雷早已滚过 雨水密齿的梳子轻轻一勾春天就剪了一个中分头喜欢分蛋糕的人们,热衷于在各种事物上划刀子眼见为实的江山分完了,就分虚的时间二十四节气就是把看不见的时间分成二十四块春分,看似最公平

但右边的头发要比左边浓密春到了最高处,所有的花朵都要出嫁都要生儿育女瞧,我左边的杨柳丝短,右边的杨柳丝垂到了脚踝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