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滴水是一种自然(组诗)

凌晓晨

Sichuan Literature - - 【诗歌典籍】 - 坐在湖边

谛听远方的歌唱,水面上的光芒犹如迸发的音符,节奏跟随着波浪夜晚揭穿刚才的争吵,洞开的忧伤是那一幅画中,撕裂的眼睛你心中最低的流淌,是执着中的悲伤在静止中,击打夜色,陪伴月光

星星很淡,河水冰凉坐在湖边,亘古的水面静止世间冷暖和愁绪万千爱与不爱,都会覆盖在水体下边包容一切,是谁的襟怀在茫茫的夜色下敞开

沉静哀怨的尘埃,让风吹走夜晚让山外的溪流,不再澎湃一滴水是一种自然一湖水就是命运无数次的链接渡过行走的艰难,岸边不再是岸边岸的永恒,如同远山的坐姿摇晃星光,仿佛抚慰伤痕的语言

湖边,也是出发的地点回归的距离,是一条心形的航船万里空寂,投入水中的心情犹如沉默的黑暗,不断变幻 你踏水而来,坐在我的旁边我看见另一个自己,经常和你交谈浅浅的影子,浮在月光下的水面 一只蝉,脱壳回望世界空空如也,羽化的我才是自己大雨之后,蝉语:彩虹不知道过去历史中,承载着折射的秘密

一只蝴蝶,从茧中飞出笑容的芬芳,是花朵的美丽无声的飞翔,潜藏着遥远的梦境起初的爬行,是一场虚拟的幻影

水从壶中流出,壶内十分空洞饮用的一般,工具并不是一种简单谁能提起深谷,倾倒大海?水壶不是水壶中可以容纳其他,甚至语言

万物从真理中退出,真理是不是壳层神秘是否深渊,清醒的过去是否需要揭穿,让精神跨越自然愿望中,视野可能无限沉陷

回望往往令我警惕,而且心酸我是不是我,你是不是你

今天和昨天,距离能不能往返真实和虚幻,是否眼前的仪式操练

选择离开和放弃,一次又一次回望前世的履历,哪一次重生能够让你记忆新鲜,飞越生命的门坎也许宣言,告别另外的演变

同尘世俗

也是水边,沼泽或者污泥生长水草的地域,因为脚步的叠印丛生苔藓和野菌,分离水域和田地月光一样透凉的心情,在睡眠之后默默地关注,尘世的生存,植物的更替也是一种情绪延续的深沉

也是土壤,风吹或者水积自然的搬运,仿佛时间从远古不断拉近黄尘满天的早晨,或者大雨纷飞的黄昏总有一枚小苗的生长,来自内心成熟的历史,有时也是冰冷的颗粒千百万亿次的堆积,土壤的诞生才让你我的意识,扎下根须

也是风俗,传说或者演义英雄来自人民,群体狂欢的舞台语言和音律,不仅仅是沟通神灵还有生殖繁衍的秘密,众多人的逝去才让你我的现在,具有的坚定不移在无限的空间中耸立

也是今天,过去或者未来时空的悬崖上,层次明显的给予继承和传递的原因,我与你同在一起 无论是尘土,还是水滴都在世俗的状态中成立,仿佛一枚叶子把它的纹理,深深印在干裂的间隙化石反刍的性格,如同你我的饮用在时间的长轴上,来来去去

走遍溪流

不用想象,所有溪流都在飞翔你的梦中,流淌是一种欢畅跌落的瀑布是悬挂惊恐和信仰最为接近的心灵荡漾仿佛一棵树,你理解枝梢上的叶片展现给阳光的模样,山间的亿万泉眼是地心赋予土地的神圣和明亮

只有切割才聚集倾向的力量一种思想,位于中心犹如北斗星的旋转,号召四面八方山脉是你的脊梁,森林就是衣裳草原是你的广场,洼地就是庭院中的鱼塘行走在去远方的路上,不舍昼夜朝夕之间,携带冲刷和淹没的希望

所有溪流,都接近心脏所有溪流,都是兄弟姐妹,血液流淌过滤和蒸发的理想足迹所到之处,花朵盛开的微笑闪烁着雨露的灵光,映射永恒扎根的瞬间

雷鸣是前奏,彩虹是印证飓风和闪电,让水意的构思弥漫阴云是行走中的变幻,迷雾和黑暗在天地之间,让世俗和天堂相连

选择的方式,单纯中暴露深远间接的给予,洗涤就是神经的灌溉包括渗透,让腐朽发芽,重生阳光的期盼

间隙

用心灵抚摸山脉,内心的一马平川并不简单或者寂寞填埋深谷,大风携带的黄沙和尘土封闭世俗的河流火山喷发的炽热,不在沉默中凝固而是时间滑过的冷风任何覆盖,在边角处显露失败任何淹没,都有波浪堆积的欢乐笑声中,悲伤是一丝酒后的我爬上眉梢又跌进心窝哭泣中,记忆的叉路口有灵魂的召唤,在神秘中出没一片土地,形成水洼,混合着腐朽让一切在反刍中衍化呼啸的阳光,并非一直照耀间隙中存在着变化生命的层理,在切割后的剖面上突出自由的尖锐和萌发

河,在黄沙中诞生

黄沙,无尽的,纷纷而来喜马拉雅,青藏古海远方扶摇而上的地台,在天地之间黄沙,弥漫不可一世的疯狂

流水无言,迭加千秋的吹送急风暴雨般的运动,让地倾东南的河流纷纷汇集,永恒的峡谷和褶皱 溯源,侵蚀,分割,连通湖盆在梯级的幽谷中构成萎缩的躁动,隐现着一条河的雏形

河的临盆,犹如万钧雷霆铁流聚会,回荡天崩地裂的呼声喧嚣沸腾,一泻千里凿开人神鬼的命门拗陷整个华北巨大的盆地

一往无前的流水,溃失的宁静之中携带着天文灾变的证据明确无误的原因,把鄂尔多斯断裂的根系,以及内陆湖泊贯通为一

黄沙弥漫的区域,振荡着古土壤的气息熟化的植物,养育智慧的基底猛玛古猿,围绕喜玛拉雅,分赴南北东西冷热交替的季节,流浪人类古老的足迹黄河,激荡着华北古陆所有力量的积存,黄沙仿佛一场雨,从远古一直在下

在宁厂古镇

今夜,让盐水替换我全身的血液因为是你,是你的手,抚摸着流淌卤汁的龙头转过你的脸,说:就要这样,始终永远不舍昼夜的源泉,而且带着满身的咸味就在河边面对高山,走南闯北留下心愿

我一直在掏空自己,让灵魂飞升在三峡流域五句子山歌,在远处唱着夜晚的清纯煮沸驻目的空虚,肉体结晶的成份

仿佛蒸馏激动的盐粒,透明中的成长暗藏着你今夜的疯狂,包含哭泣的喜悦

山脉聚拢一起,河流汇集东去因为是你,是你的翻滚,同样蒸馏我的过去我想说,雾是你,雨也是你一切在此刻融为一体,载我流进你的内心还有盐灶中的炊烟,仿佛你舌尖上的味感

今夜,枕上大宁河静寂的山肩我知道,陡立的心坎,不变的是山云雾飞绕的空中,住着远古时的神仙你我对弈的那盘围棋,粘劫之后收官生活的黑白转折,不是山歌就是诗篇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