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画只是内心的一份不舍

Sichuan Literature - - 目录 -

奇怪的是,事隔多少年我都难以忘怀乡村的舞台,舞台上的一些事,或是由各种关系将我的从前联系在一起的人,或许不曾有过任何生活的记忆,或许因为不曾记得的矛盾,甚至一场单纯的口角,彼此那么多年过去了,我还记得他们舞台上的妖娆形象。这些记忆是扎了根的,在心里,有时候做什么事情,也不知为什么就感觉那种从前的舞台就非常熟悉地来了。绽开来,仿佛颓败的美好越来越大地澒洞开去。我把他们框在脑子里,很久之后,就想把他们一一画出来,可惜我没有那么多的天赋或异秉。我想,就随性而画吧。

想象一种情景时,脑海中出现的画面不是出自自己的视角,而是像灵魂出窍一般,因为真切地感受过他们的喜怒哀乐,动笔之前,他们只是视觉上一种强烈的刺激带来心尖上的一阵颤抖,墨落下时,黄昏跟随寂寞爬满了我的小屋。一件事情开始之时,我总是怀揣着一个很大的抱负,看着纸上的他们,突然明白,抱负只是暂时被替换了,我还是一个写作者。天边光 线的层次穿过云层诚实地映射到我的脸上,我是我,我的画只是内心的一份不舍。不管怎么说,只要写作,只要画画,都可以洗涤我脑海中一些烦恼。

想起童年,乡下的岁月弥漫着戏曲故事,炕围子上的“三娘教子”“苏武牧羊”“水漫金山”,庙墙上的“草船借箭”“游龙戏凤”“钟馗嫁妹”,八步床脸上更是挂着舞台,人人都是描了金的彩面妆,秀

气的眉与眼,或者水袖,或者髯口,骨骼间飘逸着秋水、浓艳般的气息。伴随着日子成长,后来又学了戏剧,可惜没有当过舞台上的主角。庆幸更多的日子里站在台子下看戏。正值好年华,那时候,有村就有庙,有庙就有台子,有台子就有戏唱,有戏就会唱才子佳人。舞台上人生命运错落纷纭,连小脚老太都坐着小椅子,拿着茶壶,在场地上激动呢。我看台子上,也看台子下,台子下就像捅了一扁担的马蜂窝,戏没有开场时,人与人相见真是要出尽了风头。台子上,一把杨柳腰,烘托着纤纤身段,款款而行,每一位出场的演员一代一代,永远倾诉不完人间的一腔幽怨。

人这一辈子真是做不了几件事,一件事都做不到头,哪里有头呀!我实在不想轻易忘记从前,它们看似不存在了,等回忆起来的时候却像拉开了的舞台幕布,进入一段历史,民间演绎的历史,让我长时间徜徉在里面。尘世间形形色色的诱惑真多,好在尘世里没有多少东西总是吸引我,惟有戏剧,沉入其间我没 有感觉到缺失了什么。比如人生缺失了什么都是缘分,都得感恩。

现在,我手上握着一支羊毫,尽管我只是一个初学者,很难操控我对好的绘画偷窥,很害怕自己喜欢上了别人的东西,很怕被人影响,但是,不影响又能怎样?喜欢的同时又觉得,别人那么画挺好,我喜欢,但是,不是我心里的东西。我想画什么,技艺难以操控我的心力,或者说心力难以操控我的技艺,惟一是,想到我经历过的生活,我感到我自己就不那么贫乏了,甚至可以说难过,有些时候难过是一种幸福。因为,我活不回从前了,可从前还活在我的心里。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