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片

赵文广

Sichuan Literature - - 目录 -

李小乐在厨房做饭时,丈夫杨大伟一直在唠叨单位的事,有一个客户给他们老总送了一箱白酒,老总把酒分给下属,也给了杨大伟一瓶,杨大伟此时正在干喝白酒,因为酒特别好,杨大伟兴奋地到楼下小卖部里拿了两袋烤花生米,花生倒在盘子里,风扇一直吹,吹得花生皮满沙发满地板都是,杨大伟又打开电视看体育频道,等李小乐关掉油烟机从厨房里走出来,杨大伟已经喝了二两了,李小乐看到杨大伟发红的眼圈和满屋子的花生皮,问道:“你吃饱喝足了吗?”

杨大伟抬头看李小乐,系着围裙,扎着高马尾,像一个中学生,杨大伟问李小乐:“小乐你今年多大了?”

小乐说:“小女子年方二八。”说完解了围裙放回厨房,一个人就开吃了,杨大伟说:“你给我盛饭啊。”小乐说:“做饭洗碗,还管喂啊,自己去盛。”杨大伟就起来去盛,杨大伟喝得有点多,站起来有点晕,他觉得眼前卧室的门在倾斜,门很快从垂直的变成水平的。在眼中的光线变暗之前,杨大伟想要回头看一下李小乐,但他的头没来得及转过来,最后只看到一块地板,地板上有两片薄薄的花生皮。杨大伟并没有来得及酝酿更多情感来告别自己并不漫长的 人生,在这样一个酒足饭饱的时刻几乎毫无痛苦地结束了生命,似乎没有遗憾可言。

而对李小乐来说,杨大伟的死太过突然,毫无预兆。当一团散发浓烈臭味的黑血从杨大伟嘴里流出来时,李小乐已经找不到杨大伟的心跳和呼吸,她打了110,在警察详细问过她许多次要报什么案时,李小乐猛然醒悟,直接挂了电话,又打120。急诊医生来后很快确诊了死亡,又把尸体拉到医院去研究死因。李小乐迷迷糊糊有些麻木不仁,她犹豫要不要给杨大伟他妈打电话。他妈血压高,心脏不好,又在偏远农村乡下,这个电话打过去,可能直接要了他妈的命,简直就是一场谋杀,可这个消息不可能瞒下去,于是李小乐决定把电话给他爸打过去。杨大伟的亲戚,李小乐能联系上的,只有他妈和他爸。

李小乐拨通了杨大伟爸爸的手机,响了一会儿音乐,他爸接了电话,很开心地喊道:“小乐啊,吃饭了吗?”

小乐说:“吃了。”说完她有点愣神,在屋子里找钟,找了一会儿,抬头发现门框上挂着一个古旧的电子钟,钟已经停了,时间是八点零六分。小乐往窗外看了看,好像是中午,因为天有点阴,看不到太阳在哪里。小乐看到楼下茂

密的绿树,是夏天已经往秋天走的浓绿,绿得有些发黑。

她听到他爸在电话里说了很多话,但是不太确定他说了什么,小乐就打断了话筒里男人的声音,说:“爸,杨大伟死了。”

她忽然觉得电话里没有声音了,李小乐听到自己的心跳,下意识地把电话从耳朵边拿远了一点,又接着对话筒说:“杨大伟昨天吃晚饭去盛饭,站起来走了两步就倒了,120来了已经不能抢救了。”说完李小乐蹲在地上,眼泪开始往下掉,因为在阳台上打电话时,李小乐看到杨大伟的内裤挂在衣架上,屁股上的布都快破了。电话扔在地上,李小乐听到电话那边很大声地说话,李小乐没有办法集中精力听杨大伟的爸爸用方言在说什么,就倒在了地上。电话已经快没电了。杨大伟的爸爸对着电话吼了很长时间,直到电话自动关机。李小乐已经在地板上睡着了。

李小乐已经不年轻了,他扎着马尾显得年轻,是因为打过肉毒素,又是娃娃脸,她的真实年龄是四十三,杨大伟比他大,五十。杨大伟的爸爸显得更年轻一些,六十八。杨大伟的爸一直想他儿子可以给他生个孙子,可是结婚这些年,他们一直没怀上,杨大伟他爸接电话听到李小乐的声音时,脑子里还过了一个念头,是不是怀孕了。结果听到的是儿子的死讯。

儿子的死讯直接造成了杨大伟他妈心脏病发,当场身亡,他妈死的时候,杨大伟他爸并不知道,他爸在院子里接的电话,他妈在屋子里切菜准备午饭,听到丈夫声嘶力竭地质问李小乐他儿子怎么样了,还在医院吗,在抢救吗,什么时候死的,你哑巴了吗怎么不说话啊,后来她就什么都听不着了。

十天后,杨大伟的爸在家处理完老婆的丧事,坐火车从遥远的南方来到了北方的城市里,他觉得北方的天热得难受,嗓子一直在冒烟,等他来到儿子家,杨大伟已经烧掉了,追悼会都已经开过了,桌上摆着杨大伟的遗照。

杨大伟他爸在屋子里骂自己,骂了很长时间,李小乐听不下去了,就说:“爸,我下去买点菜,这些天都没买菜,家里没有吃的。”说完李小乐给他爸倒了一杯水,拿着手机和布包下楼了。

李小乐在超市里买了排骨和豆角,她本来已经练 了很多种川菜菜式的做法,可这个时候,她脑子里的菜谱都没有了,只能想起小时候她妈妈做的豆角炖排骨。

菜买回来了,李小乐推门进来发现他爸在喝杨大伟没喝完的白酒。她没说话,到厨房摘豆角,摘了一会儿想起来把排骨洗了洗,放在高压锅里炖上,加了几块生姜,然后接着摘豆角,摘完豆角泡在水里,发现排骨还没炖好,想起来没有米饭,但是焖米饭已经来不及了,想想就算了,因为可以喝酒。于是就切了一些葱姜热油爆锅,开了油烟机,把豆角捞出来下锅炒,炒了一会儿关了高压锅,把整锅连骨头带汤全倒进了炒锅。最后李小乐往炒锅里倒了一大勺酱油,没放盐。盖了锅拧上定时器,出了厨房来到客厅。发现杨大伟他爸已经倒在沙发上睡着了,口水流了很长。李小乐去卫生间拿杨大伟的毛巾把他爸的口水擦了,又把杨大伟的枕头拿来,把他爸扶到枕头上睡。

李小乐又来到厨房,听计时器嘀嗒嘀嗒响,最后嘀铃铃响起来,李小乐就把计时器给关了,又把火关了。开了锅,绿色的豆角已经炖成黄色了,排骨也被酱油染了色。李小乐忽然觉得饿,她想要是有一碗米饭就好了,就可以吃排骨汤泡饭,可是现在连馒头都没有,他只好给自己盛了一碗骨肉汤。剩下的,李小乐一股脑倒进了高压锅,盖上了盖子,这样可以保温到他爸醒过来,或者简单加热一下,也不会太变味。

李小乐坐在桌子旁给自己倒了一杯白酒,啃了一口肉,又喝了一口酒,她觉得自己好久都没有这么好好地吃过饭了,是多久,她都想不起来了。也许是太久了,因为这几年一直在照着菜谱自学,给杨大伟做地道的川菜,可她从来没有觉得那些川菜让她有吃饱的感觉,今天她终于吃到了自己熟悉的菜,如果再有一碗大米饭就完美了。没有米饭,有酒也不错的,李小乐又喝了一杯。李小乐不知道自己的白酒酒量还不错,杨大伟他爸喝完,酒瓶里还有半斤多白酒,李小乐用雀巢咖啡的小杯子已经喝了两杯,她不知道两杯酒是多少,因为老总给的酒真的很好,李小乐完全没有感受到烈性酒的刺激,反而越喝越觉得很香甜。喝完吃饱了,李小乐打了一个大大的酒嗝,把自己吓了一跳。李小乐看杨大伟他爸躺在沙发上打呼噜,就把刚用过的汤碗收到厨房扔进了水池,回卧室躺着了。

第一次喝那么多酒,李小乐觉得自己没醉,反而特别清醒。她看着屋子里什么都变得和以前不一样了,都很干净,线条清晰,对比度鲜明,整个屋子也更有空间感,白色的墙白得发青,她的手摸在床单上,感到布的微微粗糙的质感,李小乐微微笑着。笑了一会儿,她又趴在枕头上,闻到了杨大伟头发的油味,以前她很讨厌那个味道,今天似乎不那么讨厌了,李小乐使劲闻了一会儿,觉得很好闻。后来就那么趴着睡着了,等她醒过来时,屋子里已经黑了,不知道是几点,李小乐来到客厅,客厅也黑着,她开了灯,沙发上坐着一个人,李小乐尖叫了一声,才认出是杨大伟他爸。他爸两眼无神地坐着,李小乐说:“爸,你吃饭吗,中午做的排骨热一下吃吧。”他爸说:“不吃,你给我买票,我要回去。”李小乐说:“先吃饭吧,我给你买票。”他爸说:“不吃。”这时李小乐发现了桌子上的空酒瓶,她已经把酒喝空了,他爸也没有酒可以喝,杨大伟在冰箱里放了些啤酒,李小乐去把啤酒拿了出来,又去厨房开了高压锅,几分钟后,排骨汤开锅了,李小乐给他爸盛了一碗,又开了一罐啤酒。他爸还是说:“不吃。”

李小乐想起他爸是要吃辣的,就去把辣椒油拿了过来,给他爸碗里倒了一小勺。

李小乐本人不会想要那么吃,本来是挺好的菜,可是一热,又浇上辣椒油,就变成剩菜了。李小乐说:“爸,别吃了,我带你出去吃吧。”杨大伟他爸就很大声很快地说了一句方言,李小乐琢磨了一会儿,才明白他爸在生气,觉得丈夫死了,她还有心思做排骨,还带他出去吃饭。

李小乐没再说什么,就去给杨大伟他爸买了第二天回家的高铁票。第二天上午,李小乐亲自开车把他爸送到了高铁站,走的时候,李小乐说:“爸,以后有事还打我电话。”过了一会儿,李小乐说:“爸,过几天我把杨大伟的存款提出来,都转到你账户上。”李小乐刚说完,就觉得自己说了非常不好的话。她有点尴尬。他爸说:“钱你自己留着,我就一个人,用不着了。”他爸说完就头也不回地走了。李小乐看着杨大伟他爸的背影,觉得像是一场永 别。她很清楚,她和杨大伟的爸爸没有什么感情,除了给他爸一些钱,没有更多的她能做,有些情理仁义上该她做的她也不想做,甚至钱在法律上也和他爸没有什么关系,可李小乐仍然决定把杨大伟的钱都给他爸养老,那是很大的一笔钱,大概有几十万甚至上百万。李小乐还不知道具体数目,接下来的日子里,李小乐都在和这些钱打交道。等钱的数额完全弄清楚后,李小乐有些吃惊,李小乐特别惊讶地发现,杨大伟的钱远远多出了她的想象,不是几十万,也不是一百万,而是两千七百万。李小乐不知道这些钱是从哪里来的,他计算杨大伟的工资和奖金,又给这笔钱翻倍,但怎么翻都不可能到五百万,不要说两千七百万。李小乐怀疑杨大伟侵吞了公款,又或者,他买彩票中了头奖,又或者,李小乐想不明白。

有那么一刹那,李小乐有些兴奋。杨大伟并没有死太久,但是这笔钱的数额有力地把杨大伟的形象推到了远处,推去了骨肉,只剩下一些轮廓。

李小乐本来想的是,自己没有工作,没有收入,杨大伟死了,她怎么办,她打算把房子卖了,到五线六线城市买个小房子,然后还有一大笔卖房子的钱,自己找个小饭馆打打工吃利息就可以活下来,或者做个小生意。可是现在突然出现了两千多万,李小乐原本绝望的计划一下子抛到了天外。她有些自私地想到,杨大伟的爸已经七十了,给他那么多钱,他也没有人可以继承,所以李小乐决定只给他爸一百万,就是李小乐最初卖房搬家计划的那样,她觉得一百万不是小数,对一个农村的老人,足够养老了,都可以娶一个年轻很多的老婆了。

接下来李小乐真的那么干了,她把两千七百万都买成了二手房,简单翻修完后全部租了出去。李小乐给了杨大伟他爸一百万。自己过上了富足的生活。

后来杨大伟他爸过得挺好,在家盖了新房子,找了一个比他小三十岁的老婆,老婆每天给他做饭捶背,杨大伟他爸可以说是安享晚年了。

四年后,杨大伟他爸去世,没花完的钱和房子地都留给小他三十岁的老婆,那个老婆对他很好,有人说她年纪轻轻跟一个老头儿就是看上了钱,有人说,没错,她当然就是看上了钱,谁和钱不亲啊。

杨大伟他爸去世的消息一直没有传到李小乐耳朵里,因为李小乐已经和杨家没有关系了,所有人都知道,李小乐给过杨大伟他爸一笔巨款,之后,就意味着他们再也无关了,也没有人知道杨大伟给她留下两千多万的遗产,李小乐成了一个富婆。她出国做了一个全身的美容美体,她再次出现在别人面前时,真的完全看不出来年龄在四十岁甚至三十岁以上,由于她是娃娃脸,看起来真的像是高中生或者最多是大学生的模样。

李小乐的巨大改变,使李小乐的爸妈感觉匪夷所思,他们旁敲侧击想要弄明白女儿怎么死了丈夫反而好像过得更好了,是不是傍上了大款,而女儿的说法是,杨大伟挣得比他说的多,只是不让她声张,怕老家人找他们要钱。李小乐告诉她爸妈,杨大伟死的时候留下了三套房子,这是杨大伟他爸都不知道的,李小乐叮嘱她爸妈不要向杨大伟家说这件事。

李小乐爸妈也是农村人,对这种事感到一些不适,可毕竟是自己的亲女儿,亲女儿过得好了,又有什么可说的呢。李小乐妈又开始操心起女儿再婚的问题。李小乐说不要操心,她要学习,要出国深造,要给自己镀金,不要再做天天背菜谱买菜的家庭主妇,现在有条件了,她要过自己想过的生活,不要再给男人当仆人了。

李小乐这样想,也的确这么做了,她先上了全日制的英语班,又考了MBA,后来大龄童颜的她去了世界五百强。当她发现自己有能力使自己的两千七百万变成更多钱时,她毫不犹豫地把这笔钱投进了金融市场,就像她不知道自己其实很能喝酒一样,她也没想到自己财运真的很好,两千七百万很快变成了两个亿。李小乐成了传奇。这个时候她已经将近五十岁了,看起来却仍是四十岁不到的样子。李小乐成了人生的大赢家。一天晚上,李小乐邀请她的副总高来来来家里做客。进门后,李小乐说:“高来来,今天我下厨给你做吃的,我做什么你都要吃。”高来来吓了一跳说:“李总,你吓死我了,怎么能让你做饭,我来我来。”李小乐说:“你负责看电视,这是总裁的命令。”于是高来来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李小乐就哼着歌去卧室换衣服了。关门前,李小乐瞅了一点高来来的侧面,白亮而自然的灯光包围着他。高来来像一个制 作精良的高级玩偶嵌进了客厅的时空。

李小乐安静地换上快要穿破了的真丝家居服,从卧室步进了厨房。

高来来是个很聪明的小伙子,还不到四十岁,并非刻意的,他有一种洞析人心的天赋,对李小乐来说,他是个用起来很顺手的人。被李小乐请到家里做客时,高来来觉得这场家宴不是简单的家宴,可具体是什么,他也不是很有把握,所以他谨慎地应对着李小乐的一言一行,自己能不做决定就不做决定,他决定今天一切要听李小乐的,她总不至于杀了他。

李小乐开始做菜,她做的菜很简单,豆角炖排骨。这次不光是豆角,还有土豆,土豆是品质很好的有机土豆,看起来有大有小,形状也不规则,但是的确是李小乐小时候吃的味道,豆角也是,一个个大大小小,弯弯曲曲,豆子也都有些老,豆角的筋很粗,可是味道是普通超市里的豆角没法比的。至于排骨,是从一个熟悉的老总那里空运来的,这位老总在海岛上养了一批土猪,比李小乐小时候在老家吃的土猪肉还要好。这些食材都准备码放好了。李小乐先淘了两杯白米,蒸上。然后用葱姜蒜简单爆了一下锅,就把排骨下锅去炒,炒到有些焦色,加了一碗开水,倒上酱油开始炖。炖排骨的间歇,李小乐走出厨房,看高来来看电视。高来来有点紧张。李小乐坐在他旁边,流动的半旧的半袖便装仿佛一不留意就会从她身上完全滑落,这让高来来喉头发紧,心跳猛烈,不知道该看什么台,他把遥控递给李小乐,说:“李总,您换台。”

李小乐憋不住笑,说你紧张什么啊,我像要吃人的吗。

说完李小乐换到体育台,体育台正在放篮球比赛,李小乐靠在沙发上看,高来来陪着看,高来来不知道这个时候要和李小乐说什么,也不知道应该做什么,所有白天的套话笑话这时候都觉得说出来场合不对。高来来闻到李小乐身上传来沉静而在深处波动着的香水气味,他感到眩晕,意识有些飘忽。紧张无措让他口舌发干,额头上开始出汗,亮晶晶的一层。

李小乐没有在意高来来的不安,她在很专心地看球。她其实不懂篮球,几乎完全不懂,只知道投进了

算得分,三分线外是三分,三分线内是两分还是一分都不太确定,谁是明星,谁是强队,她都不知道。但是李小乐看得很用心,因为电视很大很清晰,李小乐能够看到那些球员在跑动时肌肉的颤动和流汗的身体互相碰撞,每一次撞击,都让李小乐感到有一种强大的冲击力,让她觉得很舒服,她觉得自己开始爱上了这项体育,她觉得足球一定没有这种效果,因为足球场地太大,看到的都是小人,没有这么清楚,而且足球是下肢的运动,看不到这么多上肢的特写。

一直看到一节打完,又看了一会儿回放。客厅里闻到一股奇怪的味道。

排骨炖干锅了。李小乐一跃而起冲进了厨房,关了火,把油烟机开到最大档。

这时高来来也冲到了厨房门口,紧张得不知道说什么好。最后终于吐出一句话:“李总,没事吧?”李总说:“没事,你回去看电视去。”高来来退了回去,他坐在电视前面,可真是没有什么情绪看电视,他想借口走掉,可是找不到借口,就算这时候亲爹死了,打电话让他回去,他都要考虑是不是要走。于是高来来坐回沙发上接着看球,水都不敢喝,怕喝多了水要上厕所。

李小乐拿铲子翻了翻排骨,只是底下轻微焦了一点,好在锅一点儿也没有粘底,焦的地方只是微焦,并没有变黑,用筷子尝了一下,也不苦,李小乐心里想,幸好及时,不然就完蛋了。李小乐又往锅里加了两碗开水,开火继续烧,这边又把摘好的豆角扔了进去,这次她多了个心眼,用手机定了个时,十五分钟。

李小乐又回来接着看篮球,但是前面的感觉有些淡了,也没有那么强的冲击,看了一会儿,李小乐觉得一群人跑来跑去也很无趣,就随便换了几个台,最后换到国际频道听英语新闻。李小乐的英语练得很好了,完全可以听清楚新闻里讲的是什么。但是好像尽管在用英语说,说的内容也和汉语说的差不多。又听了一会儿,手机响了。李小乐开锅看了一下,没问题,又把土豆块扔进去接着炖,又炖了十分钟。那边米饭也熟透了。李小乐把饭菜盛好端上来,给自己和高来来每人倒了一杯白酒。先碰了一下杯。

李小乐知道高来来酒量不是那么好,也正因此,她会和高来来喝酒,她不会和一个酒鬼碰酒,那样喝起来太无趣了,喝不醉有什么意思呢。高来来干了一杯,李小乐说,慢慢喝,不要喝太快。说完看高来来额头已经冒汗了,就让高来来把上衣脱了,高来来的外套里面是一件薄T恤,显得随意多了。李小乐看了看说,吃饭吧。高来来就吃起来,吃了一口豆角,说:“好吃。”又吃了一口土豆说:“好吃。”又吃了一口排骨说: “太好吃了。”又吃了一口米饭说:“真是太好吃了。”高来来又端起酒杯自己喝了一口酒,说:“李总,你做的菜怎么那么好吃啊,我从来没吃过这么好吃的炖排骨,这是哪里的做法啊,你是不是有什么秘方啊?”李小乐说:“好吃就多吃点,那么多废话。”高来来被堵住了嘴,就只好吃饭,好吃就是前面几口的事,然后就是往饱里吃的节奏,不一会儿,一大碗米饭已经吃下去了,酒也喝掉二三两了,高来来的脸红扑扑的,说:“感谢李总,忘不了你这一顿饭,以后我一定好好和你干,你放心好了。”李小乐说:“吃饱了歇一会儿。看会儿电视。我去给你倒茶。”

说完李小乐去给高来来冲了一壶菊花茶,接水时,她叹了一口气,这顿饭她并不觉得美味,难道是老了味觉退化了?

茶沏好了,高来来喝了两口,便站起来说:“李总,我得回去了,今天太晚了,谢谢李总的款待。”

李小乐坐在沙发上看无声广告。高来来见李小乐毫无反应,尴尬了一会儿,一个人穿好衣服,又说了声,谢谢李总。说完慌不择路一般推门出去了。高来来心里有些惊讶,以这种方式和上司告辞,自己怎么做出这么不得体的事来,可是逐一回想起来,自己似乎该说的都说了,出门前也礼貌地告别,不得体的是李小乐,她一直在沙发上看电视,好像高来来这个人凭空消失了。

高来来来不及想太多,他内急得厉害,出了门便急慌慌跑出小区,找到一片林木茂盛的地方,长长地撒了一泡尿。尿完找到自己的车,叫了个代驾回家了。

第二天,李小乐把高来来叫到办公室,说:“昨天你喝多了,看你兴致很好,没有和你说,你这段时间先回家好好休息一下。”高来来一蒙,李小乐顿了

一下说,“公司在业务上有一些调整,我想派你到南方开拓市场,也会再多给你一些股份。直接地说吧,南方市场的成败和规模,和你将来的发展有很大关联,这你自己清楚。你回去研究一下,下个月准备动身。”

李小乐的决定完全超出了高来来的意料,有一瞬间,高来来有些发蒙,他不太确定李小乐的用意,甚至怀疑前一天的家宴是鸿门宴,但是细一想,又真的是为自己好,似乎李总的意思是,如果南方做好了,南方的市场他就会持有大量股份,这的确是难得的发展机遇。高来来转身离开了。李小乐看高来来走了,忽然感觉到自己的办公室有点大。

当天晚上,李小乐回到家里,给他妈打了电话,让她爸妈来城里陪她,因为工作太累了,想有家人在身边住一段时间,又叙了一会儿家常。第二天,李小乐爸妈就从老家坐飞机来到李小乐家里,托运了两大箱土产品。

晚上,李小乐妈妈给她做饭,李小乐爸爸陪她喝酒。李小乐吃得很开心。

吃饱喝足了,李小乐就和她妈说:“妈你知道吗,当年杨大伟死了,留下的不是三套房子,是三千万人民币。”

她爸和她妈有点傻,没有反应过来,事实上,他们俩只知道女儿很有钱,但也不知道是多少钱,什么三千万三个亿,在两个老人那里根本就没有概念。

李小乐接着说:“三千万是什么概念,不是两套三套房子,是二十套三十套房子。”李小乐妈问:“他怎么那么有钱?”李小乐说:“我也不知道,可能是买彩票中的,他那时候爱买彩票,从来没中过大奖。没准这三千万就是当年中了大奖瞒着我的,怕我和他分家产吧。”

李小乐说完,自己愣了,她一个人去了厕所,坐在马桶上,忽然间泣不成声,眼泪成河。杨大伟死的时候,李小乐没有好好哭过,只是吓坏了。这时他忽然想起杨大伟死掉那天的场景,一切都无比清晰地呈现在李小乐眼前,她眼睁睁地看着杨大伟在她眼前颓然倒地,脑袋歪在一边,死不瞑目。杨大伟有些秃头,也许受了名字的诅咒,杨大伟也有点阳痿。李小乐回忆起杨大伟一个人吃花生米就白酒的场面,回想起那天杨 大伟傻开心的样子,回想起看自己时那种迷恋的眼神,她觉得杨大伟隐藏那两千七百万的存款,不是怕别的,是怕她会离开。

但是那一瞬间的伤感和确定如此的感觉就像流星一闪无踪。

李小乐在卫生间里洗了脸,让自己恢复了一下仪态,冲了会儿马桶,出来和她爸妈说:“今天太累了,我要睡了,你们也早点睡吧。”

说完,李小乐进了卧室。开了保险箱,在保险箱的最底层,是一本薄薄的影集,她的很多照片都是电子版的,很多电子版都丢了,真正洗出来的不多,留下来的照片里,有一张是杨大伟的遗照,李小乐看着照片里年近五十的杨大伟,觉得他看起来没有那么老,也就四十来岁的样子。他干吗那么早死呢?

·EXLBRIS·海外藏书票精选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