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贤慧

Sichuan Literature - - CONTENTS -

到地方了。赖宝娘摆好小凳子,把小竹篮放在凳子上,拂了拂青石板上的灰,慢慢弯下腰,挨着赖大爷坐下。

这位置视野极好,能把整条双龙沟尽收眼底,唯一不足的是正冲着对面来龙山的垭口,犯忌讳——但赖大爷当初偏偏就最看上这一点,公路经过垭口从山那边翻过来,所有进沟的人和车在这里都能第一眼看到。今天天气好,在这里可以看得更远一些。赖宝娘看看赖大爷,他没说话,但是赖宝娘知道他心里很满意。

入秋后,一场雨拉拉扯扯下了好多天。终于放晴了。天空干净清透,带着点幼滑的质感,像刚剥出来的蛋白,鲜嫩得能照出人影儿。赖宝娘看看小竹篮,里面是满满一篮盐鸭蛋,二十九个,全是一色的青皮蛋,个儿又大又匀,颜色比秋日的天空还要通透漂亮。

赖宝娘伸手拿过一个蛋,在身边的青石上轻轻磕了磕,蛋皮裂开,发出极其轻微的几声脆响。一边慢条斯理地剥着蛋,赖宝娘一边唠叨开了:“死老头子,还是你精明!老早就占好了这位置!我在家,宝儿的车拐过院门口就看不到了,一路紧赶慢赶到这里,车子早就开出沟,跑到山那边好远了。也怪我,临出门了才想起回头带上这一篮子盐鸭蛋。不然,我跑到这里的时候说不定还能看到宝儿的一点儿影子呢!”赖宝娘轻笑着横了赖大爷一眼,他不动声色——男人的得意是不好在女人面前表现太过明显的。

回过头,赖宝娘继续慢条斯理地剥蛋,又说:“三十个蛋,我攒了整整一个月。你说正赶上收谷天,田边地头哪儿没几粒撒掉的谷粒儿啊,还有满谷草堆里钻的灶鸡子、纤担公,满够鸭子们找食了!可两只鸭子一个月才下三十个蛋!要不是念着宝儿爱吃盐鸭蛋,我简直想把它们卖了得了!可是卖了重新去买嫩鸭仔儿吧,又怕下不出颜色那样漂亮的青皮蛋来——媳妇第一次见到我带过去的鸭蛋,就一口一声地赞那颜色好!这几年,我好吃好喝把两只麻鸭当菩萨样供着。鸭子也还争气,每天都下蛋。可是今年,鸭子们也像是老了,跟人一样,老了就不中用了。”赖宝娘叹了口气,身边的赖大爷不作声,似乎也默认了人老了不中用——要是换成年轻的时候,谁要敢说他不中用,那还不一跳八丈高跟人拼命!

“他爹,你说这些年我这双手抠了多少只鸭蛋出来啊?宝儿还小的时候,咱养几只鸭子,只为从鸭屁股里抠点儿活钱出来,家里买油买盐送礼待客全指着它;还有宝儿一学期几块钱的学费,也是一笔大开销。那时候,宝儿看到人家的孩子吃蛋,眼馋嘴馋,吵着也要吃,我骗他说小孩子吃鸭蛋就会考鸭蛋,他立马不吵了。后来小学毕业考试,早上我特意煮了两个鸭蛋,可他硬不吃。还是你鬼精,把蛋剥了,用一根筷子一串,说只吃一个鸭蛋就考鸭蛋,用一根筷子吃两个鸭蛋就考一百分。他这才把蛋吃了。你别说,那次宝儿还真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