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三

Sichuan Literature - - CONTENTS -

我感受了一次生命的完整履历,包括肉体在尘世接受的磨砺以及肉体消亡后在另一个出口的最后逃亡。

五点半钟,云雾浓重,只循着一条木质的栈道向上走,天地在此刻也只留了这样一条通往高处的路。栈道外先是织锦似的草,然后是一株一株的松,接着又是一丛一丛的灌木,间或在高高低低的草木间,开着鲜嫩的小花儿,雾气,露珠,氤氲覆盖,湿翠宜人。想赤脚裸腿往栈道外踏,蘸着仙香和清灵,濡湿裤脚,再亲近些,感受人世的凉,又不忍将这些生灵及其陌生的混沌味儿涂抹开去,将这些生灵及其安宁的头顶滚落一些不自然的影子和声响。

山林此时恍惚:忽然一个清晨,一群着装潦草,走路潦草,说话潦草,手持铁器的人惊动山峦,将自己的迷梦之身侵入安静了千年万载的世界,真是罪孽!仙境般的村庄,一群人就这么贸然,风一般地上来,手持金刚,怀揣世事,炫示活力。

太阳从不远处露出一道光芒,云雾悦动,山峦着意,一分一秒都在变幻着美丽景象。光线渐渐跌延至树顶,斜拉过来,高低错落,层次分明,光晕在每一瞬间描摹着山野。

——题记

环视四周,皆是陡峭的山峰,坡腰云雾萦绕,时隐时现,不同的姿态,坡上生满了原始的高原塔松,间以一些灌木,大冠幅的枫、椴、榉,安详地伫立。这是梦一般的川西高原,藏家的秘境。蔚蓝的天,纯洁的云,葱郁的山野,深幽的谷涧,清冽的流水,一丛一丛绵延的绿。乡愁被质疑,我们的身上和背包里尽带了城市的风华和心灵的隐喻,想获取和太想获取,想占有和太想占有。一群人蜂拥而至,的确在很不合时宜地插图这个神话般的世界,我心上掠过一丝惶惶的痛。太阳跃出山顶,金色的光芒四射,摄影人正待收工。下山,心里空落,一种未被植入的墙头草一样在风尖飘摇。路口上的人渐渐多起来,一波一波熙熙攘攘的人群从一辆又一辆的车子里被倾倒,土路上有积水,被倾倒的人群绾成一堵一堵的墙,挤得没有了可视的路,不知往哪里走,走又能走出无尽的人群么?

有藏饰的女子匍匐在墙的一端,手里兜售满满是格桑梅朵的美丽花环;有牵着花饰的马的粗壮藏家汉子,对着游人一声接一声吆喝着;有手拿着奇异的家什匆匆穿插在人群里,不以为意地傲然或低头走路的女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