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家庙

诗雨

Sichuan Literature - - CONTENTS -

我睁开眼睛就看见了母亲的白发她用了身体里最后一粒卵子把我带到人间带到了荒家庙 我从来没见过真正的“荒家庙”但我曾多次站在那块现在已种上粮食的庙的遗址上。想我的母亲她是怎样在这座废弃的破庙里生下我的第三个哥哥,想她如何在庙里昏黄的灯光中吞下那些发芽的烂红薯

为此,我无数次叫着“荒家庙”荒家庙也无数次在我的脑子里走动

我们像两个都找不到家的人 荒家庙的天空很小小到你一眼就看见了边也很矮矮到你站在山顶似乎伸手就能摘到棉花或者捉住一只兔子

我总是在天快黑的时候背着背篓,赤脚走在田埂上背篓里的草,流出好闻的草香它们痛不痛?它们绝望么?我全然不知 荒家庙的炊烟比别的地方的炊烟窜得更高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