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总是把一首诗越写越小(组诗)

杨 角

Sichuan Literature - - CONTENTS -

多愁善感豌豆花有在早晨落泪的习惯花开两瓣,红色的,像一个人的心脏一粒豌豆在妈妈的心跳中度过它的童年

晨风吹不停豌豆花有极其短暂的一生生下豌豆它就会死

惟有开花这一段

可以将将就就

写成几行诗 我喜欢叫它马儿杆叫它随风倒

叫它驼背其实它也有腰杆笔直的时候开花之前,它玉树临风像举人家的书童开花是一棵草的临界点好比第一缕白发带来了低头,带来了顺从面对肆虐的风雨 它必须用毛发向秋风交税直到耗尽所有汁液,身子干枯,一瘦再瘦直到像一个人被一根火柴带走 不浪费光阴,怎么能行诗读多了跟酒喝多了是一种后果刚开始还有诗味,可读着读着白纸上就是一堆文字的浆糊好比酒喝到最后就成了水成了令人厌恶的程序人生漫长,总有些光阴是用来浪费的比如喝茶、聊天,比如钓鱼比如晚饭后无所事事一个人要走到月亮里面去我不再相信寸金难买的鬼话再过几年,我兜里的光阴一抓一大把可谁看得见,谁又愿拿黄金来换我决定向胸无点墨的风学习每天由着性子,从早晨一路吹拂到黄昏

曾经的激情大部分被流水领走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