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神的使者

Sichuan Literature - - CONTENTS -

自从铁木真丧父以后,铁木真就将天神的使者阔阔出的父亲蒙力克当作自己的父亲。最初,这件事与天神的使者阔阔出仍然没有关系,当然这件事情说来话长。铁木真的父亲也速该活着的时候,一次在去铁木真母亲诃额仑的娘家弘吉剌部为铁木真求婚后返回的路上,被世仇塔塔儿人在食品中下了毒。临终前父亲将铁木真弟妹及母亲诃额仑、他们的从母都托付给了随从蒙力克。蒙力克原本是也速该的贴身仆人,因为身份低贱,蒙力克名义上虽然未与诃额仑成婚,但事实上,一年中有大部分时间他都居住在诃额仑的帐幕中,因此从那时候起,铁木真一直将蒙力克叫父亲。

当铁木真长大成人,在草原上可以自由翱翔时,蒙力克觉得自己在铁木真眼里逐渐成为障碍,慢慢地他就有意疏远了诃额仑,搬离了铁木真家的帐幕,回到了自己的家。虽然他一时离开了铁木真,但他却以另外一种方式在向铁木真靠近,因为他早就知道,铁木真这位自己亲眼看着已长成铁塔一样的汉子,迟早要成为草原的主宰。

蒙力克父亲在距离铁木真家有一天路程的地方设有自己的帐幕,他有正式的结发妻子,育有七个儿子。这七个儿子与铁木真兄弟们一样,个个都是如狼似虎的铁血汉子,其中第四子阔阔出最著名,人们称他是帖卜·腾格里,也就是天神的使者。用蒙古人的说法,他就是长生天(神)的使者。当铁木真开始南征北战、

石厉

《史集》中说:“蒙古人把他称作帖卜·腾格里(天神的使者)。他惯于揭示玄机,预示未来的事情,并且常说:‘天神和我谈话,我在天上巡游!’”

——题记 四处杀伐,为蒙古部落东征西讨、攻城略地的时候,阔阔出也没有闲着,他在他向往的世界——天神的世界建功立业,并为自己无上的地位而奋斗。

在冰天雪地,人们常常会看见,阔阔出光着白皙肥大的身体坐在斡难河的冰面上,周围升起了一阵阵白雾,他在白雾中缓缓上升,一直升上天空。在天空中,他骑着一匹白龙马,挥舞着长矛,和天空中的天兵天将作战。一直杀到烟雾散尽,然后他才从天空落地,从冰面上站起,像在梦境中游历了一番一样。这时候他会揉一揉惺松的睡眼,活动一下被冻僵的筋骨,跨上河岸,吆喝着人群“散开,散开”。他话不多,但阴郁中带有一丝蛮横,这蛮横就像一把冷风中放肆的利刃,他还没有走近,就会让人感到雪上加霜般的冰凉刺骨。当人们一听到他咕哝着含混不清但又不能违抗的话语,就都四散开来。对于这样一尊天神,他不是寒气逼人,就是火焰般炙人,谁都对他敬畏几分。

每次临战,铁木真都要让他的义兄阔阔出占卜,如果是吉祥,他就出兵,志在必得,他指挥着那些饮血嚼骨的士兵和摧石折铁的部将,所向披靡,战无不胜;如果是不利,他宁可收兵后马放南山,也不会贸然行事。阔阔出以他沉默寡言中具有穿透力的神性,鼓舞和成就着这位战神的意志。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