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国强

Sichuan Literature - - 小说世界 -

吴用本来叫吴勇,父亲起的名字,寄托了某种希望。只是吴用不买账,拔顶的头发水蛇腰,怎么看也不像靠拳头吃饭的样子。不过,吴用过日子仔细,小眼睛眨巴眨巴,总是低着头算计,人们便把他与水泊梁山的军师扯在一起,叫成了吴用。吴用也受用这个名字,毕竟能掐会算的吴用和横草不过的吴勇有很多共同之处,附会一下既不辱没先人也没降低自己的身份。

俗话说,人算不如天算,今天手气不佳,三圈下来, 50元钱输了精光,这就是侮辱他的智商了。他眨巴着小眼睛在厕所里盘算,怎样才能把麻将局搅黄了呢,这样欠洪波的5元钱就不用给了。

厕所建在小卖店的仓房与猪圈的夹空。猪圈里没有猪,圈了一群鸡,有只花羽红冠大公鸡一边啄地上的苞米粒子一边隔着铁丝网警惕地瞄着他。猪圈和大门一步之遥,吴用想跨出院墙一走了之,可一世英名也将付之东流。屋里三张麻将桌上的赌徒还有十几个看热闹的人都会把他当成笑话传播。从尿道逃跑是世界上最不光彩的行为,吴用怎能干这种令人不齿的事呢?他就在厕所里蹲着,冷风透过墙缝凛冽地撕扯他的臀部,他还能坚持一会儿,他有足够的耐力蹲下去,一直到他们组成新的麻将局。

汽车马达声由远及近,不用说,是刘大成的,村 里私家车不少,丰田霸道的发动机声毕竟与众不同。别看刘大成五短身材,第一时间让人联想到武大郎和潘长江一类的精品,可事实也的确验证了潘长江那句经典台词,刘大成早年出去创业,靠一身胆气在旧房拆迁中站稳了脚跟。他不是一包,他负责找人干活,可是即便如此,多年下来,他也攒下上百万财产,而且有房有车。可是,不知道是显摆还是确实故土难离,一年到头,没事八遍回农村。又是捐款修路,又是给学校安电脑,荣誉和钱包像增高鞋垫一样把这个矬把子捧上了天,村里的大姑娘小媳妇没有一个不冲他飞媚眼。

麻将局终于黄了,有人出来帮助刘大成往车上装啤酒,自然免不了恭维一下他的汽车和他的貂皮。这身衣服哪能自己搬啤酒,我来!我来!大家争先恐后。吴用心里明镜似的,他们都欠刘大成的钱。村里人除了吴用之外都在刘大成手里借了钱。他们有的买化肥,有的倒腾苞米当本金,有的拿去买汽车,有的干脆天天吃喝玩乐打麻将,他们都欠着刘大成的人情。如此,搬啤酒应该是一种偿还利息的行为。吴用没借他的钱,自然不用争先恐后帮他搬啤酒,不过,既然麻将局已经黄了,也该堂堂正正从厕所里走出来,毕竟冻结了一个冬天的屎尿已经开化,被发了窖的骚臭味并不好闻。吴用站起身,一边系裤腰带,一边把纸篓里剩下的半卷卫生纸掖进裤兜。把屎拉给他就不错了,倒退十年,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