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祥伟

Sichuan Literature - - 小说世界 -

这个靠近路边的馄饨店,馄饨是按个卖的,十个馄饨,加上虾皮,芫荽,一碗两块钱。王老根端着一碗馄饨在低矮的饭桌旁坐定,摸起汤匙舀了一些醋添进馄碗里,他用汤匙把馄饨逐个挑了一遍,分明是八个馄饨。这怎么能行呢?便又端起馄饨碗,起身走到馄饨锅旁,对那个正在忙碌的女人说,馄饨不够数,只有八个。那女人瞥了王老根一眼,抄起漏勺伸进汤锅里,捞出两个馄饨拽进王老根的馄饨碗里。汤水溅在王老根的手背上,烫得王老根呲牙吸了一口气。想发火吼一声,馄饨的香气钻进鼻孔里,只得使劲咽了口唾沫,默声折身端着馄饨返回饭桌上坐定,摸着汤匙舀了一个馄饨吃下去,却又烫得王老根哎哟了一声,惹得周围的食客都抬脸看他。

的确是饿了。王老根从早上五点就骑着自行车赶到镇上。按照他预想的计划,挨家挨户敲了七家门,接连受了七次难堪,心里当然不好受。这些老亲少眷,怎么能忍心拒绝他这张老脸。王老根敲完第七家门出来,站在路边垂头丧气地唉叹了一会。肚子咕咕叫的时候,王老根才觉得有些想明白了。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人家借给你钱是情分,不借给你是本分。再说了,都是平头老百姓,你猛不丁地登门开口借一万块钱,谁家能有现成的钱等着你去拿。平常过日子,开门七件事,衣食住行,人情道往,哪家人家都得用钱,别人说没 钱借给你,都有合情合理的理由,怎么能怨这些亲戚朋友薄情寡义呢。

这一碗馄饨吃下肚,王老根又添了一碗热汤。吸溜着喝光了,仰起脖子打了个长长的饱嗝,好像把这一早上的积郁都给打出来了,心里才痛快些。抬手抹了一把嘴,不由得又犯愁,无论如何,今天要把一万块钱拿到手里。明天儿子就要定亲了,早就说好了的事,定亲这天,公婆要给未来的儿媳一万块钱的改口费。只要王老根把一万块钱让媒人交给未来的儿媳手里。儿媳改口喊王老根夫妻俩爸妈,这门亲事才算正经定下了。这是定亲仪式里一个很重要的环节,算是一场热闹的重头戏。这是十里八乡约定的规矩。虽然谁也不知道这规矩是谁兴起的,虽然谁也没看见这规矩的白纸黑字。可是规矩就是规矩,别人按规矩办事,你不按规矩办事就是不懂规矩,不懂规矩就办不成事。虽然王老根已经按照定亲的规矩预先给儿媳准备好了五万块钱的见面礼。买了烟酒喜糖,定下了五桌喜宴。可是媒人才又打电话过来,说再给儿媳一万块钱的改口费。一万块钱听儿媳喊一声爸妈,这真是金口玉言。王老根听媒人在电话这么说,嘴头上高兴得应诺着,却听得心惊肉跳,腿肚子打哆嗦。

王老根多半辈子老实巴交,指望在土地里刨食。好不容易把两个闺女打发出嫁,嫁妆先后花出去四万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