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玲

Sichuan Literature - - 散名文家上小苑辑 -

忘不掉的是什么我也不知道,想不起当年模样,看也看不到去也去不了的地方,也许那老街的腔调是属于我的忧伤,嘴角那点微笑越来越勉强,忘不掉的是什么我也不知道,放不下熟悉片段,回头望一眼已经很多年的时间,透过手指间看着天,我又回到那老街,靠在你们身边渐行渐远。

——《老街》 老街老了,已经有200 多岁了。老街,以前的名字叫阿尔古。阿尔古是嘉绒语阿额的变音,意思是河岸上方。乾隆第二次平定金川后,曾于葛尔丹斯、沙耳尼、下茹寨、甲咱等多处地方选址,并将各地的土以相同体称,唯阿尔古的土最重,视为含金最高,故厅治始设于此。乾隆四十四年,改厅为屯,置绥靖屯,屯治于此。

老街位于金川江西岸,原有东、西、南石城门各一。但随着岁月的变迁,城门已湮没在历史的长河中。唯有零散的院落和青石街巷还诉说着曾经的过往。

在这条历史悠久的老街上,没有高楼大厦,大多两层或者三层,像一条龙盘踞在县城的半山腰上。老街的房屋建筑与别处的不同,大多是筒子楼,狭而深,通常是临街面一个门洞,直进去,里面亭台楼阁迂回曲折,少有院。房子一间挨着一间,为了节约使用面积,很多相邻的两家都共用一面墙,房子和房子之间的关系极为亲密。从这家屋背轻易就迈向了那家屋顶,这家的树伸向了那家的院子,那家的果落进了这家的院,一只猫可以越过半条街的屋脊追一只落荒而逃的老鼠。夫家在青石梯子的尽头,有一处小小的院落。小院门口,有一条狭长的巷子,因地势高低,路面为石梯结构。全用青石板砌成,一块石板和另一块石板之间有微小的间隙,形成了好看的图案。块块石板光滑如镜,尤其是雨后,石梯子像擦了擦脸油一样光洁浸润。临街的门前置了一椭圆的石头,经常有走累了的人小坐休息,时间长了,石头光滑如玉,透着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