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熟的散文家面对一片风云变幻、杂草丛生的混乱创作园地,更应有自己的清醒认识,我们任何时候都不能疏忽它是独具性灵的一种情感,境界,是一种生命意识和体验,以及它诗意的、传神的、审美的特性和自由多彩的形式。任何时候都不能淡漠那种高尚的情怀,高远的志向,高贵的气质。我们不能迷失关注人类生存的境况,我们必须抗争虚无,捍卫人类的价值尊严和其文化精神基本趋向。 这大概就是我为何要把书名取为《秋风刮过田野》的原由吧。六个字来自德国杰出诗人莱纳·里尔克的《秋日》:

Sichuan Literature - - 作家书架 -

主啊!是时候了。夏日曾经很盛大。把你的阴影落在日规上,让秋风刮过田野。让最后的果实长得饱满,再给它们两天南方的气候迫使它们成熟,把最后的甘甜酿入浓酒……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