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势,而悄然无声地“从兹去”。 在那段忧患岁月里,我爱的人与爱我的人已经属于距离上的遥远,咫尺天涯,友谊和爱情都只剩一段段回忆,我在《无题——1958给 G.Y》中写道: “送你归来,我倚在丹桂熏香的窗前/ 凝视那晶莹的月亮/把我们的未来放进这白玉盘中/忘了它也有阴晴圆缺的时候//从此,这段记忆/永远和桂花结在一起/今年中秋之夜,月明依旧吧 /不知你的微笑,又浮在谁的杯底?” 前途已成一片凶吉莫测的迷茫,我心间怅然有失,命笔于巴山夜雨: “淅淅沥沥,夜半时分的秋雨/你淋湿了我的梦、我的心、我的回忆

Sichuan Literature - - 作家书架 -

李加建服役在黑龙江东北空军某部。

“我背着空空的茶篓/眉毛上挑几颗露珠/一片最高的叶尖/中断了上天的道路// 于是我弯腰采撷/山河逐渐模糊/难道我只能为人间/ 采来一片片清苦?”

“那留在沙滩上的脚印/早已被海风抹平了/那些多情的姑娘们,也早已经/不再凝望天边的帆影/只有当年织就的渔网/还年复一年,向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