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源”。看来,李加建以为自己的诗作拥有免检通关的“国际护照”,这并非仅是一介书生的狷傲,更是一种难能可贵的“文化自信”。 是互联网时代的“潮哥”,网龄从八十年代算起,海外的诗友北美有一大片,西欧有一大片,这两大国际圈您的粉丝多,加拿大北美枫网站就不止一次举办过您的诗歌网友研讨会。 北美枫诗群热议您,以为中国新诗的写作史只 100多年,而您自身的创作时间已长逾70 年,您的作品具有“诗史”的文本意义。 一直觉得自己是个普通人,写作,只是自己生命自由舒展的一种形态”,进一步阐述我的艺术观点:“生活这片泥

Sichuan Literature - - 作家书架 -

一连两天,我和林果联系不上,/第三天凌晨,他的 e-mail 终于又出现了。/他写道:“前次给你的邮件刚发了一截,我们的ISP就被雷击坏了。/现在修好了,咱们接着聊:哦,我说过,我常常乘着夜里的风飘浮,/有时落脚在峡谷转弯处那块大岩石旁边,/和那名越军哨兵比手划脚交谈。/那次夜袭,他的喉管被我们三班长一刀割断了,/至今脖子是靠一根木棍缠了绷带支撑着。/当兵之前,他是谅山中学一名音乐教员,一位擅长演唱中国民歌的著名歌手。/他曾经试图为我演唱一曲《兰花花》,刚一清嗓子,/脖子上的创口就哧哧漏气直冒血泡。/‘哎,不行了,’他摇摇头(绑着的木棍吱吱作响)/‘我曾经参加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