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眼看泸州(三章)

Sichuan Literature - - 目录 - 陈海龙

半江灯火纳溪城

长江与永宁河在这里静悄悄地幽会,纳溪城就坐落在永宁河的东西两岸水边。

城市的脚缓缓地伸了出去,一直延伸到河的水边。当清亮的河水拍打着城市的脚背时,这座城市在夜幕中惊醒了,满城都是眨着眼睛的星星,在川南的天宇下热情地燃烧起来。

这就是印象,这就是纳溪。这就是“印象纳溪”!

溪是无声的、很小的、平静的水流,而前面一个“纳”字却包容了70 多条小溪,70多根像血脉一样流动的春水,汇聚在一起,历史便不得不给它一个更响亮的名称——永宁河。

自然是先有永宁河,逐水的民族才会在河的两岸世代定居起来,围着这一条由南往北流动的生命,773年的历史,就这样向我们走来。

纳溪的夜是安宁的。纳溪的夜是热烈的。纳溪的夜是多元的。纳溪的夜是五色的。

不知道是天意还是巧合,我一直对永宁河这个名字情有独钟,上天好像比我们更聪明,把这 个诗意的称呼赠送给了这片迷人的土地,赠送给了纳溪这个临江的小城。纳天下之水,却并不张扬。居长江之滨,仍以溪为荣。天下大,纳溪人不大;平和、忠信、热情构成纳溪的一道风景。

我是一个路人,我是一个过客,我在夜幕中走进纳溪,徘徊在滨江路上。清新的江风扑面而来,天宇是厚重的,远山沉凝如黛,河水悄无声息,眼前休闲的市民三三两两坐在那一把把大大的伞下,正在温馨地交谈。我穿梭在他们中间,既陌生又亲切,如在家里。我们没有眼神的交流,没有高声的呼喊,在侧身让座的瞬间,如同家人,这就够了!

灯火纳溪,我更喜欢那乌篷船上的渔火,那竹林深处的灯光,那枇杷园中的流萤,那川剧座唱的茶香。

灯火纳溪,我更喜欢紫阳大道的美景,街头巷尾的小唱。人流比车流更美,大桥与小河争光。

灯火纳溪,不是上海滩的纸醉金迷,而是夜校里的琅琅书声。不是灯红酒绿的花花世界,《撵野猫》的纳溪民歌才格外嘹亮。

灯火纳溪,我看见一个小姑娘把橘皮丢进垃

圾筒;我看见一个小伙子扶着一个并不相识的老大娘……。这就是文明,这就是发现。这就是我的“文明发现”!

灯火纳溪,不知是灯光照亮河水,还是河水带走灯光。光明在纳溪流动,源源不断汇入长江。不错,纳溪很美,最美的应该是500 万泸州儿女的思想!

真想在这里住下来啊!游凤凰湖的秀水灵山;观黄连洞大峡谷;读物价碑记;摸山门石牌坊;吼雄浑的永宁河川江号子。礼赞湖畔万杆新竹,高歌新农村遍地金黄,品尝天仙硐的桂花美酒,看春拂大地齐奔小康……洞湖河山皆美景,行走,

我在路上……!从这座桥上走过去,又从那座桥上走回来,一个纳溪,被两座桥连接着,构成一个像体育场那样完整的环。

历史与现实悬挂在桥的两边,新城在河的这边,旧城在河的那边,新城与旧城,沿河形成永不交替的两根平行线,被桥串联起来,双环紧扣,立体地呈现在我们的面前。站在桥上,无论你向左走还是向右走,都走不出烟雨迷蒙的永宁河。河水在不停息地流动,城往东西方向扩张,穿行在小巷的人群像流动的血液,鼓胀着小城丰盈的血脉,那小巷便是最细的毛细血管,扎进纳溪肥沃的土地中。

跨越似乎是在瞬间完成的,让人想到五线谱中的音符;想到体育场上的跑道;想到游乐园中的过山车;想到大自然中循环往复的云与雨;想到东半球与西半球……

这是上天的安排吗?冥冥之中,南北流动的永宁河,东西飞架的两座桥,似乎都在告诉我们动与静、阴与阳、不变与万变……许许多多饱含哲理的话题。

站在桥上,细密的春雨不停地下着,不知不觉间打湿了我的衣衫。

感谢纳溪!让我站在这里,站在一个发现的平台上,人类文明的历史被浓缩成一个模型。如果把纳溪看成是一个大沙盘的话,它正在被希望之光照着,我就站在它的身旁。

桥应该是劳动者最伟大的杰作,它最深刻的意义在于“沟通与跨越”!风雨中站在桥上,我便成为桥的风景,脚印被雨水冲洗得干干净净,没有人知道我曾经从这里走过。

在纳溪,永宁河上有两座桥,两座东西走向的桥,看得见,摸得着,实实在在的飞跨在那里。朋友问我桥的名字,我说不知道。哪能没有名字呢?我想它应该有名。其实有名与无名并不重要。天下有名的花少,无名的花多,无名的花也是花!

它默默地站在那里,承载着历史文明的风风雨雨!

叙永豆汤面

常出差,出差最苦的事,莫过于吃不惯外省的饮食。吃不惯也得吃,那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那年,在陕西咸阳办事,一住就是半个月,羊肉泡馍吃得我口吐青烟,实在是消受不了,饿着肚皮在市区乱转。

一个偶然的机会,我惊喜地发现一家面馆,挂着的白布招牌上醒目地写着“叙永豆汤面”。

老家居然有人在这里开面馆,这份惊奇如同哥伦布发现美洲新大陆一样地欢喜。

馆子不大,但很整洁,三张桌子,一男一女的夫妻店。三十多岁的老板娘拴着雪白的围腰,用熟悉的乡音接待我,我怕她是冒牌,先不露声色,用普通话与她交谈。

面端上来闻到那股芳香我就知道是正宗的叙永豆汤面,“安逸得很,毛毛汗都给我辣出来喽。”我用土话说。

“你也是叙永人?”她满脸带笑:“难得、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