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虎臣—一个晚清官吏的春秋

Sichuan Literature - - 目录 - 南 村

雪,无声地,争先恐后地,下着,从灰蓝的天空投向不安的大地,没完没了,无休无止,仿佛下定决心,一定要将黑夜的深壑填满。

天,终于亮了;雪,也停了。白茫茫的雪原上,一片连绵的营帐排布在山谷之间。一个年轻的士兵从帐内伸出身子,白光晃得他本能地闭了闭眼,北风呼呼,穿透破旧的皮袄,身上一夜捂得的热量被瞬间带走,他不禁浑身哆嗦了下。犹豫片刻,他还是鼓足勇气跨出门,躬身抓起地上的雪搓搓手,搓搓脸,挺起胸膛向外走去。暴露在外的肌肤冻得似要裂开,牙床不受控制地磕得咯咯直响,地面蓬松的积雪,一脚下去没到小腿肚,他个子高大,然而每走一步还是很费劲。

越来越多的士兵钻出营帐,他们一边跺脚,一边操起铲子清除积雪。沉重的栅门被拉开,门外是皓然无边、寂静无声的冰雪的世界。远处山脚下,一抹黑影在移动,那是信使从玉门关而来?不知会带来什么样的消息。昨夜气温骤降,大帐内寒气蚀骨,刀枪结了一层冰,将军的印信被冻裂,檄文与砚水凝成一体,而御寒物资还未运来。将士们盼望冬衣快到,春天快来,早日追寇杀敌, 将入侵者驱逐出境。

这是 1876年的冬天,清军在左宗棠的指挥下挥师西域,收复被中亚浩罕汗国(今乌兹别克斯坦境内 )军事头目阿古柏侵占的新疆各地,前期夺回乌鲁木齐一带后,入冬进入备战休整阶段。

第二年4月,清军分三路进击,势如破竹,至年底彻底击溃阿古柏。1881年又收复被沙俄占领11年之久的伊犁地区。1884年清廷设立新疆省,西域各地得到有效管制。这场晚清政府在抵御外敌中所取得的唯一胜利,守住了西北门户,为中国留住了新疆广阔的疆域,其意义可谓深远巨大。

年轻的士兵名叫和廷彪,来自几千公里外的云南,那年他还不满十六岁。若干年后,在诗歌《边塞雪》中他回忆了当时的情景。 膻帐宵愈寒,冻破将军节。晓起开辕门,平沙万里雪。昨闻轮台惊,草檄砚水结。呵盾成羽书,瀚海飞难越。今朝雪没髁,齿震肤欲裂。征人望寒衣,玉关鸿影绝。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