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凯 呼吸时代(组诗)

Sichuan Literature - - 目录 - 高 凯

上海的麻雀

没有想到上海也有我们乡村的麻雀我们乡村的麻雀居然飞到了上海

海上的风浪以及上海滩的黑白江湖都与麻雀没有关系只有摩天大厦倾斜的影子是麻雀的浓荫

在上海的夹缝里一群麻雀风里来雨里去为食而忙 个个都灰头土脸有着草根的卑微

上海的麻雀渺小得可怜但上海的麻雀五脏六腑俱全在世界面前叽叽喳喳说个不停 在上海

一群漂泊的麻雀像来自我们乡村的一伙乡下人一个个刀子嘴

豆腐心

自画像:烟鬼

我的两只手掌不知不觉长出了第十一根手指一根香烟 像一截新生的亲骨肉不是在我的左手就是在我的右手

在烟雾缭绕之中

深呼吸 是我的意识形态许许多多金黄的日子都化为灰烬 而我的躯体像一个吸剩的烟蒂在打火机和烟缸之间因为点燃和熄灭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