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贵友 疼痛(外二首)

Sichuan Literature - - 目录 - 赵贵友

疼痛

时间旧了。疼痛如一把无形的锯齿啃噬着骨头、关节、神经和肌肉雪花,也趁机侵入两鬓

鹰的翅膀老了吗?狮虎的吼啸弱了吗?可我的羽背上,还有湛蓝的天空我的足爪下,还有茂密的山林辽阔的原野上还有野兔、毒蛇和我的领地

天空,没有我的坟茔火焰之上,我手握生命的铁渴望在我的灵魂里爆出一豆新芽横伸出一枚青翠欲滴的绿叶于是,我举起了刀

劈向疼痛一半祭给昨天,一半留给未来

驼铃

随母亲的血水滚落我生命的驼铃就开始风响在我成长的梦里在我思想能抵达的地方水几经枯竭 我仍活着,活在叮当的驼铃上在人世的沙漠

我拼命收集空气中每一微克可能的湿用我的骨头、皮肤、毛孔以及血液维系驼铃的悠扬越过前方仙人掌的沧桑我将回到我出生的故地原乡一声苍凉穿透空旷那时,轻轻摘下锈色的驼铃我该躺下休息了

学会停下来

临雪线,天还亮着绿风景不再

佛塔面前我才学会停下来房子、车子、票子、位子一个个把肉体分割灵魂却落后在雪线下雪山神圣

苍鹰玛尼堆日子开始转着过转成刻满经文的轮回脚步再慢慢停下来等着我的灵魂

干干净净

陪自己走完时间辽阔的针尖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