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阴在大地上轮回(组诗)

Sichuan Literature - - 诗歌典籍 - 谭宁君

我把母亲紧抱胸前

母亲抱我的感觉早已被寒暑淬为肩背上的老茧但深入骨髓的体温让我几十年来从未在异乡寒夜颤栗过

一直想抱一次母亲。尤其是她老迈得驼背之后但无论在家中,还是田坎地头母亲总说“各人的路,各人走”她挪星移斗,白发飘飞着曲直与坚韧从容丈量生命的深浅宽厚

摔了一跤的母亲再也没有站起来母亲知道儿子会抱她她将自己化作一抔尘埃静静地躺进石匣子里我将她紧紧抱在胸前

这一刻,母亲抱我的感觉骤然醒来

老父的目光中我喊出三个字

假期总是很短

告别的刹那

突然想抱抱

八十九岁的老爸可当我伸手揽住他僵硬消瘦的腰时老爸黑斑密布的脸竟刷地晕红推开我说:别客气哟

下楼,狠狠将自己扔进匆匆人流后脖子突然痒痒一回头,遥见六楼我家窗口斜支出一件空荡荡的上衣细看,却是老爸探出的半个身子浑浊的目光在人流中精准锁住我见我回头,老爸挥了挥手笨拙的动作像潇洒的旗语

眼眶陡然决堤喧嚣的市声暴雨骤停满街毕加索的画惊愕得露珠晶莹

那双手将经年的跋涉装帧为画册

风雪夜归人我终于站在那扇稔熟的门前掂一掂空空行囊

举起的手如梅树枯干的枝桠雪风一吹

忘记了芬芳

门缝漏出的一线灯光在山野里暖如阳光指头开满笑容山路上传来夜行者嘡嗒的跫音

等候在柴门后的那个羸弱的人在昏黄的灯光里,铺开棉被一样的身影,铺开洒金的红地毯迎接她心中永远的明星推开迟疑,走进柴火饭的浓郁那双手,抚摸你脸庞的柔软与细腻将经年的跋涉,装帧为精美的画册

月光是母亲均匀的呼吸

熟睡在月光起伏的鼾声里父亲在稻香中枕戈待旦母亲总是在鸡鸣前伸手从窗棂扯一缕月光顺手丢进灶膛,于是

炊烟升起,追着鸟在房前屋后嬉戏

稻香熏制的秋天早已远去林立的高楼间我是迷路的蚂蚁唯有月夜可以借助在拥挤的地铁里假寐中,雕琢想象

大山把月光折叠为素描册页启明星像一枚闲章,落在屋顶此刻,母亲在灶台间细语轻言裹挟着红薯粥的喷香,从岁月的褶皱传来螺号般层叠的乐章稻子的金黄晕染了梦中的空白

唯有月光,是母亲均匀的呼吸绵柔的热气呵在伤口上,缓解疼痛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