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夜有雪

Sichuan Literature - - CONTENTS - 王亦北

苏曼到家的时候,墙上的时针正好指到8 的位置,她一晃神,身子就不由己地歪倒在沙发里,眼泪也顺势掉下来。凉凉的,一滴一滴地在脸上爬,最后才小点汇成大点一颗一颗地从脸上往地下坠。房间里是一点儿响动都没有,只有墙上的那只绣花钟哧哧哧哧地挪步子,一下一下,富有节奏地冒出来然后又冷悄悄地在屋子里荡。荡着,荡着,这频率好像就同苏曼心里敲着打着的那面鼓接上了头。调拨一致了,于是,那眼泪子本是静悄悄淌着的,在反复的哧哧哧哧的积累声中,小声的嗡嗡逐渐扩散开去,渐渐有力起来,直到那一声“哇”终于从喉咙里扯着闹着千呼万唤地奔了出来,浩浩荡荡地,没边没际地,那些在身体里一直躲着藏着不肯见人的眼泪便也附合了这节奏,全都倾盆而出,一涌而下,千军万马似的,连带着她自己都没有察觉,只顾着受着感染一个劲地轰轰烈烈了。

女人的委屈,常常是故作轻松,常常是做出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就像她从不会生气,从不会哭闹,从不会对男人有要求,总之,她是万分体贴知心的,她是无欲无求的,她是什么也无所谓的。对于苏曼这样的女子,尤其如此。可是,苏曼到底是有要求的,她一天一天的笑意盈盈,一天一天的体贴温柔,也就一天一天的委屈万分,一天一天的口不对心。

绣花钟的哧哧声又逐渐显露出来,慢慢占了上风,苏曼的脸已经漫成了一片岛,是那种刚刚潮退之后,一切都还湿漉漉的,一切都还没来得及整理 的样子。这个时候,眼泪子虽说还是有一颗没一颗地从眼角往外淌,却也逐步地转向风平浪静了,大有偃旗息鼓的势头。

一旦眼里的雨停,心里的雨就要开始活动。本来,常常是心里下了雨,最后再眼里下一场雨,可是今天一切都反过来了,苏曼先是不明不白、一鼓作气地哭了一场,然后再一点一点地去打量和回味。

苏曼先是想起了今天的晚餐,还是两个人,还是和李志。事情的发生往往是有一个地点的,对于苏曼和李志,从来就是茶馆、咖啡厅或者一家不错的书店,至于这些地方叫什么名字,他们往往是要么不知道,要么不记得,名字总是不重要的。在苏曼看来,只要一说老地方,茶馆或咖啡厅或书店,比说什么名字都更有意味,也更有一番情意。简简单单、朴朴实实的三个字,像极了两人之间的暗语,有一点曲径通幽、你知我知的意味,因此,这暗语也是带着浓情蜜意的。苏曼当然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她乐得一次一次去细细琢磨和体味其中的意思。这意思,当然也是苏曼的意思,是她一次次或者生搬硬套或者有根有据总结出来的,不过她想,李志也该是同样的意思吧。这样一想,一朵花就从苏曼的脸上长出来。

今天的晚餐,依然是老腔老调,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一样的菜菜汤汤,一样的摆位,仿佛这一次和上一次和上上一次以及和能回想起来的任何一次

都毫无二致,可以等同。小屋子顶上,几只被淡黄色且近于透明的草纸罩起来的灯,挨挨傍傍地并排着,像是要嚓嚓碰碰地过一世,整个屋子也因为受着这感染和鼓励,暖意便从那层层裹裹的黄色光晕里一圈一圈地漫出来,然后齐齐渗进了李志和苏曼的身体里。这些暖,也是苏曼和李志所需要的,为的是一点朦朦胧胧的感受,一种看得见摸得着的具象。吃饭的时候,李志一筷子一筷子地给苏曼拣菜,明明只有他们两个人,李志仍然是一丝不苟,仍然是不肯懈怠,仍然是要做一些有意无意的表示以告诉苏曼他对她的关心。苏曼呢,依然是淡淡地笑,是带着礼貌的温柔,总归也是柔情的。

一顿饭下来,往往是苏曼随着李志风里云里地走了八千里,随李志讲什么,她总是一副乐意的样子,总没有个不耐烦的时候。李志讲什么她都听着,李志讲什么她都信,即使偶尔有一句两句她不那么赞同的话,她也是细声细语地提一提,那提法也是极尽柔弱的,并不是要同李志辩驳的调子,然后不等李志开口就一个转弯儿轻轻巧巧地避开了,随便扯了一句什么话轻而易举地将自己否定了。

李志的八千里常常是熟门熟路的,他一次一次地讲,苏曼一次一次地听,大概总是那些枝枝干干,偶尔枝枝干干上再长出一些细枝末节,那也是无关大局的。可他依然还是讲,只为着这些枝枝干干也统统长进苏曼的身体里,以及心里。他想,苏曼是该知道的,仿佛他讲一次,苏曼就跟着他过了一世,那么,即使这样风里云里的一世他也是愿意的。

八千里之后,苏曼端坐了身子一颗一颗地剥南瓜子,然后一颗一颗地将它们送进嘴里,那样子,也是极度的端庄、克制,然而,随便是谁看过去都是个自自然然,没有丝毫的矫饰,仿佛她苏曼从来就是这个样子。几年下来,苏曼那些曾经被李志所纠正的横七竖八的姿势甚至心里的别别扭扭全都不见了,她用尽全身每一个细胞去成为李志眼里的苏曼。李志说,要温柔,那她就温柔;李志说,要笑,那她就笑……渐渐地,连她自己也分不清她的笑她 的温柔她讲出来的这这那那是出于李志的塑造还是她的原原本本。

事情从简单到复杂恰恰就在这里。互不认识的两个人可以是两条互不相干的河流,各走各的河道,谁都不会去在意谁,更不会去惦念谁。只是,河里的水总是动个不停、流个不止的,一旦边界打破,总是无法避免或者纠缠或者疏离。就像人与人之间,总是在互相触碰,互相交织,互相挂念,甚至互相仇恨,然后再老死不相往来,或者聚或者散。

可以说,最开始苏曼和李志就是这两条全无纠葛的河流,他们各有各的河道,甚至连奔的方向都完全不一致。但是,恰恰就是这两条全不相干的河,倒是踏踏实实地遇着了。说不上是谁汇入谁,谁先注意谁,他们一家茶馆一家茶馆地坐,一家书店一家书店地看,一个咖啡厅一个咖啡厅地吃,然后再一句话一句话地讲。苏曼想,自己到底是个女人,那么,一个女人爱上一个男人也是再正常不过的。当苏曼明明白白知道这一点的时候,她倒是一点没有惊讶,即使心里盘旋飞过那十五岁的年龄差以及李志早已结婚的事实的时候她也不惊讶。她想,怎么一点儿前奏也没有地就爱上了呢?真是个没来没由。一想到这里,苏曼就“扑哧”一声笑出了声,那本是合着张着正吃着南瓜子的小嘴也跟着朝两边脸颊裂,是呀,没来没由,爱不就是个没来没由吗?

李志两眼盛满笑意地望着苏曼。他想,她总是要告诉他的。比如说,她的笑,一定不是无缘无故的,那么,苏曼也一定会将这原因一五一十清清楚楚地讲给他听。因此,他并不急于开口,只是静静地等着,看着。苏曼的笑并没有立刻停下来的意思,就一直在她的脸上那么盘桓着,有一点无所顾忌,也有一点不知所措。李志就这样一直看着,看着,看着他的眼里就冒出第一次见到苏曼的样子。那是在一个茶馆里,她正和自己的一个朋友坐在窗边,他正好从那扇窗户边走过去,那位朋友立刻认出了他并喊住了他,他想也没想地就走进茶馆,苏曼就这样被推着送着地与他认识了。他想起那时的苏曼也是抬

头对他笑,也是这样的无所顾忌与不知所措。

“她究竟还是个孩子啊!”他在心里反复地想。是啊,于他来讲,25岁大概也还只是个孩子,那么,苏曼还是个孩子。可是,当他一动不动地看着坐在他面前的苏曼时,那么一看,他觉得她明明又早已不是一个孩子了。李志看着苏曼脸上那笑一点点地消散开,消散开,直到一点儿痕迹都不剩,他感觉到心里有个念头动了一动,总归是不能避开了,总归是避不开了……

这个时候,他看见苏曼突然就把头昂起来了,底气十足的样子,那两只黑溜溜的眼睛也是单刀直入不留余地地盯着他看。他第一次见苏曼如此,这一见倒是将他自己惊得个不知所措了。这样的目光与其说他是招架不住,还不如说是全无准备,这是他不曾料想过的,或者说主动方也该是在他,他只好错了眼往一边闪,眼睛的余光就挂在了墙上的那幅油画上。

这幅画还是有几样意思。李志轻轻飘飘地吐出了这么一句,不知是说给自己还是说给苏曼听。

苏曼到底只是苏曼,苏曼有她的刚毅和勇气,但是,更多的时候,苏曼有的只是柔软,一直软到心窝子里的那种。苏曼想起自己的勇气,她觉得那更像是一个牙缝里千挤万挤凑出来的一个泡泡,自己费了好大力气,别人轻轻一触,就碎得什么也不剩。尤其是李志,苏曼可以在自己的世界里天不怕地不怕地占着李志,那么,一到了他们两个人的世界,苏曼的勇气就都只能是拼着凑着了。

苏曼还是听清楚了李志的话,那幅油画有几样意思。有几样意思,它的第一样意思就是将苏曼紧紧捏着拽着已经爬上喉头想要扯出来的那一句话像一块石头一样咕噜噜地直打回了山脚,一直掉进了她的脚底板。但她还是顺从地朝李志所说的那幅油画看过去。淡黄色基底,一个只有背影的男子,手里一支红玫瑰,玫瑰微微地裂开一条缝,不是开的样子,也不是紧闭了心房拒人于千里之外,有一点挑逗,有一点拒绝,有一点迎合……嗯,她不再想 下去了,仿佛再想下去就没个底了,更要紧的是,再深一层地想,女人总是会拿自己或者是身边人去做画中人的。

挑衅,这分明就是故意!苏曼气乎乎地吼了出来。她甚至想就在这里,就在这间屋子里大哭一场大闹一通的,就当着李志的面。她什么都不想顾了,什么都不想计较了,可她终究是什么也没有做。她的那些惊涛骇浪全都被死死地锁在了心底里,任它们一波一波地号啕着汹涌着却就是挣不出去。说到底,苏曼的委屈也好高兴也好那都只能是留给苏曼。她呼地一声扯起自己的包,“哐当”,桌上那盘南瓜子也应声撒了一地,像是最后也是最为激烈而认真的爆发。

李志眼睁睁看着眼前这狂风暴雨般发生的一切,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他有意无意地看出了苏曼想要说出口的那些话,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他仅仅是出于一种惯性和本能地想要避开,结果惊惊慌慌地看见了墙上那幅画。他本想是缓和一下气氛,却一错更错地扯出了一句有几样意思。有几样意思。今晚的意思算是彻底打破了他和苏曼之间的平衡。本来,今天的晚餐还有着一件非常特殊而有意义的事,一个黑影从他的眼前闪了过去,“今夜有雪”,当李志将那个黑影和苏曼重合到一起的时候,这四个字一下子就从脑子里冒了出来。今夜有雪,等到李志将这几个字想也不想地喊出来的时候,苏曼已经冲到了门口,他就弹也似地站起来,伸出手想要去拉住苏曼,却晚了一步,门不合时宜“砰”地一声扣住了。这时,李志的眼前只剩下一道冰冷而且严肃的褐色木门,苏曼的身后也只剩下一道冰冷而且严肃的褐色木门。

事情从量变到质变往往只是时间问题,从来都无法避免。对于苏曼和李志,今晚发生的一切像极了一场雾,那样一板一眼一丝不苟的热腾腾偏偏就遇上了一场冷,全都是一片白雾茫茫了。他们是那样近却又那样远,谁也看不清谁了,谁也无法独善

其身了。

一想到这里,苏曼像是全身又有了力气,委屈、悲伤、不甘又一遍一遍从心底涌了上来。眼泪是再不能掉了,她想。她强迫着自己从沙发上坐了起来,左右摸索着掏出那一只遥控器,电视里那个面庞方正的男播音员就跳了出来,底气十足地做着天气预报。“今夜有雪”,苏曼的耳朵里被灌进这样一句话。“今夜有雪”,李志的样子就从脑子里钻出来,是她拉门而出时最后一眼望向李志时留下的样子,那样子也很快就暗下去了,只剩下一张仿佛盛满了千言万语而始终不肯闭上的嘴。渐渐地,那张张着的嘴就变成了一个巨大的黑洞,拽着苏曼往里面掉。

“今夜有雪。”苏曼拿了样子比着播音员一个字一个字地跟着念,那咿咿呀呀的声音就在房间里来回地荡。一个接招的人也没有,很快也就咿咿呀呀地销声匿迹了。苏曼一遍一遍地念,那声音就一遍一遍地起,又一遍一遍地灭,然后一轮一轮地从她的眼泪里心窝里碾过去。

人不能只是靠想象活着。可是,这种刀尖上夹缝里的爱情总是要靠着想象才能活下去。想象越是真切,那么,它就越是挨不着得不到。可以算作爱情吗?李志答不上,苏曼便也只有踉踉跄跄一步一停地跟着了。

苏曼记得,李志说过,他的妻就是生于雪天的。就那么轻轻一说,苏曼就把那个雪字记得清清楚楚。这个雪,从它走进苏曼眼里的那一天开始,它从小到大,从大到小,就始终不曾停过,一如苏曼的耐心,它一刻不肯松懈地下着,苏曼就分分秒秒地被困在这雪里。

今夜有雪。她不停地想到李志。是李志告诉她今夜有雪的,是李志在她的心里埋下了一场又一场的雪。突然间,她就觉得李志离她远了,那样那样远,远得无法穿透这一场又一场的雪。手机就在这时叮叮当当地闹了起来,把苏曼正在一环扣一环前进着的思路冲荡成了个面目全非。

是李志发来的短信,“今夜有雪”。

苏曼不知怀着一种什么样的心情竟笑出了声,然后是一股无法抑制住的伤心又逼得眼泪子一颗一颗地往下掉。对于今晚的事,李志是什么也没解释,什么也没问。苏曼想,那李志算是明明确确地不接她的招了。那么,她究竟算什么呢?苏曼第一次发现她如此迫切地需要一个答案,哪怕只是口说无凭,她也要知道,她也该知道。

女人一旦开始在意起来,那必定是要问得个水落石出才肯罢休的,哪怕鸡飞狗跳,哪怕一拍两散,总是要刨出个根根底底。苏曼憋憋藏藏了这几年,那么,今晚的事,开弓自然是没有回头箭了,她也没有退路了。她一次一次地捏紧手中的电话,一次一次选中那一个名字,却不等电话接通,又一次一次地挂断了。打电话是太难了,苏曼想,她怎么能说得出口呢?对李志说,我爱上你了,或者问他。不,不,不。屋外丁丁冬冬地响起了敲门声。苏曼的手机哧溜一声滑到了地下,摇头摆尾的,活像一只终于自由的鱼。苏曼蹲下身子,将手机捡起来,安安稳稳地放在茶几上。

“谁呀?”她懊恼地应着。没有人应。苏曼便坐着不动。没一会儿,那丁丁冬冬的声音又响起来了,一阵紧过一阵,她才全无表情地拖着身子往门口挪。

是李志。等苏曼从猫眼里看清那个男人的样子的时候,她便开始想是要继续温温柔柔地对他还是冷冰冰地对他,她的手却等不及地搭上了门把手,哐地一声将门打开了。等得李志两脚刚刚站进屋里,苏曼看着眼前吐着冒着寒气的李志,刚刚想过的一切便全都忘了,只是猛地一扎子扑了过去,紧紧将他抱住了。李志本是紧紧捏着的双手也一点一点地舒展了,然后把同样的拥抱回给苏曼。

不知过了多久,听见有人在窗外喊,下雪啦,下雪啦。渐渐地,雪越下越大,一片一片映在窗户上,一片一片落在那两个拥抱着的影子上。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